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外交事務》:經濟和政治成本高 美國應主動放棄美元霸權地位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7月31日 01:42   北京新浪網

  《外交事務》專欄:經濟和政治成本高,美國應主動放棄美元霸權地位

  來源: 財經外研社

  作爲全球儲備貨幣發行國,美國付出的代價實在太高

  從2008年金融危機到今年的新冠疫情危機,美元在全球貨幣體系中的主導地位非但沒有減弱,反而愈加明顯。然而,頗具爭議的美元霸權不僅加劇了全球經濟失衡,也令美國自身苦不堪言。德國新經濟學論壇經濟學家西蒙·蒂爾福德(Simon Tilford)和英國皇家國際問題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漢斯·孔德納尼(Hans Kundnani近日在美國外交事務網站刊文指出,是時候做出改變了。全文如下:

  上世紀60年代,時任法國財長吉斯卡爾·德斯坦曾經抱怨,美元的主導地位讓美國擁有了極大特權,美國不僅能夠從其他國家獲得低息貸款,還因此養成了大手大腳、寅吃卯糧的習慣。自那之後,無論是美國的盟友還是敵手,都曾表達過類似觀點。然而,與這種“特權”相伴的,還有沉重的負擔。強勢美元對美國的貿易競爭力和就業都構成了壓力,隨着美國在世界經濟中所佔份額逐漸下降,這種壓力也許將體現得更加明顯,引發的動盪也更爲強烈。金融機構和大企業成了美元主導地位的主要受益者,但這種地位帶來的消極影響,則大多落在了美國普通民衆身上。正因爲此,如果美元的霸權地位繼續下去,美國社會的不平等以及政治極化現象恐怕會進一步加劇。

  美元的霸權地位並非永恆不變。研究人員近年來一直告誡稱,出於經濟或戰略方面的考慮,包括中國在內的一些世界大國可能放棄美元,將外匯儲備多元化。目前爲止,雖然沒有理由認爲全球對美元的需求已經枯竭,但美元或許會通過另一種方式放棄全球主要儲備貨幣的地位,那就是美國“主動放棄”美元霸權,原因就在於由此造成的美國國內經濟和政治成本實在太高。

  川普執政期間,美國已經陸續放棄了對多邊組織和安保問題的若干承諾。美國政府這些舉措引發了國際關係學者的猜測:基於更廣泛的戰略意義考量,美國會不會放棄美元的霸主地位。美國可能會以退出多邊組織等類似的方式捨棄美元霸權。即使許多國家希望保留美元作爲儲備貨幣,就像許多國家希望美國能繼續提供安全保障一樣,但美國自己可能認爲已無力承擔其鉅額成本。令人意外的是,放棄美元霸權的觀點在美國政界幾乎沒有引發討論,也許在他們看來,這樣做的結果不僅有利於美國,也有利於世界。

  維護美元霸權地位成本巨大

  美元的霸權地位源自世界各國對美元的需求。海外資金源源不斷流入美國,既因爲美國是存放資金最安全的地方,也因爲除此之外沒有太多選擇。與各國的實際貿易融資需求相比,流入美國的海外資金要高出許多,這也是導致美國出現大規模經常貿易赤字的原因。換句話說,與其說美國大手大腳,不如說美國在幫助各國存放過量的資金。

  美元霸權在美國國內也造成了分配層面的失衡,在一部分人獲益的同時,另一部分人卻成爲這種政策的犧牲品。最大的贏家當屬銀行,它們既是資金流入的中轉站,也是資金的最終接收人,銀行業也因此得以對美國經濟政策發揮着超常影響力。輸家則是製造業企業和它們的員工。美元的旺盛需求推高了美元匯率,其結果是推高了美國商品的出口成本,抑制了海外市場需求,進而導致製造業利潤下降,失業人數上升。

  這一現象在美國“鐵鏽地帶”等地的搖擺州表現得尤爲明顯,反過來又加劇了社會經濟分化和政治極化。曾對這些地區經濟有着重要意義的製造業崗位如今被轉移至海外,留給當地民衆的只有貧窮和怨恨。這些地區的選民爲何在2016年投票支持川普,原因當然不難理解。

  如此龐大的資金流入對未來美國經濟的負面影響可能更加嚴重,而且越來越有可能成爲一種不穩定因素。隨着中國和其他新興經濟體的不斷崛起,美國在全球經濟中的比重一再下降。在這種情況下,即使資金流入規模不變,但由於美國經濟規模的相對收縮,資金流入其實出現了“假性”增長。這將進一步放大美元霸權造成的分配失衡現象。一方面,獲利的是美國金融機構,另一方面,爲之買單的卻是美國傳統工業基地,由此引發的政治紛爭也將越來越嚴重。

  鑑於經濟和政治層面的壓力與日俱增,美國既要吸納海外資金,又要確保經濟增長的均衡和公平,難度無疑將越來越大。而且,美國還要面對美元匯率過高和產業空心化的問題,這些也都是美元霸權帶來的“副產品”。未來某一時刻,出於保護美國經濟的整體目標,除了限制資本流入,美國或許別無他法,即便這意味着美國將主動放棄美元全球主要儲備貨幣的地位。

  美元會不會成爲下一個英鎊?

  美國不會是第一個放棄貨幣霸權的國家。從19世紀中葉到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英國曾是全球頭號債權國,當時國際貿易的主要結算貨幣自然也是英鎊。這段時期,全球金融體系是建立在金本位制基礎上的,也就是說,一種貨幣的價值等於它能兌換多少重量的黃金。英國當時擁有全球規模最大的黃金儲備,其他國家的外匯儲備要麼選擇黃金,要麼選擇英鎊。

  到了20世紀上半葉,英國經濟開始衰退,出口競爭力大不如前。由於英國依然實行金本位,因此當外貿出現逆差時,就意味着英國要將黃金運往國外,這就減少了流通中的貨幣數量,壓低了國內物價。一戰期間,英國和其他一些國家暫時中止了金本位制。但是到一戰結束時,英國已成爲債務國,而此時的美國已積累了龐大的黃金儲備,順理成章地取代英國,成爲全球頭號債權國。

  1925年時,英國恢復了金本位制,並在黃金儲備大幅減少的情況下依然採用一戰前的匯率,這意味着英鎊匯率嚴重高估。結果就是,英國出口競爭力持續下降,本已縮減的黃金儲備繼續下滑,這種情況迫使英國不得不下調薪資和物價。隨着製造業競爭優勢的衰減和失業率飆升,英國社會開始出現動盪。1931年,英國徹底放棄金本位制,等於是宣佈放棄英鎊的霸主地位。

  1902年,英國殖民地事務大臣約瑟夫·張伯倫(Joseph Chamberlain)曾形象地把英國比喻成一個“疲累的巨人”。如今,隨着美國實力的消退,加上其他國家、尤其是中國的崛起,這一比喻用在美國身上也算恰當。國際關係理論家和外交政策分析員已開始探討美國將會衰落到何種地步,甚至開始研究“後美國”時代世界的景象。

  有人指出,在川普治下,美國已主動放棄了“自由主義霸權”,在提供安全保障的問題上,美國刻意營造出一種不確定性。還有人認爲,美國退出霸權的舉動是其長期戰略性收縮的一部分。無論是哪種情況,有一點可以想象:美國將有可能步英國後塵,主動放棄貨幣霸權。至於美國是否真的會這麼做,以及會選擇何種方式來進行,目前對於這兩個問題的討論並不多。

  放棄美元霸權的幾種可能方式

  目前來看,美元的主導地位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堅固。儘管美國經濟陷入衰退、數千萬人失去工作,美元需求依然有增無減——這一幕在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也曾出現。海外投資者在3月份曾大舉拋售美國國債,但他們所做的不過是將國債換成了美元。新冠疫情期間,爲了防止全球金融市場失靈,美聯儲向全球經濟注入了數萬億美元,並且還擴大了與其他國家央行的貨幣互換額度。雖然川普政府在應對疫情時的左支右絀令人們更加相信美國已日漸式微,但美聯儲和全球投資者的所作所爲卻進一步強化了美元在全球經濟的中心地位。

  儘管如此,這並不能打消美國的顧慮。海外資金的大量涌入將繼續給美國製造業造成傷害,而疫情引發的衰退只會讓美國工人更深切地體會到生活的艱辛。爲緩解“鐵鏽地帶”等地區日益加劇的經濟和政治壓力,美國應該考慮限制資本流入。方法之一就是減少全球經濟的美元供應,藉此將美元匯率推高至望而生畏的水平。當然,這樣做不僅會削弱美國的出口競爭力,還會給本就極低的國內通脹率帶來更大的下行壓力。

  美國還可以放下身段,“主動邀請”中國或歐盟等經濟體取而代之。但目前看似乎後繼無人,還沒有誰能取代美國成爲全球主要儲備貨幣發行國。對於中國來說,允許資本的自由流動,中國經濟還需要進行根本性的結構調整。歐元區同樣沒有可能,只要它對出口拉動的經濟增長模式以及資本輸出的依賴程度不減,歐元就難以取代美元。

  不過,雖然目前還沒有明確的繼任者出現,美國未必就要繼續緊握美元霸權。

  美國可以開徵一門新稅,用以懲罰投機性短線海外投資,同時對長線投資予以豁免。此類政策將減少資本流入,有利於從根本上解決貿易失衡問題,而設置貿易壁壘只能是治標不治本。這樣做還有助於緩和當前自由貿易招致的批評聲音,壓低金融機構不勞而獲的利潤。

  在理想的情況下,作爲全球三大經濟中心的中國、美國和歐盟一致同意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特別提款權來構建一個貨幣籃子。至於監管方式,要麼授權IMF監管,要麼組建一個新的國際機構。但是,國際關係緊張因素,尤其是中國和美國兩國爭端升級,將可能導致國際合作化爲泡影,中國和美國兩國在經濟問題上發生矛盾的可能性也更大。這一種情形雖然悲觀,卻很可能成爲現實。

  不過,即使合作的方式行不通,美國仍可能單方面放棄美元霸權,這樣做符合美國的利益。如此一來,中國和歐元區就只能將過量資金留在本地,這需要它們對各自的經濟模式做出重大調整,只有這樣才能確保兩大經濟體未來的增長更加均衡和包容。對美國而言,捨棄美元霸權,等於是斷掉金融機構的一條發財門路,但得益於美元匯率下滑和出口競爭力的提升,美國工人將嚐到甜頭。總之,美元霸權的終結,將有利於美國經濟和世界經濟朝着更公平的未來穩步前進。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