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專家強烈反對未改交流特高壓項目“快馬加鞭”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12月02日 21:17   中國網

  原標題:專家強烈反對未改交流特高壓項目“快馬加鞭”

  中國網財經12月3日訊(記者裏豫 實習記者王彬) 據《中國能源報》日前報道,來自國家電網公司的消息稱,山東-河北特高壓交流環網工程將於12月全線架通。另有消息稱,南陽-荊門-長沙特高壓交流工程也有望在年內獲覈准。

  這是繼2018年9月3日,國家能源局印發《關於加快推進一批輸變電重點工程規劃建設工作的通知》(下稱《通知》)後,交流特高壓電網工程的再次提速。

  值得注意的是,自2004年啓動特高壓項目論證以來,有關交流特變壓經濟性和安全性的爭論一直都未曾停息。中國網財經中心也曾以《濟南1000千伏特高壓變電站爆燃致1死2傷 國網山東電力曾三獲魯班獎》爲題報道過一起事故。

  就在2019年3、4月間,業內多名專家學者還曾以聯名信的形式向多個部門反映了在交流特高壓項目建設中暴露出的問題。

  反對意見從未平息

  根據中國網財經中心記者掌握的資料,聯名信共同署名人包括9位專家學者,他們有的曾是國內電力設計部門、電網公司的高級工程師,有的曾是知名大學相關專業的教授和學者。

  專家學者們在聯名信中指出,交流特高壓巨量浪費資金和嚴重危害電網己是不爭的事實。工程統計資料表明,同樣一條規劃需要的輸電通道,若採用超高壓交流或直流輸電,需要約36億的話;那麼採用交流特高壓需要約100億,浪費了約64億。迄今國網在運、在建的交流特高壓工程已花去約2000億,則浪費了約1300億;約需1.2萬億的三華(指華北、華東和華中)交流特高壓聯網如若實施,則約浪費7700億。

  聯名信中還指出,交流特高壓把電網搞得很不安全,其原因之一是它和下一級電壓電網攪和在一起,製造了大量解不開、理還亂的1000千伏/500千伏電磁環網,成了電網安全的大忌,嚴重威脅着電網安全;不安全原因之二是因爲它擴大了同步電網規模,導致三華交流特高壓同步電網發生大停電事故概率,要比異步互聯的區域電網發生同樣事故概率高約15倍。

  聯名信因此呼籲叫停新的交流特高壓工程,並對已建交流特高壓線路的運行效益進行調查評估。

  事實上,就在2018年《通知》發佈的當月,中國工程院就向國家能源局報送了《我國未來電網格局研究(2020年)諮詢意見(中工函【2018】25號)》(下稱《意見》)。該課題的專家組由中國工程院院長李曉紅院士、副院長鍾志華院士、原副院長趙憲庚院士擔任顧問,李立浧院士任組長,10餘位院士專家組成專家組。

  據原東北電力設計院副總工程師譚永才透露,中國工程院是受國家能源局的委託組織業內幾十位專家學者進行的論證。

  該《意見》影印件至今在網上還能查到。《意見》主要結論爲:不建議建設“三華”特高壓交流同步電網;根據特高壓1000kV交流工程的特點,一般不作爲輸電工程使用。現在已經建成的特高壓交流工程利用率低,發揮的作用有限。

  但是,就在《意見》發佈之前,國家能源局就下發了《通知》。而據原清華大學電機系研究員王仲鴻教授透露,國家能源局至今未對《意見》做出公開表態。

  安全可靠、成本低廉才是根本目標

  國家能源局在2018年9月3日印發的《通知》中指出,要在今明兩年覈准開工九項重點輸變電工程,合計輸電能力5700萬千瓦。

  這九大工程中,除雲貴互聯通道工程和閩粵聯網工程外,其餘七個均爲特高壓工程,分別爲張北-雄安、南陽-荊門-長沙兩大特高壓交流項目;青海至河南、陝北至湖北、雅中至江西、白鶴灘至江蘇、白鶴灘至浙江五大特高壓直流項目。

  此外,青海至河南特高壓直流工程,還將配套建設駐馬店-南陽、駐馬店-武漢特高壓交流工程;陝北至湖北特高壓直流工程,將配套建設荊門-武漢特高壓交流工程;雅中至江西特高壓直流工程,將配套建設南昌-武漢、南昌-長沙特高壓交流工程。

  根據相關規劃,截至“十三五”末,中國的特高壓建設線路長度和變電(換流)容量將分別達到8.9萬公里、7.8億千伏安(千瓦)。到2020年,國家電網將完成“五縱五橫一環網”特高壓交流,特高壓國內投資將超過1.2萬億元。根據國網公開的數據推算,在運、在建的交流特高壓工程投資已超過2000億元。

  需要指出的是,特高壓是指±800千伏及以上的直流電和1000千伏及以上交流電的電壓等級。而目前業界爭論的焦點僅僅是其中的交流特高壓工程。

  對此,專家們在聯名信中還特別指出,國網還經常以籠統的“特高壓”爲幌子,故意把有本質區別的直流特高壓和交流特高壓混爲一談,把前者優點偷換到後者上。

  根據中國網財經中心記者掌握的資料,王仲鴻教授在2019年4月還曾撰文指出,沒有任何輸電工程道理說明需要在中國超高壓電網上再新建特高壓電網。內蒙和南方電網都做過中長期的電網規劃(2013年),並且在多方案比較中否定了特高壓電網,因爲它的造價爲超高壓方案的一倍,分別因此節約1000億和500億元。王仲鴻認爲,電網工程就是爲了安全供電,追求的極值不是新技術、不是最高安全指標,更不是高大上的形象指標,目標是作爲公共產品的輸電成本最低。

  譚永才分析認爲,隨着現在能源轉型越來越成爲大趨勢,可再生資源已是勢不可擋。交流特高壓已經不適應這個趨勢,因爲清潔能源的特點是小型、分散,例如風電和太陽能。交流特高壓是適應原來煤電能源爲主的(能源結構)。

  交流特高壓工程到底何去何從?

  對此,中國網財經中心記者還將繼續保持關注。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