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日產向戈恩索賠100億日元 或設立11年來最低利潤目標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2月14日 02:58   澎湃新聞

  原標題:日產向戈恩索賠100億日元,可能設立11年來最低利潤目標

  在被日本警方逮捕、被取保候審、多次假釋未果、光天化日之下“逃離”日本前往黎巴嫩之後,轟動一時的“戈恩案”又迎來了新後續。

  當地時間2月12日,日產汽車公司表示,正式向日本橫濱地區法院提起針對前董事長卡洛斯·戈恩的民事訴訟,索賠金額爲100億日元(約合人民幣6.3億元)。

  根據日產提交的訴狀,對戈恩提起訴訟的理由是其不正當使用公司資金等行爲給日產帶來了長期化的損失,目的是讓戈恩對“數年來的腐敗行爲”負責,包括“虛報支出”、低報年薪、私用公司公務飛機、佔用公司海外房產且不付租金等。

  日產方面也表示,他們正在加緊追索戈恩對企業造成的損失,包括尋求獲得戈恩豪華遊艇的歸屬權、其他損害賠償或救濟。而在此次案件中,日產對戈恩發起的賠償金額在後期或將繼續增加。

  同時,日產可能會採取更多的法律行動。

  日產表示保留對戈恩在逃往黎巴嫩貝魯特後對媒體發表的“毫無根據和誹謗性言論”尋求法庭補救的權利,未來可能會針對這場新聞發佈會的言論採取單獨的法律行動。

  而在日產採取反擊之前,戈恩剛剛在荷蘭對日產和其合作伙伴三菱提起訴訟。

  在這起案件中,戈恩要求獲得1,500萬歐元(約1.1億元人民幣)的賠償金,索賠理由是自己被非法解除了在荷蘭的合資企業日產-三菱BV的董事長職務。戈恩的團隊辯稱,解僱他是錯誤的,因爲公司沒有透露針對他的指控的細節。

  2月10日,日產和三菱兩家公司的律師對外表示,戈恩利用了荷蘭的合資公司來提高自己的工資,通過這家公司有效彌補了公開申報工資的一部分,並以此償還了部分個人稅務債務,而根據日產和三菱的統計,戈恩一共獲得了大約782萬歐元(約6000萬元人民幣)的不當報酬。

  戈恩的律師本週出現在荷蘭法庭,要求日產和三菱公佈有關此事的內部文件。路透社報道稱,法院推遲做出裁決,直到兩家公司提交一份解釋其終止戈恩(職務)的理由的文件,據悉該法院將於3月26日做出裁決。

  出生於巴西的卡洛斯·戈恩同時擁有巴西、黎巴嫩和法國三國國籍。在被日本警方逮捕前,戈恩是雷諾-日產-三菱聯盟的聯盟主席,同時也在三家企業擔任高管職位。

  2018年,因受到瞞報鉅額個人收入、挪用公司資金等指控,戈恩兩度在日本被捕,繳納鉅額保證金後獲得保釋,在位於日本首都東京的寓所接受軟禁並受到嚴密監控,原本定於2020年4月在日本受審。而在2019年年底,戈恩“逃離”日本前往黎巴嫩,並公開質疑日本審判的公正性。

  有評論認爲,戈恩被捕,表面上看是瞞報收入、挪用資金這樣的個人指控,背後其實是日本與法國在汽車產業上的博弈與暗戰。

  受戈恩下臺影響,日產汽車也迎來了近10年來首次利潤下滑。2月13日公佈的日產2019財年第三季度(10-12月)財報顯示,其第三季度營業利潤爲230億日元,低於分析師平均預估的590億日元;銷售額下降18%,至2.5萬億日元,淨虧損261億日元(約合2.38億美元)。這是日產自2009年3月以來首次季度虧損。

  而累計來看,2019財年前三個財季,日產汽車實現營收75073億日元,同比下滑12.5%;營業利潤543億日元,同比下滑82.7%,營業利潤率爲0.7%,低於去年同期的3.7%;淨利潤爲393億日元,相比去年3167億日元暴跌87.6%。

  具體到銷量方面,2019年日產汽車在中國市場、美國市場、歐洲市場以及日本市場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下滑,下滑幅度分別爲1.1%、9.9%、17.2%、7.8%。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日產高管對外媒表示,日產可能會下調集團2020年利潤預期,從2300億日元下調到1500億日元,這將是11年來日產最低的利潤目標。

  曾有分析指出,日產目前的困境凸顯出前董事長卡洛斯·戈恩被解職後,公司所面臨的混亂局面。而從長期來看,戈恩事件對日產汽車帶來的動盪還將進一步延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