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全球激盪下中國市場半年卷:債牛V型反轉 人民幣貶而不亂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6月29日 17:00   北京新浪網

  全球激盪下中國市場半年卷:股市穩健回暖 債牛V型反轉 人民幣貶而不亂

  來源:彭博環球財經 

 

  新冠疫情衝擊下,對比上半年海外市場史詩級的表現--美股數次熔斷、美債狂野飆升和美元荒一度刺激美元指數勁揚,境內金融市場相對平穩,波動率也較低,得益於中國疫情控制較爲迅速。相對強韌的金融市場爲經濟復甦提供了有利環境,並吸引了國際資金來華。

  具體來看,上半年在岸股債市基本隨着疫情進展呈蹺蹺板走勢,上證綜指先抑後揚,年迄今表現在全球主要股指中居前,波動率亦低於其他主要市場。債市指標券--10年國債收益率一度跌至2002年來低點,而後債牛逆轉收益率反彈,不過整體振幅明顯小於美債;在岸信用市場違約亦在發行放量等助力下明顯減少。人民幣貶而不亂,年初雖受疫情衝擊跌破7元,但3月疫情擴散引發避險,非美資產被拋售而美元受追捧之際,人民幣仍在7.10元附近得以企穩,表現強於其他籃子貨幣。

“上半年境內外市場波動差異,一個是因爲抗疫效果的不同,歐美拖了很長時間,但是中國更爲迅速,其中武漢在1月份爆發後,4月初就解封了,”法國巴黎銀行中國外匯與本地市場策略主管季天鶴稱。

  此外他指出,境內外市場起點不同,國內市場剛經歷了一波去槓桿,金融市場估值較低,系統穩健性更高,但歐美忽視疫情可能衝擊基本面等風險因素,最終積累到3月份市場爆發。考慮國內槓桿不是很高,儲蓄基礎厚,利率水平存在比較優勢的情況下,未來一段時間國內金融市場將延續穩健的趨勢。

  股市穩定性更高

  滬指一季度下跌近10%,春節後先受疫情衝擊,3月份再受美元流動性緊張引發全球拋壓的打擊;但總體和3月美股數次觸發熔斷相比,中國股市更快進入相對平穩期,滬指自3月以來30天波動率一直在全球主要股指中保持最低水平。二季度全球股市開始逐步修復,滬指從3月23日的低點反彈11%,不及標普500指數同期上漲逾三成。

  儘管北京近期出現第二波疫情,一村投資總經理兼投資總監潘江、凱斯博投資管理基金經理Raymond Chen均認爲,中國經濟復甦相對明確,短期如北京疫情這類突發事件,應在可控範圍內,不會引發經濟大範圍重新封閉和衰退。

  潘江預計中國經濟第二季度有望持平甚至略增長,三季度同環比都會增長,這會爲股市下半年的表現提供較好環境。Chen坦言,從6月初以來就看多市場爲主。

  彭博此前的三季度股市調查顯示,A股表現整體料堅挺,其中機構抱團的科技和醫藥板塊可能繼續受到追捧。不過接受調查的機構亦表示中美關係和疫情的惡化是可能導致預測調整的最大的風險。

  債牛反轉

  今年風險情緒的不斷變化加劇了債市波動,4月,10年國債收益率一度跌至2.48%的2002年6月來低位附近,之後觸底反彈,上半年迄今收益率上下振幅約67個基點,至少是2009年來同期最大。不過仍不及驚心動魄的美債市場,美債一度各個期限收益率均落在1%下方,10年美國國債的收益率高低點振幅近140基點,目前仍較去年末回落127個基點左右。

  隨着1萬億元人民幣特別國債7月需完成發行,境內供給壓力持續,國常會也提及要綜合運用降準、再貸款等工具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投資者仍在觀望等待降準等利好落地;但總體來說,央行行長易綱已指出要關注政策後遺症,考慮政策工具適時退出,即使做了降準,資金利率料也很難回歸今年2-4月份的低位。

  違約同比回落

  新冠疫情衝擊之下,如何輸血實體經濟是今年貨幣政策重要方向,兩會也確定目標,引導公司信用類債券淨融資同比多增1萬億元。一級市場上半年信用債發行順勢放量且融資成本走低,期內違約金額同比明顯下降。

  彭博彙總數據顯示,截止6月29日,今年以來信用債發行量約7.7萬億元,同比增長約四成,且平均票息下降了逾120個基點至3.60%附近。違約情況也有緩和跡象,在發行熱潮、政策鼓勵通過展期、置換等形式幫助發行人臨時減免債務的推動下,今年截止6月29日,境內債券違約總額同比下降超過三成至380億元左右。

  “違約數量減少的情況會繼續持續到下半年,”富達國際基金經理成皓判斷,第一個驅動因素就是低評級債券的存量有比較大下降,此外近期出臺不少針對小微企業和實體經濟的金融服務政策,若這類主體流動性得到一定改善,對發行高收益債的民營企業或城投,均有助力。

  人民幣貶而不亂

  上半年,人民幣受疫情衝擊而回吐年初漲幅並重新跌破7元,不過整體表現可謂穩定,截至上週三,在岸人民幣年內累計下跌超1.6%,在彭博統計的24種新興市場貨幣中表現排名第六。

“匯率波動是內外波動的傳遞鏈條,匯率波動低,就控制了內外風險聯動的一個要塞,”中國人民大學國際貨幣研究所研究員張瑜在採訪中說,疫情以來,人民幣匯率政策偏向以穩定波動率爲主。

  雙邊匯率穩定、籃子指數走軟,同時保持較低波動率,在其他大國貨幣政策寬鬆之際,不但有利於維護人民幣資產吸引力,也有利於推動中國外貿行業復甦。中間價近期也有呵護雙邊匯率穩定的傾向,與市場模型預測均值相比,在升值時偏弱、在貶值時偏強,或意味着當前匯率水平較爲合意。

  中短期看,人民幣利空和利多因素交織有利於人民幣繼續保持區間震盪,如分紅購匯的季節性貶值壓力和外貿訂單復甦的不確定性,利多則體現在經濟基本面和中美息差、下半年美元料繼續走弱,以及傳統逆差大戶--旅行項逆差有望保持低位。

  “7、8月美國大選進入白熱化階段,波動風險仍然不能排除。”張瑜稱。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