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人民幣大幅升值引發資本騷動:遊資熱炒概念股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9月16日 16:36   21世紀經濟報道

  截至9月16日19時,境內在岸市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徘徊在6.7582附近,盤中一度創下過去16個月以來最高值6.7564,年內累計漲幅超過3500個基點。

  隨着人民幣持續快速上漲,人民幣升值概念股正受到越來越多資本追捧。

  多位私募機構人士向記者透露,近日他們一直在密集調研航空等人民幣升值受益板塊上市公司,瞭解人民幣大幅升值給這些公司帶來多大的額外業績提振。

  “但是,真正出手配置的股票不多。”一位國內大型私募機構合夥人直言。究其原因,不少上市公司並未從中受益——比如部分造紙、地產板塊上市公司外匯套保操作效果不好,導致業績增幅不如預期,此外個別上市公司儘管靠着人民幣大幅升值贏得額外利潤增幅,但他們的匯率操作風格相當激進,令私募機構擔心業績增長持續性不高。

  記者多方瞭解到,相比私募機構的謹慎出手,遊資更願抓住這次難得的交易性獲利機會。

  “除了旅遊板塊(因疫情導致國人無法出境旅遊),我們幾乎加倉追漲了造紙、航空、電力、地產等所有人民幣升值受益板塊股票。”一家民間投資機構負責人向記者坦言。

  值得注意的是,北向資金對人民幣升值概念股的追捧同樣顯得“相當謹慎”。

  一家海外宏觀經濟型投資基金亞太區首席代表向記者表示,近期他們特別關注A股上市公司開展人民幣匯率套期保值的風險敞口比例有多高,能否確保主營業務業績不受匯率大漲大跌而穩步增長。對於人民幣大幅升值所帶來的短期業績大幅提振,他們並不特別看重。

  “此前我們調研過一些造紙、地產上市公司,發現參與外匯套期保值的業務風險敞口僅佔企業業務規模的40%,明顯低於歐美同業上市公司,因此基金投資委員會也不同意我們過度追捧人民幣升值概念股。”他指出。

  不過,他發現部分北向資金採取“另類”的獲利策略——逢低加倉掛鉤滬深300指數的一籃子股票,因爲人民幣大幅升值很大程度帶動銀行、地產等權重股估值回升,助推股指上漲,他們同樣可以“分得一杯羹”。

  私募謹慎出手vs遊資興風作浪

  “8月以來,我們每週都在調研造紙、電力、航空、房地產等板塊人民幣升值概念股。”一位國內百億級私募機構分析師向記者透露。調研工作主要分成兩部分,一是瞭解人民幣升值能給這些行業帶來多大的業績提振;二是相關板塊上市公司是否採取有效的外匯操作措施,確保業績提升幅度超過行業平均水準。

  此外,他還會調研家電、紡織等因人民幣大幅升值導致出口承壓的上市公司,瞭解這些公司是否採取行之有效的匯率風險對衝措施以緩解業績壓力。

  “面對人民幣大幅升值,各家上市公司的外匯操作策略千差萬別。”他坦言。比如造紙、地產行業上市公司理應從人民幣大幅升值獲益(包括進口紙漿的採購成本大幅降低,房地產企業外債兌付額減少),但在實際操作環節,由於他們的外匯風險對衝操作效果不佳,令其實際獲益幅度遠遠低於行業平均水準。比如一家造紙行業上市公司對今年人民幣匯率走勢出現誤判,在一季度買入大量執行價格在6.9-6.95的一年期掉期外匯交易“鎖匯”,導致他們錯失5月以來人民幣持續大幅升值所帶來的進口紙漿採購成本下降“紅利”。

  “反而是某些家電類上市公司,通過採取有效外匯風險對衝措施提前鎖定了產品出口匯兌收益,令他們出口業務利潤率幾乎不受衝擊。”他指出。因此他所在的私募基金投資委員會決定不追捧人民幣升值概念股,轉而買入這些未受人民幣升值負面衝擊,股價卻被低估的家電類上市公司股票。

  在他看來,這意味着自己或將錯失一次勝算較高的交易性獲利機會。

  “隨着5月以來人民幣持續大幅升值,我們發現大量遊資正持續流向航空等人民幣升值概念股。”他告訴記者。9月15日人民幣匯率快速上漲一舉突破6.8整數關口後,大量遊資買盤助推多隻航空股單日漲幅一度超過6%。

  上述民間投資機構負責人向記者透露,目前他們的買漲獲利策略相對簡單,就是大幅推高航空、電力、房地產等人民幣升值概念股股價,點燃市場買漲熱情驅動散戶跟進買入,最後擇機逢高拋售獲利離場。

  “我們也注意到,不少造紙、電力、航空等上市公司未必獲得可觀的業績提振空間,但只要人民幣大幅升值能吸引到散戶與海外資本持續加倉相關股票,我們提前佈局買漲就有巨大的獲利空間。”上述民間投資機構負責人說。

  北向資金不當“買單俠”

  值得注意的是,北向資金不願成爲遊資炒作的“買單俠”。

  儘管9月16日人民幣匯率持續刷新高點,當天北向資金淨流入額僅有7.42億元,其中深股通淨流出14.86億元。

  在上述海外宏觀經濟型投資基金亞太區首席代表看來,這背後,是不少海外投資機構正悄然拋售此前漲幅較大的人民幣升值概念股,其中航空、房地產、造紙板塊是主要逢高減持對象。

  “儘管很多海外投資機構在A股投資模型調高了人民幣大幅升值因子,但不等於他們跟風追漲人民幣升值概念股。只要這些股票估值超過他們預測值,就會引發他們獲利離場。”他強調說。甚至多數海外投資機構沒有針對人民幣大幅升值,創設專門的A股投資組合。

  記者多方瞭解到,不少海外投資機構之所以“謹慎”對待人民幣升值概念股,一個重要原因是他們認爲多數A股上市公司外匯交易策略要麼存在較高投機成分——喜歡大舉買漲人民幣創造更高的業績表現,不像歐美同行業上市公司寧可對衝絕大多數匯率波動風險以聚焦主營業務穩健成長;要麼開展人民幣匯率風險套保的風險敞口比例不高,導致企業整體業務的外匯風險敞口依然較大,稍有不慎就會觸發業績大變臉。

  “我們內部測試發現,大舉重倉人民幣升值概念股不但無法滿足基金A股投資組合的夏普比率(Sharpe Ratio,在承擔單位風險下的超額回報率)要求,也難以在A股回調期間實現理想的索提諾比率(Sortino Ratio,在股市下行風險增加的情況下所能博取的超額回報率)。”一位海外投資機構A股交易員向記者直言。

  記者多方瞭解到,不少海外投資機構仍然找到某些安全性相對較高的另類套利策略——鑑於人民幣大幅升值有助於銀行、地產等權重股估值回升與股指上漲,他們紛紛逢低加倉掛鉤滬深300指數的一籃子股票。

  “這也導致9月16日滬股通淨流入額達到22.68億元。因爲掛鉤滬深300指數的銀行、地產等權重股都在滬股。”前述海外宏觀經濟型投資基金亞太區首席代表分析說。

  (作者:陳植 編輯:張星)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