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官員帶貨直播形式主義顯露 弄虛作假、亂攤派等滋生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6月15日 09:25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謹防官員直播帶貨“跑偏”

  來源:經濟參考報

  受疫情影響,農產品線下銷售遭受衝擊,不少市縣官員紛紛選擇網絡直播帶貨的方式,爲本地產品代言,贏得各界喝彩。然而,筆者發現,隨着越來越多官員觸網直播,形式主義苗頭隨之顯露:有的地方簡單套用排名通報等行政管理的老辦法;有的地方盲目攀比銷量,熱衷比拼單場直播的“數字政績”;有的地方倉促跟風,缺乏創新和長效機制,難免來去一陣風,雨過地皮溼。

  一些專家認爲,面對官員直播帶貨的新現象,既要有“讓子彈飛一會兒”的包容審慎,也要管好“有形之手”,嚴剎形式主義之弊。

  新冠疫情對部分地區,尤其是深度貧困地區農產品銷售產生較大沖擊,倒逼一些地方官員尋求出路,“直播帶貨”成爲當前最簡便和直接的選擇。

  中國人民大學中國扶貧研究院前不久發佈的《中國深度貧困地區農產品電商報告(2020)》顯示,截至4月24日,拼多多與山東、浙江、湖北等地合作組織了超過50場市縣長直播助農活動,超過百位市縣長親自帶貨。兩個月內,市縣長直播間已累計吸引近2300萬站內消費者參與消費,帶動平臺同區域農產品產生7300餘萬份訂單,爲相關店鋪吸引719萬新粉絲關注。

  “過去,我們當中一些人連朋友圈都不敢發,怕引起負面輿論、輿情炒作。”談起直播帶貨的經歷,山西南部一位縣長感嘆道,經過此番直播帶貨,這種狀態肯定會有所改變。

  筆者看到,這位縣長近來幾乎每天都會更新朋友圈,其中必有一條當地農產品的宣傳介紹。他的微信好友約2000人,其中四分之一是當地農民。“農村發生的事,農民直接就能告訴我,我及時回覆,他心裏就舒坦,同時他也會把縣長的回覆傳播出去。”他說,移動互聯網、網絡社交平臺是幹羣交流的新方式,沒有中間環節,直接溝通無障礙。

  中國社會科學院新聞與傳播研究所網絡新媒體研究室主任孟威認爲,官員直播帶的不只是貨,更是新的發展思路。在直播過程中,領導幹部不再是傳統媒體報道中常見的“會議符號”,而是有態度、充滿熱情、能說會道的新形象,並且實實在在地爲農副產品打開了銷路,反映出以人民爲中心的理念,以及地方政府轉變作風、以開放姿態擁抱新技術和時代變化的積極態度。

  作爲一種多贏的政務活動,直播帶貨或將成爲部分官員仕途躍遷的新風口。但隨着越來越多官員觸網直播,在比拼政績的壓力下,形式主義苗頭開始顯露。

  ——動輒排名通報,易滋生造假、攤派。“五一”期間,中部某市政府辦發文通報了各縣市區直播帶貨的情況,15個縣市區成績相差懸殊,從5月1日至5月3日,領導直播帶貨銷售金額最高的縣近80萬元,最少縣只有2000多元。當地一位幹部說,上級給下級下達行政命令,統一要求直播帶貨,並公佈帶貨情況,本意是督促各縣克服惰性,但這種評比、排名、通報的方式值得商榷。畢竟各縣電商基礎不同,農產品可以轉化爲網貨的數量、種類、規格不一,很難一刀切地評比。

  直播帶貨屬於市場行爲,簡單套用行政管理的老辦法,反而適得其反,甚至會滋生弄虛作假、亂攤派等不良現象。有媒體反映,西部某縣下發文件,在縣長直播帶貨活動中,向全縣幹部提出強制性最低消費要求;也有基層幹部擔憂,如果考覈壓力繼續加大,不排除個別地方向企業亂攤派的可能。

  ——盲目攀比銷量,追求“數字政績”。筆者梳理髮現,在帶貨過程中,各地尤爲熱衷比拼單場直播成績。一場直播下來,不少從未接觸過直播的市長、縣長帶貨金額動輒數十萬元,圍觀網民動輒過百萬人。

  一位近期協助官員開展公益直播的電商人士說,受媒體對頭部主播的報道影響,許多官員對直播帶貨的期望值較高。“一場直播銷售額數千元,我們認爲很好了,他們往往很失望。但頭部主播只是極少數,帶貨也不是一錘子買賣,並非官員一播就靈。”

  “不能把直播帶貨,搞成集中籤約。”這位電商人士表示,在官員直播帶貨的過程中,要避免急躁心理、功利心態,既要面子,也要裏子。與一時銷量相比,長期的品牌推廣和持續的羣衆受益更爲重要。

  ——直播“一窩蜂”,來去“一陣風”?筆者瞭解到,有的縣直播活動倉促上馬,只能聘請當地文化傳媒公司策劃。這些公司缺少電商直播經驗,手機直播照搬電視直播套路,縣長直播流程千篇一律。

  山西晉商行科技公司內容總監劉斌說,“網紅”直播帶貨依託的是個人魅力和與粉絲的長期互動,但官員直播很難展現個性。第一撥官員直播時,不少網民出於好奇一擁而上,加上平臺流量支持,短期效果明顯。但如果缺乏新意,長遠看熱度必然下降,後續參與直播的官員面對的局面可能會越來越難。

  此外,爲什麼市縣長選擇這家企業的產品帶貨,而不是別的企業?挑選產品的標準和流程是什麼?如何防止惡意刷單、數字造假?官員直播帶貨的背後,是公權力的信用背書。對於社會關切和質疑,地方政府應當做到公開透明,及時回應。

  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馬亮認爲,縣長直播帶貨是直播領域的自然發展,對待這種新現象,要“讓子彈飛一會兒”,採取包容審慎的態度對其認識和適應。

  一方面,要加大對領導幹部的培訓,使其具備基本的媒體素養和直播能力,用老百姓喜聞樂見的方式進行宣傳和溝通。一些參與過直播帶貨的幹部表示,多數縣長、副縣長並不善於在鏡頭面前溝通,尤其不善於與屏幕前、直播間的消費者溝通。縣長直播帶貨可以作爲試驗場,通過這種現場感十足的形式,來鍛鍊和提升領導幹部的多方面能力,使其在其他場景下也可以應付自如。

  同時,參與直播帶貨的官員必須嚴格自律,避免形式主義,更不能弄虛作假。官員與帶貨產品的企業及個人,不應存在利益關係,更不能從中變相取酬,或者收取相關企業產品饋贈。

  另一方面,要完善官員直播帶貨的相關機制。劉斌建議,地方政府不應過度關注單場銷售額,而要注重官員直播風格的塑造,以及一段時間內的銷售數據。建議以市域爲單元,在不同平臺註冊同一個公益賬號,擴大部門參與度,各縣各部門在同一個賬號直播,凝聚合力。爲防止故意刷單,也應當設立相應的防作弊機制。

  此外,不能把直播帶貨搞成“一陣風”,也不能搞成每場直播都要求市縣主要領導參加的“常態化”,畢竟直播帶貨並非官員主業。爲本地企業和產品增信賦能,激活市場主體活力,推動農村電商發展,才是這項活動的題中之義。當務之急,在於補齊農村電商短板,提升供應鏈能力。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