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美國大選拉開序幕 誰能執牛耳?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2月13日 23:50   北京新浪網

  美國大選拉開序幕,誰能執牛耳?| 2020年美國大選觀察系列之一

  來源:債市覃談 

  國君固收 | 報告導讀:

  2020年大選拉開序幕,“超級星期二”是下一個重要時點。愛荷華州的首次初選結果出爐。3月3日“超級星期二”當天民主黨將有16個州將同時初選出1357位代表(佔初選代表總數34%),其結果將很大程度上決定最終的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提名。

  回顧2016年,在選舉人團制度下,搖擺州的選情對大選至關重要。川普在2016年依靠搖擺州的優勢逆風翻盤,雖然他的普選得票率46.1%比希拉里的48.2%低2.1個百分點,但是在選舉人團的最終投票中以306票:232票贏得了大選。在邊際上決定川普大選勝利的搖擺州是密歇根州、威斯康辛州、賓夕法尼亞州和佛羅里達州。

  民主黨競爭激烈,最終總統候選人前景依然不明朗。民調數據顯示,拜登、桑德斯、彭博和布蒂吉格的全國民調支持率分別爲27.0%、21.8%、14.4%、10.6%和7.0%。桑德斯有望2月保持領先,拜登競選重心在“超級星期二”。民調顯示民主黨候選人對川普並無明顯優勢,無論是在全國,還是在搖擺州。投資者應該重點關注搖擺州支持率的邊際變化。

  回顧美國從1960年以來的15次大選的資產表現,我們發現:首先,大選年風險資產年度表現看起來比非大選年更好,總統連任成功年份表現更好。從月度表現看,9-10月是大選的衝刺期,往往伴隨着風險資產表現偏弱,市場風險增加,美國國債和黃金避險資產受到短暫追捧。而在大選日到下一年年1月總統就職典禮期間,市場偏好會重新回歸風險資產。

  疫情對全球經濟影響的不確定性,以及市場對全球央行鴿派立場的預期會在短期內使美債收益率易下難上。新冠病毒疫情的意外爆發推動10年美債收益率在2020年快速下行。最近一個月美債走勢與疫情發展基本一致。市場隱含預期2020年全年降息1-2次,9月降息25bp。預計10年美債收益率短期內大概率在1.50-1.75%區間,並且依然是海外投資者用來對衝疫情風險的有效資產。

  正文

  1.  2020年大選拉開序幕,“超級星期二”是重要時點

  北京時間2月6日,美國參議院以52:48票否決了針對川普總統的彈劾法案。在持續四個月的彈劾風波結束之後,投資者把目光重新投向了2020年美國大選。

  進入2020年,各州登記的總統候選人將開始黨內初選。黨內初選從2月持續到6月,主要是各州選民投票選出黨內代表,採取黨團會議或者直接選舉的形式,其中包括了備受矚目的3月3日的“超級星期二”。這些代表將會在7月中和8月底分別舉行民主黨和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上,按照初選的結果把選票分配給不同的候選人,以此確定最終黨內提名的總統候選人。9月底到10月底將分別舉行三次總統候選人電視辯論。11月3日爲全民投票總統大選日。2021年1月20日總統正式就職。

  2020年大選拉開序幕,民主黨在愛荷華州的首次初選結果與民調出現偏差。布蒂吉格(Buttigieg)意外獲得最多的26.2%的州代表席位,桑德斯(Sanders)以26.1%的微弱劣勢緊隨其後,沃倫(Warren)的支持率是18.2%,而拜登(Biden)獲得15.8%的席位。而此前RealClear Politics的民調數據顯示支持率前三名爲桑德斯(23.0%)、拜登(19.3%)和布蒂吉格(16.8%)。因此,投資者在使用民調來預測選情的時候應注意其侷限性。

  下一個重要時點是3月3日的“超級星期二”。民主黨在這一天有16個州(其中包括民主黨票倉加州和馬塞諸塞州)同時進行初選,將選出1357位代表(佔初選代表總數34%),屆時累計38%的初選代表將被確定。到3月底,三分之二的初選代表將出爐。毫無疑問,“超級星期二”的多州打包同時舉行初選的方式,其結果將很大程度上決定最終的總統候選人提名。

  2.  搖擺州的選情至關重要

  在選舉人團制度下,搖擺州的選情對大選至關重要。美國總統選舉的選舉人團制度實行“勝者全得”原則,即把本選區的選舉人票全部給予在本選區獲得相對多數選票的總統候選人。這也意味着總統候選人除了保證傳統紅藍州選票的基礎上,要儘可能獲得更多搖擺州的多數選票。

  川普在2016年依靠搖擺州的優勢逆風翻盤。在2016年大選中,雖然川普的普選得票率46.1%比希拉里的48.2%低2.1個百分點,但是他在選舉人團的最終投票中以306票:232票贏得了大選。在邊際上決定川普大選勝利的搖擺州是密歇根州、威斯康辛州、賓夕法尼亞州和佛羅里達州。他在這4個州得票率優勢十分微弱(均不到1.5個百分點),但是至關重要。

  3.  民主黨競爭激烈,最終總統候選人前景依然不明朗

  民主黨黨內競爭激烈,支持率分散。拜登支持率一直處於首位但領先優勢逐漸變小,桑德斯居次席且處於上升勢頭,沃倫第三但最近支持率明顯下降,彭博由於參選較晚僅排第四,布蒂吉格第五。根據RealClear Politics的民調數據,拜登、桑德斯、彭博和布蒂吉格的全國民調支持率分別爲27.0%、21.8%、14.4%、10.6%和7.0%,這與川普在共和黨黨內90%的支持率形成鮮明對比。

  桑德斯有望2月保持領先,拜登競選重心在“超級星期二”。愛荷華州和新罕布什爾州的民調數據顯示桑德斯和布蒂吉格的支持率較高。在我們寫這篇報告的時候,新罕不什爾州民主黨初選結果剛剛出爐,桑德斯獲得最多的25.7%的州代表席位,與民調結果一致,布蒂吉格以24.4%次之,拜登僅收穫8.4%支持率。但是,內華達州和南卡羅來納州的民調數據顯示拜登的支持率較高。考慮到最先初選的4個州僅有155個代表出爐,目前看經驗豐富的拜登的競選策略是靠超級星期二發力。這一點可以從他在加州和德州較高的黨內民調支持率看出。

  民調顯示民主黨候選人對川普並無明顯優勢,無論是全國整體,還是在搖擺州。未來民主黨能否在大選中擊敗川普仍然充滿不確定性。根據RealClear Politics針對拜登和川普二人的民調數據顯示,拜登支持率爲50.1%,相對領先於川普的44.5%。考慮到部分搖擺州可能受到中美貿易爭端影響,民主黨候選人拜登在搖擺州的平均支持率相對領先於川普,但是領先優勢也並不顯著。比如在佛羅里達州和威斯康星州的拜登的領先優勢分別只有2.7個百分點和3.6個百分點,而在愛荷華州川普則領先拜登3個百分點。隨着大選繼續進行,投資者應該重點關注搖擺州支持率的邊際變化。

  4.  歷史上大選年美國市場的表現

  回顧美國從1960年以來的15次大選,根據1960-2019年的歷史數據來分析大選年不同資產的市場表現,我們發現:

  首先,大選年風險資產年度表現看起來比非大選年更好。在1960年以來的15次大選年中(剔除2008年),標普500指數平均上升9.9%,10年美國國債收益率平均上升7bp,企業債利差平均收窄8bp,VIX指數平均下降0.7個百分點,黃金價格平均下跌3.4%。而非大選年中,標普500指數平均上升8.7%,10年美債下降4bp。全部年份(1960-2019年,剔除2008年)標普500指數平均上升9.0%,10年美債下降2bp。

  總統連任成功年份風險資產表現更好。可能的解釋是二者都是果,而經濟表現是因,也有可能是因爲市場認爲連任會使政策保持連貫性和確定性。從1960年以來共有6次時任總統連任成功,分別爲1964(約翰遜)、1972(尼克松)、1984(里根)、1996(克林頓)、2004(小布什)和2012(奧巴馬),在這些年份裏標普500指數平均上升12.1%,10年美債平均上升17bp,企業債利差平均收窄20bp,VIX指數平均下降0.7個百分點,黃金價格平均下跌3.4%。此外,一共有9次時任總統未能連任(包括屆滿),分別爲1960(艾森豪威爾)、1968(約翰遜)、1976(福特)、1980(卡特)、1988(里根)、1992(老布什)、2000(克林頓)和2016(奧巴馬),在這些年份裏標普500指數平均上升8.2%,10年美債幾乎持平。

  從月度表現看,9-10月是大選的衝刺期,往往伴隨着風險資產表現偏弱,市場風險增加,美國國債和黃金避險資產受到短暫追捧。而在大選日到下一年1月總統就職典禮期間,市場偏好會重新回歸風險資產。9-10月不僅有三次的總統候選人電視辯論,而且總統競選在這一階段會進入衝刺階段。在過去15次大選中,標普500指數在9-10月的平均收益率爲1.2%,低於2-8月的4.6%和11-1月的4.8%。10年美債收益率在9-10月平均下降5bp,而在2-8月和11-1月都平均上升6bp。

  總結來說,2020年美國大選已經拉開序幕,大選將會增加市場的不確定性,隨着大選的深入展開,我們建議投資者密切關注下一個重要時間點“超級星期二”,關注搖擺州民調數據的邊際變化,同時注意臨近大選衝刺階段(9-10月)時的市場風險波動。

  5.  近期美債走勢回顧與展望

  2019年是美聯儲貨幣政策由鷹轉鴿的一年,在全球經濟放緩、中美貿易衝突和美國通脹持續低於2%目標的背景下,美聯儲下半年進行了三次所謂“預防式降息”,10年美國國債收益率全年也因此下降77bp。

  新冠病毒疫情的意外爆發推動美債收益率在2020年快速下行。由於疫情帶來的避險情緒以及對中國和全球可能受到經濟負面衝擊的擔憂,10年收益率從年初已經下降33bp至1.59%,最低點接近1.50%,已經和美聯儲聯邦基金利率目標上限1.75%倒掛。通過觀察中國新冠疫情新增確診+新增疑似案例,我們可以看到最近一個月美國國債走勢與疫情的發展基本一致。

  花旗經濟意外指數與美債收益率走勢背離,近期利空的增量信息並沒有使美債收益率上行。該指數衡量的是實際發佈的數據與彭博社調查的媒體預測數據間的標準差,指數高於零意味着數據高於預期。最近花旗經濟意外指數上升,與不斷走低的10年美債背離。美國1月非農新增就業22.5萬人,1月ISM製造業PMI實際公佈50.90,均好於預期且高於前值。這可能反映對經濟的預期有些悲觀,而並不是經濟加速的跡象。

  疫情對全球經濟影響的不確定性,以及市場對全球央行鴿派立場的預期會在短期內使美債收益率易下難上。疫情產生的需求端衝擊已經是共識,供給端衝擊可能已經開始。韓國現代在韓國境內的7個生產基地已經因爲無法得到來自中國生產的許多零配件而宣佈停工。另外,海外投資者也很關注在春運返工、企業復工之後,疫情是否會反彈,如果反彈是否會導致進一步的停工停產。此外,對待疫情,全球央行短期內可能持鴿派立場。2月以來,泰國、菲律賓、巴西和俄羅斯等央行相繼降息。最近美聯儲在提交給國會的半年度貨幣政策報告中也表示,新冠病毒疫情對美國和全球經濟前景構成“新的風險”。

  市場隱含預期2020年全年美聯儲降息1-2次,9月降息25bp。根據彭博聯邦基金期貨隱含概率,市場目前price in全年降息34bp, 9月FOMC會議降息概率爲65.7%。我們預計10年美債收益率短期內大概率在1.50-1.75%區間,並且依然是海外投資者用來對衝疫情風險的有效資產。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