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深圳一手房帶旺“機器搶房” 網絡黃牛代搶費高達幾萬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10月15日 22:36   中國經營報

  黃琳本報記者 童海華 深圳報道

  即便是嚴苛的“7·15”限購令,也難以抑制深圳一手房的火爆市場。

  10月的深圳迎來“金秋”,在某樓盤的售樓處,吳麗和一衆購房者們正焦急地等待搖號結果。但與其他人不一樣的是,在等待的間隙,她悄悄地打開了某網絡購物平臺,目的是與提供“機器搶房”的商家洽談搶房細則。

  “我從7月就開始搶新房了,一次也沒有中過。網絡上的代搶商家說只要收一筆代搶費,就能百分百幫我搶中想要的房子,確實很讓人心動。”吳麗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代搶商家提供了多個成功的搶房案例截圖讓她吃下定心丸,涉及到的新盤分別有深圳璽雲著、深圳瀾匯城泱花園、東莞華潤萬象府、東莞安聯尚璟等。

  隨着記者的深入調查走訪,機器搶房已公然在網絡購物平臺出售並要價,十餘家網絡代搶商家月銷量均已破千,儼然已形成了一條有規模的產業鏈。而這些網絡黃牛似乎也與各大樓盤保持着微妙的聯繫。

  提供該搶房服務的多個網絡商家宣稱“機器搶房”成功率可達90%,若搶不到目標房產,可全額退款。“認籌成功後,你只需要把賬號提交給我就行。”佳知旗艦店的客服表示,代搶者只需要通過搶房系統,實現線上快速搶房,“搶房和黃牛搶票的操作差不多,只不過我們是隻賺大錢的黃牛”。

  針對市場存在的“機器搶房”現象,深圳市住建局表示已知曉該現象,並會持續關注,繼續完善相關的政策措施。

  一手房購買力暴增 機器搶房成黃牛新業務

  丹桂飄香的季節,房地產市場也迎來了“金九銀十”的階段,深圳市一手房的購買力依舊強勁。根據深圳房地產信息網檢測,截至9月28日,深圳市新房成交量累計達到4657套,已超過8月的新房成交量。

  “7·15”新政發佈後,深圳二手房的成交量明顯下降,而新房在供應量和價格方面相較二手房更具有市場優勢,因此,深圳新房持續火爆,成爲無數購房者追捧的對象。正因此,“機器搶房”悄然興起。

  記者調查時發現,包括深圳璽雲著、合正觀瀾匯二期等多個樓盤項目均能夠實現“機器搶房”。

  位於光明區的璽雲著於8月30日啓動認籌選房,其擁有完善的市政配套資源和便利的公共交通優勢,讓一衆新房選購者怦然心動,是深圳的網紅新盤。據瞭解,璽雲著此次共銷售988套住宅,包括85平方米和110平方米兩種戶型,採取現場認籌模式,並採用線上選房模式,這也讓代搶商家眼裏放光。代搶商家向記者展示成功案例,以璽雲著多套房源搶購成功的截圖作爲廣告宣傳。針對璽雲著出現機器搶房的問題,記者嘗試聯繫其項目開發商華潤置地有限公司,就開發商是否與網絡黃牛合作等問題進行採訪,截至發稿,該公司相關負責人僅表示,不接受採訪。

  而記者向華潤置地的銷售人員諮詢機器搶房的相關問題時,對方表示知曉有機器搶房的服務,但需要根據樓盤售賣方式決定可否進行機器選房,“機器搶房只適用於線上選房,而不適用於公證搖號”。

  “有時候要相信科技的手段。代搶的商家能快速搶到房,省時又省力,何樂而不爲呢?”吳麗坦言,自己對機器搶房其實也存有另一份擔憂,“房子和一般的商品不一樣,尤其是自己和家人要在裏面居住幾十年,還是要慎重的”。

  實際上,與吳麗一樣想嘗試機器搶房的購買者不在少數,但機器搶房是否真的那麼靠譜,似乎還是個未知數。

  當記者在某網絡購物平臺輸入“機器搶房”後,立刻出現了百餘個宣稱可提供搶房服務的商家,平均月銷量已破千。記者向其中一代搶商家知佳旗艦店諮詢有關搶房事宜時,其自信滿滿地表示,“凡是通過線上開盤的樓盤都可以搶購,購房者只需要在認籌後提供賬號即可”。

  通過該代搶商家的介紹,整個搶房流程其實並不複雜。首先,購房者必須選定自己心儀的新盤並對其進行認籌;其次,購房者認籌後將認籌人的身份證、手機號等信息提供給代搶商家,而搶房的過程全權交由代搶商家操作;最後,代搶商家搶到房後會通知購房者成功與否,若成功,購房者需在規定時間與樓盤售樓處等進行房源覈實,再一次性付清代搶費。

  同時,該代搶商家主動談及“機器搶房”的成功率高達90%,並表示,“這個操作和黃牛線上搶演唱會門票差不多。爲了保證搶房速率,我們會利用多個搶房系統,包括樂居系統、明源系統、E選房系統等等,即可又準又快地爲客戶搶到想要的房子。”

  “一手房的均價比二手房更低,比如南山區的二手房均價大概是7萬~8萬元/平方米,一手房均價比二手房每平方米少1萬元左右。”知佳旗艦店的客服強調,深圳某些網紅新盤的均價已達到每平方米16萬~19萬元,房屋供求比達到1:10,搶房純粹靠速度,手快有,手慢無。

  想走捷徑買房代搶費少不了

  如果購房者不想遵守排隊搖號的規則,那麼必須爲自己走的捷徑付出相應的費用,並承擔潛在的風險。

  代搶商家表示,購房者需支付向代搶者支付一筆代搶費用,“購房者不需要事先支付定金,等你向售樓處覈實好所搶房源後,再一次性付清代搶費即可”。此外,代搶商家表示,代搶費用將根據樓盤實際的銷售價格等信息,在幾千到幾萬元之間變動。

  針對代搶費用的問題,記者深入調查時發現,即便是同一個樓盤,不同的商家也有不同的代搶費,比如深圳網紅新盤潤璽一期的代搶費價格就在2萬~3萬元間浮動,但各商家間的差距不會太大。

  “代搶費肯定是沒有發票或者合同文本提供的,本來代搶這個事就不是正規的。要正規的就只能搖號。”代搶商家表示,代搶費用可以通過網絡平臺進行交易,購房者可以放心。

  但商家沒有任何有效交易憑證提供,還是讓不少購房者心存擔憂。

  而代搶商家似乎早有準備,不慌不忙地甩出多個新盤搶房成功的截圖,包括有深圳璽雲著、深圳瀾匯城泱花園、東莞華潤萬象府、東莞安聯尚璟等等,力證搶房系統的“快準穩”。

  針對代搶商家展示出的相關樓盤的成功搶房案例,記者嘗試聯繫電建地產(深圳)有限公司,就是否知曉其樓盤出現機器搶房事件等問題進行採訪,截至發稿未獲回覆。

  此外,代搶商家還透露,“不僅是廣東省內的樓盤,武漢、蘇州等地的線上樓盤,均可實現機器搶房。”爲了吸引客源,該商家甚至表示部分樓盤可享受一定的代搶費用折扣,“用我們的系統搶房,速度不僅更快,代搶費用也更划算,性價比更高”。

  但代搶商家口中的代搶服務實際上並不受到法律保障,北京盈科(上海)律師事務所全球合夥人郭韌表示,“如果利用機器搶房達到暗箱操作的目的,就有擾亂市場秩序的嫌疑。”

  此外,郭韌還強調,如果是利用機器搶房達到暗箱操作的目的,違反相關搖號規定,一旦被相關政府機構查處,可能會因爲涉嫌違反政策規定導致搶房行爲被要求撤銷,無法順利辦理交易,無法達到買房目的。

  “市場上黃牛提供的搶房平臺存在個人信息泄露以及違規的風險,購房者應當通過合法公證程序搖號購房,非法渠道取得搖號進而購得房屋是不受法律保護的。機器搶房還面臨諸多法律風險,購房者應當謹慎,一旦被監管機關發現,就要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郭韌表示。

  完善相關政策規範市場行爲

  針對“機器搶房”事件,記者致電深圳市住建局相關負責人,對方表示知曉目前出現的“機器搶房”事件,“近段時間我們也出臺了不少相關的措施規範房地產市場行爲,當然,政策的出臺對於某些市場行爲具有一定的滯後性,而且具體的實施效果可能並非立竿見影”。

  9月17日,深圳市司法局正式公佈《深圳市房地產市場監管辦法》(修訂徵求意見稿)(以下簡稱“徵求意見稿”)及說明,完善了銷售商品房對外公示制度,明確房地產開發企業在取得預售許可證或者辦理現售價格備案後,應當在10日內通過房地產信息平臺一次性公佈全部商品房信息等,並公開對外銷售。

  對此,廣東省住房政策研究中心高級經濟師李宇嘉表示,改變“機器搶房”的現狀可以從公平入手,“商品房信息對外公示制度是很有必要的。更重要的是把搖號的規則公示,並且將每次搖號的結果公示,讓購房者一目瞭然。清楚規則對維持房地產良好的市場環境很重要”。

  購房者吳麗坦言,如果清晰搖號規則,那麼對買到目標房的概率也能心裏有數,“既然都不清楚具體操作情況,代搶成功率更高,那肯定對代搶服務是心動的”。

  吳麗還說出自己瞭解到“機器買房”的另一信息,“代搶商家只負責搶房,不會像房屋中介那樣給我介紹樓盤具體的情況,他只叫我上房天下等網絡平臺查詢或者打電話給樓盤的售樓處,問清楚具體的房型等,再跟他下具體的搶購單。偶爾也會給我推薦一些比較火爆的樓盤,並且在快開盤的時候通知我”。

  實際上,記者聯繫多個代搶商時也發現類似情況,問及是否與開放商或售樓中介等渠道取得信源時,代搶商們卻避而不談,其中一代搶商含糊地表示:“我們認識很多本地的中介,有可靠的業內消息來源。”該代搶商甚至明確地表示,“我們現在這個行爲是違法的,但不犯罪,又不是詐騙。”

  掌握着覆蓋全國的樓盤信息,擁有開發搶房系統的技術,甚至熟知自己所觸犯的法律法規,操作“機器搶房”的商家“光明正大”地利用信息不對稱的漏洞,公然在網絡平臺售賣搶房服務,“我不愁客源,反正你不買大把人搶着買”。

  截至記者發稿前,該代搶商家在某網絡平臺的月銷量遙遙領先,已達1000單以上,而這個數值還在不斷飆升。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