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留給老乾媽的時間不多了:營收連續兩年下降 會選擇上市嗎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6月30日 17:16   新京報

  老乾媽被騰訊告了。騰訊稱,此事系老乾媽在騰訊投放了千萬元市場合作,但無視合同長期拖欠未支付,騰訊被迫依法起訴,申請資產保全,法院裁定凍結對方企業賬戶。老乾媽則稱,從未與騰訊進行過任何商業合作。事實究竟如何?目前暫不能定論,但老乾媽的發展已經陷入瓶頸。

  新京報記者 閻俠 白金蕾 肖瑋 覃澈 張曉榮 編輯 孫勇

  一則民事裁定書,把久未露面的“國民女神老乾媽”再一次帶入了大衆的視野,不過相比以往,這一次的“畫風”略顯不同。

  6月29日,中國裁判文書網發佈了廣東省深圳市南山區人民法院的一則民事裁定書,同意原告騰訊請求查封、凍結被告老乾媽公司名下價值人民幣1624.06萬元的財產。

  “此事系老乾媽在騰訊投放了千萬元市場合作,但無視合同長期拖欠未支付,騰訊被迫依法起訴,申請資產保全,法院裁定凍結對方企業賬戶。” 騰訊回應新京報記者稱。

  而6月30日晚間,老乾媽發佈聲明稱:我司從未與騰訊公司或授權他人與騰訊公司就“老乾媽”品牌簽署《聯合市場推廣合作協議》,且我司從未與騰訊公司進行過任何商業合作。

  新京報記者自公開報道獲悉,“2019年4月26日,QQ飛車手遊S聯賽2019年春季賽正式開幕。在開幕現場,騰訊互動娛樂事業羣QQ飛車手遊運營總監趙斯鵬現場宣佈了將與國民辣醬品牌老乾媽展開合作的消息。老乾媽將成爲S聯賽最新的行業年度合作伙伴,這是老乾媽首次與電競的跨界合作。”

  QQ飛車手遊S聯賽官方微博的認證爲騰訊科技(深圳)有限公司,該賬號粉絲有37萬,已經發布了6000多條微博,翻閱其微博可見,其發佈過多條帶有話題#老乾媽漂移火辣辣#的微博。

  這是否屬於廣告,又是否算老乾媽與騰訊之間的合作呢?目前暫無定論。但不可否認的是,近年來,老乾媽的發展已經陷入瓶頸。

  在陶華碧的帶領下,2016年,老乾媽的營收已經突破45億,成爲可與茅臺相提並論的貴州省知名品牌。但在陶華碧退居二線後,2017年、2018年,老乾媽的營收連續兩年下降。

  上海至匯營銷諮詢有限公司首席顧問張戟曾向新京報記者表示,業績增長放緩、品類單一、市場運作粗放、外部競爭加劇等因素均要求老乾媽作出改變。

  白手起家的“國民女神”

  “‘老乾媽’不是我自己取的,是人家全部喊我老乾媽,80多歲的車隊長也喊我老乾媽。”

  陶華碧白手起家的故事廣爲流傳。其原名陶春梅,1947年出生於貴州遵義一個偏僻山村,受重男輕女思想影響,沒有上過一天學。從小就給家人做飯,那時,她就喜歡辣椒,用各種作料來調味。

  陶華碧20歲結婚,隨後走出山村,先後來到崇江、貴陽,因丈夫早年離世,陶華碧一開始與兩位兒子靠賣米豆腐、賣涼麪艱難度日,後來通過去附近公安幹校撿磚頭搭建了一個棚子,就開始在棚子裏做小生意。

  陶華碧說:“熱天的時候我可以挑起擔子,背起背篼做生意,我背爛了20多個背篼,才到今天,一個背篼一背就是一百斤。”

  1989年,陶華碧給棚子裏的小生意起名“實惠小吃店”。爲了讓客人有佐餐的調料,她製作了辣椒醬,加上對學生、來往司機等都特別關照,“口味+感情”讓她的辣椒醬廣受歡迎,隨後便開始專門製作辣椒醬。

  1994年11月,“實惠飯店”更名爲“貴陽南明陶氏風味食品店”,辣椒醬系列產品開始成爲這家小店的主營產品;1996年在南明區長的支持下,陶華碧開辦了陶氏風味食品廠,正式推出“老乾媽”風味豆豉。1997年,陶華碧在貴州省貴陽市南明區龍洞堡見龍洞路138號成立貴陽南明老乾媽風味食品有限責任公司,註冊資本1000萬元。

  “我不堅強,就沒得飯吃”,陶華碧在一次接受採訪時說到。短短一句話,濃縮了她身上要強、踏實、實在的性格特點。

  而除了“老乾媽”,陶華碧還有另一個響噹噹的稱呼,其傳奇的人生經歷,也被衆人奉爲“國民女神”。

  媲美茅臺的貴州第二“神醬”

  貴州當地有個說法:貴州有兩瓶,一瓶茅臺、一瓶老乾媽辣椒醬。

  踏實的經營加上絕密的配方,在陶華碧的帶領下,老乾媽的品牌越做越大。

  從1998年產值4549萬元到2016年逾45億元,白手起家的陶華碧,將老乾媽從辣椒醬小作坊打造成可以與茅臺相提並論的貴州省知名品牌。

  2015年和2016年,陶華碧也分別以70億元和75億元的個人財富,排在胡潤百富榜的487位和473位。

  做大後的老乾媽逐漸引發資本市場關注。

  2018年7月25日,深交所副總經理王紅一行,聯合貴州證監局、貴州省金融辦,赴貴州貨車幫科技有限公司、貴陽南明老乾媽風味食品有限公司、貴州一樹連鎖藥業有限公司調研。

  其認爲,貴州一些企業已成爲資本市場明星企業,有的還未進入資本市場。深交所本次來黔,就是要爲擬通過上市、發債等進入資本市場的企業服務。歡迎貴州企業去深交所上市、發債。

  消息一出,立刻引發市場對老乾媽上市的猜想,有人甚至覺得昔日的“不上市聯盟”順豐、娃哈哈、華爲、老乾媽,將只剩下華爲一家“行單隻影”。

  但陶華碧卻始終刻意保持着與資本市場的距離。

  “不要貸款,不要參股,不融資,不上市,這樣子好,我有多少錢就做多少。”陶華碧在採訪中回應道。

  事實上,這並非老乾媽第一次對外界表明“不上市”的態度。

  據時代週刊報道,老乾媽曾多次拒絕地方政府的上市提議。貴陽市政府官員曾表示,“和她談融資的事情比引進外資還要難,她心裏拿不準的事誰也說不動。”對於意欲投資入股的機構同樣如此,據老乾媽內部人士回憶,這些年來受到老乾媽接待的投資機構只有兩家,這兩家機構都是先赴當地,然後直接由政府部門的人引見,但老乾媽均回絕了其洽談的要求。

  儘管如此,仍有券商“執着地”對其進行研究。

  2016年,華泰證券出具了題爲《“老乾媽”的品牌塑造之路:注重產品質量,維護品牌形象》的研究報告。報告指出,公司每天賣出200萬瓶辣椒醬,2014年銷售收入接近40億元,實現利潤9億元,而據多家媒體報道,老乾媽2016年產值已達45億元。

  在外界看來,老乾媽之所以能堅持不上市,得益於其充裕的現金流。

  報告指出,老乾媽採取“不欠賬、不賒賬”的現銷模式,一方面公司應收賬款週轉期爲0天,公司現金流充裕;另一方面,應付賬款週轉期亦爲0天,而同行業主要公司應付賬款週轉期均在30天以上。雖然公司“不欠賬、不賒賬”的現銷模式沒有充分利用供應鏈資金,但“老乾媽”不欠賬的管理模式亦吸引了優秀的上游原材料供應商,公司較好的信譽贏了上游供應商信賴,在很大程度上穩定了上游供貨渠道,保證了生產供應和產品質量的穩定。

  接班的兒子與停滯的增長

  打下一片江山後,年紀漸長的陶華碧逐漸退居二線,兩個兒子開始扛起大旗。

  2014年6月,陶華碧退股保留董事長職位,二兒子李輝更名爲李妙行,繼續與大哥李貴山一同持有老乾媽股權。李妙行和李貴山分別持有老乾媽51%和49%的股權。在分工上,李貴山負責銷售,李妙行負責生產。

  2017年開始,陶華碧不再出現在胡潤百富榜上,取而代之的是兩個兒子。2017年、2018年,李貴山和李妙行分別以財富37億元和38億元、40億元和39億元,排在1162位和1141位、1007位和1080位。到了2019年,二人均以45億元的財富排在胡潤百富榜的第912位。

  然而,個人財富增長的背後,老乾媽的營收卻開始下滑。

  據北京商報報道,2017年,老乾媽出現收入下滑的情況,當年收入爲44.47億元,2018年收入再次下滑至43.89億元。

  與陶華碧相比,兒子們似乎不再那麼專一。

  企查查數據顯示,李妙行和李貴山分別又各自擁有4家和11家公司。

  李妙行所擁有的其餘4家公司,全部與老乾媽的業務相關。而哥哥李貴山則擁有不少其他領域的生意,例如其從2004年開始100%持有昆明錦泰大酒店有限公司,從2012年開始持有昆明貴山天陽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49%的股權,此外還認購了寧波厚揚方舟、寧波厚揚載德等多家有限合夥企業的份額,而這些合夥企業則投資了新三板掛牌企業雲南維和藥業、華龍證券等。

  與騰訊的糾紛,同樣發生在李貴山和李妙行掌權之後。

  根據騰訊方面的解釋,2019年3月,騰訊與老乾媽公司簽訂了一份《聯合市場推廣合作協議》,騰訊側投放資源用於老乾媽油辣椒系列推廣,騰訊已依約履行相關義務、但老乾媽未按照合同約定付款。騰訊多次催辦無果,因此不得不依法進行起訴。

  然而,陶華碧掌舵時期的老乾媽給外界留下過不打廣告的印象,與騰訊的合作又是怎麼回事呢?

  新京報記者自公開報道獲悉,“2019年4月26日,QQ飛車手遊S聯賽2019年春季賽正式開幕。在開幕現場,騰訊互動娛樂事業羣QQ飛車手遊運營總監趙斯鵬介紹了過去2018年裏S聯賽所取得的一系列成績,並解讀了2019年全新的賽制體系。除此之外現場還宣佈了這個步入第二年的電競賽事,將與國民辣醬品牌老乾媽展開合作的消息。老乾媽將成爲S聯賽最新的行業年度合作伙伴,這是老乾媽首次與電競的跨界合作。”

  QQ飛車手遊S聯賽官方微博的認證爲騰訊科技(深圳)有限公司,該賬號粉絲有37萬,已經發布了6000多條微博,翻閱其微博可見,其發佈過多條帶有話題#老乾媽漂移火辣辣#的微博。

  這是否屬於廣告,又是否算老乾媽與騰訊之間的合作呢?

  留給老乾媽的時間不多了

  “老乾媽從去年開始就‘復活’了!”

  面對老乾媽下滑的業績,有報道稱,已過7旬的陶華碧已於去年回到了“一線戰場”。

  據北京商報報道,2019年,老乾媽完成銷售收入50.23億元,同比增長14.43%,再創歷史新高。

  儘管如此,此次與騰訊的糾紛,仍然引發了市場對老乾媽的質疑。“疫情持續了這麼久,老乾媽或許遇到了困難,一時週轉不開?”有網友表示。

  事實上,老乾媽並非無懈可擊。

  一方面,老乾媽的產品品類過於單一。當前,老乾媽的產品仍集中在辣椒醬、辣椒菜,價格大多爲10元左右,且在包裝和口味方面仍較多地沿襲其原有油辣椒的品類。

  張戟表示,多年來老乾媽的品類都比較單一,而消費者在追求更多樣化的口感,長期來看一定會受到其他調味品企業的品類或品牌的侵蝕。

  另一方面,辣醬的賽道正在變得愈發擁擠。近年來,如飯爺、虎邦辣醬等網紅辣醬品牌層出不窮。

  業內人士表示,隨着衆多網紅辣醬的崛起,不斷瓜分着辣醬市場的份額,對於傳統的辣醬企業造成了一定衝擊,比如老乾媽、李錦記等。

  此外,上市與否?仍然是老乾媽不得不重新考慮的抉擇。

  在張戟看來,儘管老乾媽依靠樸素的經營理念在一定時期內取得了成功,但現在市場競爭更加激烈,消費者也發生了變化,如果繼續堅持此前的想法便會導致固步自封。而長期陷入在封閉的運營體系中吃老本兒的話,必然對自身發展不利。

  其表示,堅持不上市代表了上一代人陶華碧本人的想法,年輕一代未必認可。

  可以肯定的是,如何破解品類單一的瓶頸與是否上市的抉擇,仍將會是未來很長一段時間裏,老乾媽無法回避的問題,而留給老乾媽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