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微軟小冰“六歲”獨立:中國血統濃厚 王小川正與團隊成員會面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7月13日 01:55   新京報

  微軟小冰“六歲”獨立 中國血統濃厚 王小川會投資嗎?

  發佈六年後,微軟決定將人工智能產品“小冰”拆出獨立運作。這是微軟成立以來,首個由總部雷蒙德之外的團隊主導和孵化,並獲得操作系統入口級的產品。核心成員是中國團隊,多個微軟前華人高管曾爲其保駕護航。如今獨立運作,考驗的是商業模式。

  7月13日,微軟宣佈小冰業務分拆爲獨立公司運營,並委任半年前宣佈離職的沈向洋擔任新公司董事長。沈向洋曾是微軟全球執行副總裁和微軟亞洲研究院院長。小冰項目負責人李笛將出任首席執行官,日本和印尼小冰負責人陳湛爲日本分部總經理。

  微軟保留了對新公司的投資權益,並授權新公司使用及繼續研發完整的小冰技術。微軟稱所有相關工作在接下來的幾個月內完成。不過,微軟並未透露具體的員工接下來的去向。

  據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瞭解,7月13日上午,小冰中國團隊和日本團隊分兩批召開了全員大會。一位行業內人士透露,目前團隊已經在尋找新的辦公室,計劃搬離微軟在北京中關村的辦公樓。另有一位微軟小冰工作人員表示,接下來,小冰將在8月舉辦第八代產品的發佈會。

  新獨立公司已經註冊成立。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查詢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發現,“北京紅棉小冰科技有限公司”已於5月20日註冊成立,法定代表人是李笛,沈向洋擔任執行董事。公司共有七位出資人擔任股東,其中李笛認繳額爲25.05萬元,佔比爲25.1%,最大股東爲李明,佔比爲70%。

  上述行業人士向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透露,股東中有多位小冰項目的資深員工,包括技術、銷售、產品等方向的負責人和骨幹。

  小冰的誕生是微軟的人工智能商業化進程之一

  2014年5月,微軟必應(Bing)搜索團隊推出了小冰。這款語音交互產品與同時期其他產品的差異是,強調“情商”,就是可以像普通人一樣溝通,並且配備了“16歲少女”的人物設定。這樣的產品誕生基於微軟超過將近30年的人工智能研究。

  早在1999年,微軟就曾成立了研究院,其人機交互、自然語言處理和機器學習、語音識別和語音合成、計算機視覺等最早的五個研究組恰恰是今天人工智能的幾個重要分支。

  2014年是微軟人工智能從實驗室走向大衆的關鍵一年。4月官方Build大會上,發佈了Cortana(也被稱爲“小娜”),並認定其將是革新Windows未來操作系統計劃的關鍵,而當時分管該業務的是微軟前執行副總裁陸奇,目標是兩三年時間觸達全球25億智能設備用戶。三個月後,微軟在中國發布“小娜”。

  對於小娜和小冰差異,李笛曾表示產品都基於同樣的必應搜索、大數據和深度神經網絡等技術,但兩者的定位不同:小娜是微軟爲自己的生態環境所準備的,而小冰是爲其他的生態環境所準備的人工智能的中間件,也就是,處於操作系統軟件與用戶的應用軟件之間的基礎軟件)。

  在這之後,有業內人士曾告訴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微軟一度想把小娜和小冰合併成一套人工智能系統,但對這一計劃官方始終否認,而最終隨着陸奇離職不再提及。

  華人高管一路保駕,小冰與中國關係不一般

  小冰能夠發展六年,多數受訪對象認爲是微軟對研發創新不計商業回報的支持,以及衆多華人高管,尤其是陸奇、沈向洋和王永東的支持。

  其實早在上線時,小冰曾在微信平臺公測,參與微信用戶羣聊。然而,就在李笛與微信產品組郵件溝通時,小冰遭遇騰訊封殺,存活時間僅有60個小時。騰訊的理由是,小冰涉及模擬用戶操作、誘導用戶拉羣和批量註冊垃圾賬號等。在李笛的眼中,微信類似一家咖啡館,而小冰則是在其街邊擺個攤位,他弄不懂的是“我們能不能進到咖啡館裏”。

  時任微軟全球副總裁、微軟亞太研發集團主席張亞勤與騰訊公司首席執行官馬化騰進行了直接的溝通。最終,微信還是接納了小冰,除了自動聊天外,還增加了一些方便生活的功能。與此同時,陸奇等微軟高層對小冰團隊明確表示支持,陸奇更是用了三封內部郵件肯定了小冰團隊,而現任微軟全球資深副總裁王永東更是親自一對一與成員溝通。

  微軟小冰與微博、米聊、京東、易信、360安全衛士等互聯網產品相繼宣佈達成戰略合作。但與此同時,新的危機仍不斷出現,比如大量使用低俗語言等。小冰只得通過人工不斷增加語料庫來解決。待技術不斷完善後,曾與谷歌AlphaGo圍棋大戰的柯潔在節目中稱自己是小冰粉絲,而李開復也在其新書《人工智能》中將小冰作爲介入人類生活的成功案例。

  陸奇曾專程從美國飛到北京爲小冰站臺,隨後沈向洋接棒。在小冰覆蓋全球6.6億在線用戶後的一場發佈會上,沈向洋總結,第一代產品基本上是基於文本、搜索來做簡單的對話系統,隨後歷經場景落地、感官體驗、知識圖譜、框架等發展歷程,第七代整體框架有了“飛躍的進步”。

  在這其中還有另一個人,擁有中國區最高行政級別的王永東也對小冰採取了支持的態度。2017年2月,身爲微軟(亞洲)互聯網工程院院長的王永東被授予全球資深副總裁的行政級別。王永東曾對媒體表示,小冰在全球不同市場的技術是共享的,產品的管理和領導是在中國。

  風口已過,人工智能的商業化難題待解

  2017年以來,小冰的身份開始多樣化,出版過根據圖像識別形成的詩集,成爲人工智能歌手,創作繪畫和設計紡織面料,甚至成爲節目主播和新聞媒體記者。也是在這一年,小米和企業的合作開始嘗試商業化。小冰與小米IoT開放平臺合作,用戶可通過小冰控制35種設備。

  不過,真正從產品層面做好商業化準備是在2019年。小冰第七代產品發佈會上,李笛發佈了人工智能賦能工具Avatar Framework,後者代表了小冰商業化的方向,落地客戶覆蓋金融、零售、地產等。不僅如此,小冰也以不同的名稱進入日本、美國、印度和印度尼西亞等市場,發展全球化。

  但是微軟卻早已發生變化。2017年,微軟與亞馬遜合作,原本兩個競爭的系統,小娜與Alexa開始合作,互相喚醒。2019年1月,微軟首席執行官薩提亞·納德拉(Satya Nadella)在媒體活動中表示,不再將Alexa和Google Assistant視爲競爭對手。

  在這場組織架構的變化中,作爲微軟公司中最高級別的中國人沈向洋離職。他曾被認爲是微軟在人工智能領域的關鍵人物,負責人工智能及研究事業部。他對媒體表示,該部門在三到五年內要賺100億美元。沈向洋還表示,“當與人的情感聯繫越來越緊密時,人工智能研究已經不僅僅是技術層面的事”。

  事實上,納德拉也早早就意識到人工智能價值的轉化,需要體現在日常使用產品和服務中。然而,小冰卻難以實現。多數受訪對象表示,微軟雖然曾爲小冰進行投入,但由於其屬於微軟工程院,是研發部門,而非商業化部門,所以缺少成熟的團隊運作。與此同時,類小冰的聊天機器人市場競爭又十分激烈,小冰短時間內難以將已有的口碑轉化爲市場。

  “小冰拿不到更多的資源已經很久了,不如出去獨立看看能否獲得融資”,一位熟悉小冰的業內人士說,對小冰團隊來說,獨立目前有兩個障礙:一個是大部分微軟工程師偏向理論研究,能否有放棄微軟身份、獨立創業的意願;另一個是辦公場所、雲計算資源等的成本是否能夠負擔,Azure的雲計算服務並不便宜。

  “好幾年前,搜狗想投資小冰。王小川曾說過,只要李笛帶小冰出來創業,他就投資”。不過,截至記者發稿時,搜狗公司首席執行官王小川並未對此作出回覆。但有消息稱,王小川已與小冰團隊成員會面。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