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被擊敗的期貨炒單手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8月01日 16:34   北京新浪網

  期貨日報

  7月17日,小陳對老範說他要離開大連的時候,備受全國關注的大連新冠肺炎疫情還沒有暴發,小陳去了上海!

  小陳是一個炒單手,炒單手是十多年前即在國內三大商品期貨交易所周邊形成的特殊的期貨交易羣體,以短線交易、快進快出爲主要特徵。

  老範對期貨日報記者說,炒單手羣體沒有固定工作,來自五湖四海的他們主要依靠期貨交易謀生,通過短線快速交易謀取交易所手續費返還和短線價差,以此養家。全國三大商品期貨交易所周邊炒單羣體應該不超過2000人,現在可能更少。

  小陳來自河南,來大連炒單之前,他告訴記者,他主要的工作是修橋鋪路,機緣巧合之下於7年前接觸期貨,自此開始在大連期貨大廈進行短線交易,歷經坎坷。

  

  談及離開大連的原因,小陳對記者說:“近3年來,國內期市程序化高速交易發展迅速,大連期貨市場程序化交易更是異常火爆,部分期貨公司席位憑藉技術、網絡、硬件和軟件優勢,佔據較好的交易通道,人工炒單交易已經難以爲繼。”

  記者查了一下大商所相關品種的成交持倉情況,小陳所說的程序化交易確實發展迅速,成交佔比較高。

  以棕櫚油期貨2009合約爲例,7月31日,該合約東證期貨席位成交366801手,國泰君安期貨席位和國富期貨席位分別成交209061手和175017手,而該合約7月31日合計成交量爲2172062手(雙邊),上述3家期貨公司席位分別佔當天成交量的16.88%、9.63%和8.06%。彙總來看,前3名期貨公司席位成交佔比爲34.57%,前5名期貨公司席位成交佔比爲44.29%,前10名期貨公司席位成交佔比爲58.27%,而當日該合約持倉量僅爲507706手(雙邊)!

  “從上述數據來看,棕櫚油2009合約前10名期貨公司席位成交量佔比高達58.27%,意味着前10名之後的100多家期貨公司席位分享了剩餘的41.73%的成交量,而成交量基本反映了期貨公司的經紀收入水平。”老範給記者分析道,別的品種也基本上類似,而這些成交量較大的期貨公司席位基本都是一些程序化交易者,他們已經發展成爲國內期貨市場的中流砥柱。

  記者也注意到,爲控制日益氾濫的程序化高速短線交易,大商所於7月29日發佈通知,自7月31日夜盤起,調高棕櫚油期貨2009、2101、2105合約日內交易手續費。

  

  前天,小陳對記者說,他已經在上海安頓下來了,他去的那個地方叫張江,是上期所主撮合機房所在地。

  他選擇張江的原因是上期所的所在地上海期貨大廈已經鮮有炒單手,張江因距離上期所主撮合機房較近,再拉一根專用網絡線,可能在交易速度方面能夠快速便捷一點。

  小陳仍然選擇了炒單交易作爲自己的職業,與他做出不同抉擇的是他的另一位好朋友小董。

  小董在經歷了兩年的炒單短線交易之後,於今年6月份回到了內蒙古老家,他不願意再選擇期貨短線交易作爲謀生手段。

  “期貨市場程序化交易發展日益迅速,技術手段越來越先進,佔據的交易技術優勢日益明顯,人工短線交易已經完全被擊敗!”小董這樣對他的職業生涯進行了最後的分析定位。那天他喝了10瓶啤酒,言語間略帶迷茫!

  老範則告訴記者,近兩年程序化交易的發展已經擊敗了越來越多的炒單手,上海期貨大廈、大連期貨大廈和鄭州未來公寓的炒手羣體日益萎縮。大連期貨大廈的南華期貨大連營業部從34樓搬到了29樓,辦公面積從500餘平方米縮減爲100餘平方米;29樓的廣發期貨大連營業部交易時間靜悄悄,三五人散落於角落,而過去幾年該房間曾坐滿了30餘位交易員;銀河期貨、中信建投期貨等炒手聚集的營業部目前也已經是人去樓空,再不復往日繁華。

  記者注意到,與期貨公司營業部不斷縮減面積相對應的是,大連期貨大廈的辦公室越來越多地爲技術公司所承租,從這個態勢來看,期貨市場的程序化交易仍在快速發展中。

  

  老張是記者的一位朋友,他也是一位炒單手,面對近兩年的困境,他既沒有選擇離開,也沒有選擇放棄,年近不惑之年的他選擇觀望。

  “期貨短線交易已經完全被程序化交易控制,盤口下單的速度連眼睛都跟不上,人工炒單已經走向末路!”老張給記者定位市場形勢,因此目前只能多看少做,選擇觀望。市場波動率大的時候,就抽機會看準行情做一單;如果沒有機會,就選擇觀望。

  但更多的時候,記者卻發現,老張觀望的不是行情,而是酒瓶……

  曾經的炒單手老劉近段時間在忙着裝修房子,前天他剛和老張一起觀望了半宿酒瓶。

  “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離開這個市場。”老劉對記者說,目前比較迷茫,期貨交易技術的進步是歷史發展的趨勢,作爲不懂技術、不懂程序的一名炒手,能做的可能就是離開。

  遠在上海的小陳加入了當地的一家期貨公司營業部,跟他一起的還有數十位從上海期貨大廈搬過去的當地炒手,他們一起選擇了堅持。

  “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離開這個市場,等在上海交易一段時間看看,不行就退出!”小陳這樣對自己的職業生涯進行規劃。過一段時間,等大連疫情過去了,可能還會有一些人從大連來上海,目前來看,上海期貨市場相對來說還給炒手留了點生存空間!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