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犀牛智造CEO伍學剛:不敢輕言賦能製造業 關起門做三年是爲了穩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9月16日 15:53   澎湃新聞

  原標題:犀牛智造CEO:不敢輕言賦能製造業,關起門做三年是爲了穩

阿里巴巴的“五新戰略”又落一子。阿里巴巴的“五新戰略”又落一子。

  9月16日,在阿里低調潛行3年的新制造平臺——犀牛智造平臺正式亮相,被稱爲“一號工程”的犀牛智造工廠也在杭州正式投產。

  爲何犀牛智造被稱爲新制造?在阿里看來,犀牛智造工廠是一個新物種,橫跨製造與銷售。這是一家從客戶需求出發,運用了雲計算、IoT、人工智能等技術,連通銷售預測和柔性製造的工廠。犀牛智造希望商家可以像使用雲計算一樣使用犀牛智造服務。

  阿里的新制造是否要去賦能傳統制造業?犀牛智造CEO伍學剛在接受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在內的媒體採訪時表示:“製造業的市場非常大,我們相信技術的紅利能夠帶來巨大的變革。可是在這樣大且沉澱悠久的產業面前,阿里新制造也不敢輕言賦能,因爲賦能是很高的姿態,我們要踏踏實實地深扎進去,推動行業的數字化、智能化。”

  在伍學剛看來,新制造聽起來高大上,但對商家而言就是一家聰明的共享工廠,接小單、急單。所以90%的客戶都是中小商家,尤其是淘寶天貓上的新品牌。

  對於犀牛智造工廠是否在滿負荷生產,伍學剛說:“有句話叫‘欲速則不達’,如果一開始只想快,憑藉淘寶天貓的體量,我們做了三年,做幾百億上千億規模是非常輕鬆的事情,但我們關起門來做三年,主要是選擇走得穩。現在,我們正逐步加快速度,服務更多的中小商家。”

  以服裝行業爲切入點

  2016年10月,阿里創始人馬雲首次在雲棲大會上提出“五新戰略”,即新零售、新金融、新能源、新技術、新制造。2017年7月,阿里成立“五新”執行委員會,當時還是阿里CEO的張勇任執行委員會主席,推進“五新”建設。目前,阿里新零售方面有盒馬、新金融方面有螞蟻集團、新技術方面有達摩院、新能源方面有阿里雲,犀牛智造的出現補足了“五新”中的新制造。

  據澎湃新聞記者瞭解,阿里在2017年8月成立新制造團隊,開始研發犀牛智造;2018年3月在杭州建立新制造工廠,正式開始新制造的探索,同年8月,第一座工廠試產。現在,犀牛智造以服裝行業爲切入點,可以實現按需生產、以銷定產、快速交付。

  對於犀牛智造爲何要選擇服裝行業垂直切入,伍學剛解釋說,製造行業鏈路很長,要在行業裏真正做出價值,需要選擇一個垂直行業做深。在戰略設計初期,張勇與初始團隊進行共創,大家列了三個緯度:第一,要是一個大行業;第二,行業痛點要很深;第三,阿里做這件事相對於別人來做要有優勢。

  “我們最終決定從服裝行業切入也有三點原因。首先,服裝行業在中國已經有3萬億的銷售規模,是消費品行業中前三大垂直行業之一;其次,因爲服裝的時尚屬性,產品的生命週期極短,又受潮流、天氣等諸多因素影響,傳統的以產定銷的商業模式造成巨大的浪費。有數據顯示,商家由於庫存造成的浪費通常會佔到全年銷售的20%到30%,這是一個非常大的數字;最後,對阿里來講,服裝類目是最大的垂直銷售類目,平臺銷售過萬億,我們有機會運用平臺的數字化技術進行消費洞察,幫助中小商家精準開發、精準設計。”

  當日,澎湃新聞記者來到犀牛智造工廠的生產車間,工作人員向記者介紹,犀牛智能中央倉就像餐飲行業的“中央廚房”,可以智能採購、柔性供給。生產線上的每塊面料都有ID,可全鏈路跟蹤、自動出入庫管理、自動配送和智能化揀選,資源利用率較行業平均提升了4倍。

  在生產車間的上方有一排排的吊掛,這是犀牛智造首創的“棋盤式吊掛”,可以通過物聯網+人工智能技術,將吊掛衣架自動分配至相對空閒的工位,改變了過去服裝工廠吊掛單向流轉,容易擁堵的問題。

  據悉,目前已經有200多個淘寶中小商家、產業帶商家、直播主播共享犀牛智造工廠,100件起訂,最快7天交付。按照犀牛智造給自己的目標,是要服務10萬個時尚品牌 、10萬設計師。

  工廠只是新制造的載體

  即便是以服裝行業作爲切入點,犀牛智造也依然任重道遠,在這個生態體系中,除了犀牛智造目前服務的淘寶天貓賣家和品牌商,還有原材料商、面料商、加工商和中間的批發商,犀牛智造只有不斷升級迭代自身的數字能力和服務客戶類型的能力,才能將服務開放給更多的合作方。

  對於犀牛智造工廠未來是否具有可複製性,伍學剛表示,阿里做的既是一家工廠,又不是一家工廠。如果說它是一家工廠,細胞要非常健康,才能基於它做複製,所以團隊對第一家工廠進行了大量的數字化創新和研發。

  “但我又認爲這不是一家工廠,因爲我們從一開始對技術的框架、商業模式的設計是朝着1000家甚至幾千家工廠設計的。比如,所有的技術的架構都可以遠程升級和迭代,研發產線功能要升級迭代,只要在總部或實驗室按一下操作鍵,就可以像蘋果iOS系統或者特斯拉一樣遠程升級。遠程升級不是很牛的技術,它反應了一種設計理念。新制造一開始的設計理念,就是要成爲數字化、智能化的製造平臺,工廠只是平臺裏的一個載體。” 伍學剛認爲,過往的工廠無法作爲新制造的載體,是因爲傳統的大規模製造不能滿足商家數字化按需製造的需求,所以阿里才要創新載體。未來,犀牛智能模式將對全社會開放,進一步幫助中小工廠,提升中國製造業的競爭力。

  值得關注的是,當阿里以服裝行業作爲切入點創新載體時,是否對現有的B2B平臺形成衝擊?阿里後續是否會從服裝行業延伸到工業品領域?伍學剛表示,這是非常大的產業,大到可以容納不同形態,不同角色一起共建生態。

  “共建生態需要有一個共同的方向,首先是需求驅動,其次是數字驅動。如果沒有大方向,整個行業效率會比較低。我們希望形成一個用需求驅動全行業各個玩家一起共振的機制。因此,對於所有的平臺而言,在這樣一個數字協同的網絡裏,都有非常大的可以發揮得空間。” 伍學剛說。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