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雲蹦迪”是風口還是套路?一場收入近200萬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2月14日 01:35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一場收入近200萬!“雲蹦迪”是風口還是套路?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每經記者 董興生 杜蔚    

  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後,不少行業都開始了“線上自救”之路,其中包括不少原本被認爲不可能在線上進行的行業,比如酒吧和夜店。

  最近幾天,在短視頻和直播平臺上,佔據榜首的不再是美女唱歌和遊戲玩家,反而是DJ打碟的畫面。炫酷的燈光和躁動的電音節拍,讓屏幕前的人彷彿置身在酒吧和夜店。而在手機屏幕的左上角,代表着打賞金額的“音浪”不斷上漲,一路飆升至數百萬、數千萬。

  一名DJ戴着口罩打起音樂,各種打賞瘋狂襲來  圖片來源:抖音

  通過直播打碟,被稱爲“雲蹦迪”,這種在2018年就已經出現的娛樂方式,在本次疫情期間突然大行其道,既爲隔離在家的網友提供了宣泄渠道,也給酒吧行業企業帶來了營收流水,同時,還給職業DJ帶來了可觀的收入。看上去,似乎是一個多贏的局面。

  疫情之下,“雲蹦迪”火了

  也許大家未曾料想到,有一天只屬於線下狂歡的“夜店”,卻在線上掀起了“雲蹦迪”的熱潮。

  2月8日晚,元宵節那天,上海TAXX酒吧在抖音平臺上開了一場直播,畫面中是酒吧DJ在家中打碟。在這場4個小時的直播中,最高時在線人數達7.1萬人,打賞總收入728.5萬音浪,並一舉衝上了抖音直播小時榜榜首。根據抖音音浪1:10的兌換比例,TAXX一場直播的打賞收入達72.85萬元人民幣。

  對於抖音用戶來說,看到動感十足的DJ打碟還是新奇的體驗。“這是新的直播內容嗎,這麼猛?”“爲啥這個賬號直播那麼多人看,有人科普一下沒?”在評論區,不少用戶如此發問。

  更令人驚詫的還在後面。2月9日晚,夜店品牌ONE THIRD也在抖音上做了一場直播,這一次,DJ打碟的場景變成了夜店舞臺,使得直播畫面更爲炫酷。當晚9點開播後僅10分鐘,直播間在線人數超過1萬,55分鐘後,打賞音浪達700萬。至次日凌晨2點,直播間累計在線人數超過121.3萬人,音浪值達到1931.6萬,摺合人民幣193.16萬元。

  疫情下,酒吧和夜店成爲最早暫停營業的娛樂場所,至今未能恢復營業。爲了自救,轉戰線上成爲衆多從業者的選擇。

  “你可能都想不到,現在我的主要收入來源竟是秀場直播。”一位操盤過劉德華、林俊杰等衆多明星演唱會的演藝界資深人士在接受每經記者採訪時露出一絲苦笑。

  幾年前,上述演藝界人士入股了一家國內知名的夜店企業,他向記者舉例,即便只按照1%的股份來計算,分佈在5個城市的夜店,疫情前給他帶來了豐厚收入。“平均每天至少有2萬元的收入分成,五個城市加起來,一晚能賺10萬元。”

  但疫情發生後,收入歸零,上述人士只好轉戰直播領域。實際上,能在線上將氛圍推到最高點的DJ,迎來了一次前所未有的發展機遇。“打音樂稍微好點的DJ,在網上直播,觀看人次迅速爆棚。以我知道的一個DJ爲例,他每天光刷的禮物就能到達幾百萬音浪,相當於幾十萬人民幣。”上述演藝界人士透露。

  圖片來源:抖音

  多位行業人士都認爲,疫情下,“雲蹦迪”是一件多贏的事。對舉步維艱的夜店來說,可以藉助線上直播等獲得部分流水,以衝抵租金、員工工資等成本投入。對DJ來說,也可以從中獲得較高收入。

  抓住“雲蹦迪”的商機沒那麼容易

  實際上,並不是每個開“雲蹦迪”的DJ或酒吧,都能收穫鉅額音浪。在抖音平臺上,默默無聞的主播同樣大量存在。一位在深圳的酒吧行業人士道出了其中的“奧祕”:“因爲抖音沒有分流量給這些酒吧!所以導致跟着瞎模仿,白忙活!”

  該人士稱,抖音雲蹦迪把酒吧這塊流量進行了分類,幾天前他拿下了流量權限。“比如你酒吧在廣州,我可以讓廣州周邊,甚至以及廣東周邊,喜歡玩酒吧,蹦迪的年輕人,刷抖音的時候,都會刷到你們酒吧直播。”

  不僅如此,他還推出了與酒吧、DJ的合作模式,其中包括,收取直播打榜收入10%的分成。合作三天後,DJ主播還需要繳納1萬元押金。

  “DJ只要播得不是很差勁,我可以給他們分一些流量,一晚上賺三四千完全沒有壓力。”該人士向記者透露,短短兩天時間,已有180多個人找他合作,其中多以酒吧爲主。“陸續還在增加,破千家酒吧應該問題不大。”

  但當記者求證他如何拿到流量權限,又如何爲DJ進行直播導流時,該人士以“商業機密”爲由,拒絕透露。

  一場夜店直播收入上百萬,是否意味着,今後會有更多酒吧和DJ選擇直播方式?多位業內人士都認爲可能性不大。

  “疫情這段時間,年輕人都很壓抑,酒吧消費場景被搬到線上。等疫情過去,酒吧直播就會消停了。”上述酒吧行業人士告訴每經記者。儘管疫情期間,會培養出部分人看酒吧直播的習慣,但酒吧直播是當前無法營業前提下,行業的無奈之舉。一旦酒吧恢復營業,自然失去直播的基礎。

  另一方面,夜店經營不是靠DJ,而主要是靠酒水。因此,線下實體店無法營業,對夜店行業而言,受到的影響不亞於演出行業。“這輪疫情過後,會倒閉很多夜店。”上述演藝界資深人士認爲。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