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網售禁令滿月後 電子煙轉戰閒魚用暗號購買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12月02日 18:56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網售禁令滿月,電子煙轉戰閒魚

  來源:北京商報

  距離11月1日兩部委下發電子煙“網售禁令”已經過去一個月。在經歷“雙11”前的最後狂歡後,電子煙在各大電商平臺銷聲匿跡。但通過一些閒置商品交易平臺、私人客服聯繫等方式,仍能相對輕易購入電子煙產品。與此同時,轉向線下的電子煙在商場、便利店隨處可見,但如何隔絕未成年人購買、避免誘導性宣傳仍在考驗監管。

  線上:仍有漏網之魚

  北京商報記者在淘寶、京東、拼多多等電商平臺搜索“電子煙”“蒸汽煙”等關鍵詞,均未獲得搜索結果。

  但在二手交易平臺“閒魚”上,雖然“電子煙”的搜索結果被屏蔽,但搜索“小yan”“小野一下”“yan彈”等關鍵詞,仍出現大量電子煙產品。在搜索“yan彈”時,廣告位上出現一名爲“悅克relax”的商品,並直接鏈接到一淘寶新開店鋪“RELX悅刻relax電子煙”。店鋪首頁寫着:電子煙不是禁止,請正確看待。正常接單發貨,現在線上平臺渠道已經無法購買,需要加微信號下單。

  在幾次搜索相關產品後,閒魚開始在首頁給北京商報記者進行電子煙商品推薦,這意味着平臺完全能夠識別此前被“暗號化”的商品內容。互聯網分析師楊世界告訴記者:“一方面是這些二手平臺監管有漏洞。一般這類屏蔽都是使用詞庫屏蔽的方式,明知會有拼音、諧音但不加阻止,可能是這方面沒有運營經驗,或者監管不給力;另一方面,也是二手平臺的慣性使然。不僅僅是電子煙的個例現象,有很多灰色產業鏈都在二手平臺盛行,現在法律法規也還沒有對這些平臺進行垂直性打壓;此外對於商家來說,因爲之前主流電商平臺的店鋪被下架,但商品庫存還在,肯定要通過各種方法進行流通,也是利用了這些平臺的漏洞。”

  此外,北京商報記者發現,在微博等社交媒體搜索“電子煙”,也能輕鬆刷到相關廣告,通常是以圖片形式提供零售批發的微信號。微信客服也顯得頗爲謹慎,要求下單必須發語音,文字不回,個性簽名爲“同行舉報一起封”。

  從《關於進一步保護未成年人免受電子煙侵害的通告》的目的來看,禁售令的本意還是隔絕未成年人購買電子煙的渠道。主流電商平臺尚能根據實名認證等技術方式設檻,“暗號”購買反而更加缺乏監管。不僅不能隔絕未成年人購買,正品與否、售後服務等也難以保證。

  線下:經營監管不一

  線上雖仍有部分漏網之魚,全面轉向線下已是電子煙的唯一選擇。北京商報記者聯繫某電子煙品牌的地區線下經銷商,對方表示:“目前還是正常發展,大家該幹啥幹啥。線下購買的人稍微多了點,都從線上轉到線下了。跟之前沒什麼大變化,就是購買的時候更嚴格了一些,比如要出示身份證之類的。”

  北京商報記者走訪朝陽區某商場發現,商場一層和三層樓梯口分別在近期增設了“悅刻”和“小野”兩家電子煙零售店鋪。店鋪均設有“未成年人禁止購買”等明顯標識。銷售人員告訴記者,平時生意還行。

  在某連鎖便利店,北京商報記者也發現了新增設的“悅刻”電子煙貨架。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悠意”電子煙是之前就在的,“悅刻”是最近新加的,平時是年輕人買的比較多。兩個貨架雖都有未成年人禁止購買的標識,但外表形似巧克力的“悠意”電子煙貨架上還配有“0尼古丁”的字樣。銷售人員表示:“這個應該是0焦油,對人體危害比較少一點,比煙好一點,不過總歸還是煙嘛。”

  此前,國家菸草專賣局專賣監督管理司有關負責人在通告發布後表示,將聯合相關執法部門開展對中小學周邊的清理整治,嚴厲查處實體店向未成年人售賣電子煙行爲。國家菸草專賣局也曾召開過會議,要求校園周邊實體店下架電子煙相關產品,但不涉及校園周邊地區,則不得以任何形式強行要求實體店下架電子煙或進行處罰。

  在實際操作中,由於執法標準力度不統一等原因,有媒體報道小學門口的小店仍有電子煙售賣,也有部分地區出現“矯枉過正”等現象。微博ID“平安成都”在11月發佈消息,稱警方查獲大量新型電子煙彈,涉案金額超20萬元。警方提醒,菸草屬於國家專賣,個人擅自銷售的行爲都屬於非法經營。但從具體案件來看,犯罪嫌疑人是從國外走私的外菸和煙彈,並非因爲銷售電子煙而獲罪。類似說法造成行業小範圍恐慌,甚至有從業人員或消費者誤以爲國家已經全面禁售電子煙,一時無所適從。

  北京市控煙協會會長張建樞告訴北京商報記者,現在電子煙管理非常混亂,國家沒有統一的規定,所以它肯定不是專賣,不跟菸草一樣有《菸草專賣法》。現在電子煙就是一種電子產品,沒有國家明確管理的話誰都可以經營,只要可以經營電子產品的都可以經營。

  行業:寒冬之後

  除了已經展開線下佈局的頭部品牌尚能冷靜應對,驟然轉向線下,不少中小電子煙品牌都表示措手不及。據前瞻產業研究院提供的數據顯示,包括各電子煙品牌的線上自營店和各電商平臺等,線上渠道佔了中國電子煙銷售八成以上。相比而言,線下渠道建設尚處於初級階段,便利店、小商戶、超市、專賣店等銷售渠道合計佔比也僅爲19.4%。

  據悉,目前主流的一次性電子煙,便利店的進店費爲150-250元/月,大型商超爲300-400元/月,夜店因爲地段差異,少則上千元,多則上萬元。要想加大線下佈局力度,不僅門店、人力成本高昂,還通常面臨門店覆蓋面積小、推廣難等問題。也有一些大型商場對電子煙入場存觀望態度。如萬達實業管理集團就在11月20日向旗下分公司下達了加強萬達廣場電子煙類產品銷售監管的通知,要求即日起各萬達廣場暫停引進銷售電子煙商戶,對於已經合作商戶,到期不再續約。

  在生產中國八成以上電子煙的深圳,有媒體報道,在電子煙行業訂單多的時候,工人通過加班一般每月可以拿到五六千元,而如今隨着訂單減少,有工人每天8小時,連2200元都拿不到,部分電子煙工廠開始撤離工業園區。而繼續留在工業園區的電子煙工廠也在艱難度日。

  曾經火熱的電子煙行業陷入寒冬,但寒冬之後,是否還有春天到來?也有較爲樂觀的觀點認爲,電子煙行業原本缺乏監管,生產過程缺乏標準,整個行業都是無序發展的,像國內有1000多家電子煙企業,很多都是“三無”產品。監管之後,行業肯定迎來洗牌,優勝劣汰一批,長遠來看或許更有利於行業發展。

  電子煙的監管升級或許也將加速行業洗牌。今年6月,國家標準化管理委員會官方網站曾表示,《電子煙》強制性國家標準已經審查完畢,目前正處於批准狀態,按照項目計劃時間表,年內有望發佈。《電子煙液 菸鹼、丙二醇和丙三醇的測定 氣相色譜法》國家標準計劃也在批准之中。國家衛健委也在7月表示,正在會同有關部門開展電子煙監管的研究,計劃通過立法的方式對電子煙進行監管。兩項國家級電子煙標準制訂計劃一旦正式發佈,有望進一步使電子煙行業走向規範發展。

  (編輯:實習生,張與欣)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