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RCEP正式建羣 人民幣國際化迎來新機遇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11月19日 19:35   北京新浪網

  作者:中國外匯投資研究院金融分析師 李鋼

  日前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正式簽署備受矚目。正如《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領導人聯合聲明所述,協定的簽署彰顯了區域內各國堅定支持經濟復甦、包容性發展、增加就業、增強區域供應鏈的承諾,同時也表明各國支持達成一個開放的、包容的、基於規則的貿易投資安排。協定對本地區應對疫情大流行至關重要,並將在疫後通過包容和可持續的經濟復甦進程打造區域韌性發揮重要作用。特別值得關注,這或是我國進一步擴展在亞洲貨物貿易和服務貿易影響力的關鍵,更是提升我國人民幣國際地位的重要途徑,進一步完善人民幣階段體系和制度,以RCEP爲基礎形成全球性人民幣清付、結算格局應是我國政府及貨幣當局未來重要的政策戰略佈局。

  首先,以貿易帶動人民幣國際化符合我國政策戰略規劃。我國“十四五”規劃中,對人民幣國際化的具體部署已由“十三五”時期的“穩步推進”調整爲“穩慎推進”,這是經歷股市、匯市震盪後的理性冷靜調整。隨着人民幣納入SDR體系,人民幣在國際上的使用量和儲備情況有所提升。而今年以來,因我國防控有效,政策應對有力,經濟率先恢復,加之貨幣政策穩健推升內外利差,外資穩步增加國內股票和債券市場資產配置,由此人民幣匯率在今年6月後持續升值,外部需求凸顯離岸帶動在岸波動的特徵。但不可忽視的是,人民幣單邊升值加大外貿企業結匯壓力,有損我國產品出口競爭力,面對當前嚴峻的外貿形勢,盲目推行人民幣國際化不符合我國當前金融開放程度、市場承受能力,更加大了金融監管壓力。而RCEP協定簽署,有利於穩固我國與東盟之間的貿易關係,加強與日本、韓國及澳洲之間的貿易往來與合作,進而促進各國外貿企業自主選擇人民幣結算,減輕人民幣升值的負作用。此外,應注意RCEP對短期人民幣投機情緒的影響,本週離岸快速走強刺激在岸向6.56元偏升方向波動,而當前RCEP對我國經濟的實質帶動效果尚不能確定,匯率升值一定程度將有損貿易互惠前景,我國央行續作MLF正是出於穩定匯率的需要。

  其次,RCEP協定伴隨的經濟及人民幣國際化問題需審慎對待。相較於歐盟、美洲自由貿易區、中歐自由貿易區和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等直接自貿區關係,RCEP締約各國所處的發展階段差異巨大,在經濟、政治、文化方面很難做到協調一致。從產業鏈結構與地緣政治角度來看,東盟各國與我國在部分製造業有較強的競爭關係,若二者取消產業流動的政策壁壘,或將不利於我國企業保持產品競爭力,長遠影響有賴於產業升級步伐。另一方面,近年來澳大利亞與我國貿易關係有趨緊跡象,美澳是否持續加強緊密關係是中澳在RCEP協定中能否對等履行承諾的不確定因素。此外,中日首次建立直接的自由貿易區關係意義重大,作爲發展中國家,在RCEP框架下,我國從日本進口高淨值工業產品和資本產品將更有保障,中日協作有利於改善我國日益緊張的外部環境。然而,這種進出口商品不對等的貿易關係,可能難以推進日本企業接受人民幣結算體系。當然,解決上述問題並不艱難,人民幣國際化的基礎是以供求爲基礎的靈活自由兌換制度,加快資本項目開放,並用自貿區的政策優惠探索建立本外幣一體化賬戶,打通資本流通渠道,同時加快建立安全國際認可的人民幣結算體系,可能有助於消除PCEP配合人民幣國際化中存在的障礙。

  綜上所述,我們應該樂觀理性看待RCEP對協定國貿易、經濟和金融發展帶來的正面促進提升作用,從亞洲整體利益出發,尋求更高的發展層次和增長空間。尤其是我國經濟處於變革的關鍵時期,經濟增長結構和層次對接政策面臨升級壓力,穩定持續提升國際地位是戰略根本目標,而人民幣匯率在穩定基礎上提升國際地位是關鍵的一環。面對機遇與挑戰,政府應加快相關配套制度建設,發揮外貿企業主觀能動性,與締約國協同共進,求同存異,維護全球化趨穩定可持續發展。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