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北京王府井“爛尾樓”:金街10年傷疤 復活時間未知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3月25日 18:08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北京王府井“爛尾樓”:金街10年傷疤,復活時間未知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在距故宮和長安街分別僅700米和1100米、位於北京王府井大街的絕版位置,竟然有個停工達5年之久的“爛尾樓”——王府井海港城(以下簡稱海港城)。

  11年前的2009年8月3日,一家名叫金麟置業的開發商中標海港城地塊,即北京王府井大街G4地塊商業項目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

  11年過去了,沿街商業業態已經歷了數次更新換代,曾承載改變王府井大街“南熱北冷”局面重任的海港城卻依舊只有露出地面的3層框架結構,夜色中略顯淒涼。

  近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再次來到海港城,相比於去年12月,海港城項目外圍已經換上了“迎新年,慶開街”字眼的圍擋,但內部依然沒有動工跡象。從衛星地圖看,未完工的海港城儼然王府井繁華商圈的一大傷疤。

  讓記者感到疑惑的是,施工方2019年12月給出的回覆是“馬上覆工”,管理部門的答覆則是“已要求建設方重新修改設計方案,復工時間未知”。

  換了新圍擋的王府井海港城依然沒有動工跡象

  2007年的一拉桿箱現金

  時間退回到2007年。

  當年3月,北京市住建委發文公示,金麟置業將在G4地塊範圍內實施王府井海港城拆遷計劃。自公示之日起,拆遷範圍內暫停辦理下列事項:新建、改建、擴建房屋、房屋租賃和改變房屋、土地用途,暫停期限一年。

  約4個月後,海港城項目進入評估驗收階段,但進程緩慢,這超出了金麟置業的預期資金成本。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瞭解到,爲解決問題,金麟置業相關負責人莊鑫(化名)找到時任北京市原國土資源局局長的安家盛,希望他幫忙加快評估進度,安家盛表示同意,此事順利解決。評估工作結束後,莊鑫提出金麟置業希望以協議方式拿地,最初被安家盛以“規定已經不允許”而拒絕。因爲較早前的2004年,根據原國土資源部與監察部聯合下發的71號文,北京市已全面停止經營性項目國有土地使用權協議出讓。

  王府井海港城內部

  但蹊蹺的是,2007年12月10日,北京市對外合作交流辦公室發函給北京市人民政府,建議海港城地塊以協議方式出讓,莊鑫向相關部門推薦了自己的金麟置業,並找到安家盛,希望其幫忙加快報批程序,後者答應幫忙關注。很快,安家盛批示此事“由儲備中心牽頭研提”。2008年1月4日,北京市國土資源局儲備中心提出,以邀標方式出讓海港城地塊國有土地使用權,安家盛籤批同意。一年多後的2009年8月3日,金麟置業中標。

  彼時身居“高位”的安家盛爲何同意幫忙?其中一個重要原因便是,2007年底,莊鑫準備了一個裝滿200萬元現金的拉桿箱,在安家盛家的小區門口交給了他。

  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刑事判決書顯示,安家盛2015年2月4日主動到中共北京市紀律檢查委員會投案。隨後安家盛以受賄罪入獄,判處有期徒刑3年。其中涉案數額最大的,正是來自海港城地塊的這筆200萬元。

  耗時10年的建築設計方案

  海港城20萬平方米體量的建築,設計方案卻前後歷時近10年。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獲悉,2008年2月,北京市人民政府官網發佈了一則信息,內容是北京市文物局文物保護處對於海港城項目規劃設計方案修改意見的覆函。覆函稱,海港城項目部分用地位於市級文物保護單位王府井東堂的三類、四類建設控制地帶內,建築控制高度分別爲9米以下、18米以下;項目臨近故宮及皇城,其建築高度應符合有關規定,不得對故宮環境景觀造成不利影響。爲妥善保護文物保護單位周邊的環境風貌,要求金麟置業依據東堂保護範圍建設控制地帶的有關規定對方案修改完善後另行報批。

  衛星地圖上顯示的王府井海港城

  記者從金麟置業2010年5月發佈的海港城項目工程監理服務招標文件獲悉,海港城項目總建築面積約20萬平方米,其中地上11層,地下4層,開竣工日期爲2010年7月~2012年底。

  根據網上流傳的一份《北京海港城項目工作進度表》,項目計劃於2011年11月下旬審查建築設計方案和施工圖,2012年9月開始招商,2013年10月開業,總投資60.1億元。

  據記者瞭解,設計方北京市建築設計研究院(以下簡稱北京院)曾在一份報告中直言,“項目經歷近10年設計路程,終於塵埃落定並進入土建施工階段。”

  根據北京院當時的說法,王府井大街缺少室外商街形式和快時尚集中業態,沿街商鋪價值大而樓層櫃檯價值低,因此最終方案將地上3層商業,由原集中大型商場的形式改爲3層室外商業步行街形式,昇華爲立體的“商業天街”模式。此外,項目東南側主入口則與王府井天主教堂前廣場相對應。

  然而,從2015年末至今,海港城項目便一直處於停工狀態。

管理部門回應:復工時間未知管理部門回應:復工時間未知

  據《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瞭解,在2015年末停工後的數年裏,海港城的唯一一次復工轉機出現在2017年。

  據當時多家媒體報道,當年6月8日,東城區原副區長葛俊凱主持召開王府井海港城項目座談會,聽取了匯福糧油集團董事長石克榮關於項目情況的介紹。葛俊凱指出,王府井海港城作爲區重點項目,要充分發揮項目高端定位的輻射帶動作用,應加快項目方案報批及前期手續辦理等相關工作,力爭推動項目年底前實現復工。

  據記者瞭解,2017年9月12日晚,城管王府井執法隊配合王府井建管辦、公安、消防、安監等部門,對海港城單體臨建設置圍擋,清退臨建內商戶5家、設置圍擋200餘米。

  彼時,王府井建管辦官方微博曾更新了一組圖片稱:“施工結束後的現場,乾淨整齊。因爲這不是一個結束,而是一個開始。”

  只不過,這個開始至今仍然沒有時間表,此後的海港城又陷入沉寂。

  2018年12月末,葛俊凱在王府井商會常務理事會上強調,王府井的轉型升級工作將進入關鍵階段。其中提到,要推動277號院、海港城、西部會館、國際戲劇中心等重點項目。

  而今,關於海港城復工建設的信息已不復存在,葛俊凱也已去職東城區副區長。

  事實上,海港城當時正是爲了平衡王府井大街“南熱北冷”而立項的。海港城所在地理位置極其優越,但王府井步行街的人流從南到北分流非常明顯,緊鄰海港城的利生體育商廈等也顯得有些人氣不足。北京院幾年前在設計方案中提及的室外商街形式和快時尚集中業態等,則早已出現在王府井大街的其他商業項目中。

  與此同時,記者留意到,2019年7月16日,商務部副部長王煩南在王府井調研步行街改造提升工作時曾指出,要將此項工作放在重中之重的位置,政府要全力以赴緊扣發展,要將王府井步行街作爲全國的樣板、全國的標杆。

  2019年12月,王府井大街北部延長段開街,王府井天主教堂也被納入步行街範圍,但與教堂一路之隔的海港城卻依然悄無聲息。

  記者在海港城項目現場看到,沿着王府井北官場衚衕,地面上3層框架結構建築已然爛尾,內部並無裝修痕跡,略顯“滄桑”。轉至燈市口西街,項目樣貌逐漸清晰,門口一排較新的彩鋼房才使得這裏看起來沒那麼荒涼。

  2019年12月,現場一位新興建設工作人員曾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項目主體施工階段是在2014年12月~2016年12月,但2015年末開始停工,自己從2016年起便開始在現場駐守,對於停工原因和復工時間並不知曉。而與此前的公開圖片對比看,項目大門上“本工程暫停施工”的告示也已經更換了好幾次。

  2019年12月的王府井海港城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曾詢問新興建設相關人士,得到的回覆是“工程馬上就會復工”,但不便接受進一步採訪。

  北京市相關管理部門則回應《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已經要求建設方重新修改設計方案,目前各方正在溝通中,具體復工時間未知。

  王府井地區建設管理辦公室原官網關於海港城項目的信息

  燕郊地主的“王府井之夢”

  事實上,從拿地起,這宗絕版地塊的開發商就一直是金麟置業,與香港那家海港城的九龍倉並無關聯。

  據啓信寶,金麟置業成立於2002年,2010年1月,投資人由北京金麟投資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麟投資)、北京力勤投資有限公司變更爲金麟投資、營口浙商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深圳市興宇瑞貿易有限公司。一個月後,三河匯福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下稱匯福房地產)成爲金麟置業新股東。同年4月,匯福房地產成爲金麟置業唯一大股東,其餘3家公司均退出。

  也就是說,王府井海港城從2010年起,便已經100%屬於匯福房地產。而匯福房地產隸屬於匯福糧油集團,正是燕郊四大“地主”之一石克榮的產業。早年間,石克榮在燕郊坊間的地位是“吃飯選匯福糧油,住房選匯福新樓”。

  2015年對海港城來說是個特殊的年份。據啓信寶,停工前的2015年5月17日,匯福房地產曾將項目質押給中國民生銀行總行,出質股權數爲1500萬元。一年後的2016年5月16日,匯福房地產又將項目質押給了華融融德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出質股權數爲3000萬元,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2015年,也就是海港城項目停工當年,金麟置業唯一大股東匯福糧油集團的總營收是7218萬元,而負債總額達13.15億元。此後,匯福糧油集團的財務數據便神祕起來。

  記者聯繫了金麟置業和匯福房地產,試圖就項目拿地金額、停復工時間和企業營收數據等內容進行採訪,但截至發稿時並未獲得有效回覆。根據此前的公開報道,匯福房地產相關負責人2018年5月就曾表示,因涉及一些規劃落實問題,復工時間還不確定。

  快兩年過去了,海港城項目的復工時間仍未確定,燕郊“地主”想要佈局王府井的心願仍未達成。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