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探訪月餅市場:精裝“失寵”,“迷你”、散裝類更受歡迎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9月16日 00:05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探訪月餅市場:精裝“失寵”,“迷你”、散裝類更受歡迎

  來源:王晶/央廣網

  央廣網北京9月16日消息,臨近中秋,除了一直以來的口味之爭,在今年“厲行節約、反對浪費”的大環境下,月餅的“瘦身”運動和“輕裝”風格,也成爲商家營銷、朋友圈曬餅的熱點。近日,記者走訪北京多家商超發現,今年的不少月餅“衣着樸素”,有的月餅甚至“素面朝天”,從包裝到尺寸等各個環節,都體現着節約之風。

  不少業內專家表示,月餅包裝興起簡約環保風將是大勢所趨,而更值得關注的,限制月餅過度包裝,2020年這個中秋,會不會成爲最佳契機?

北京市豐臺區某商超內,“迷你”月餅受年輕人追捧(央廣網記者 王晶 攝)

  走訪:“大塊頭”月餅變“迷你”,“素顏”包裝受親睞

  中秋未到,“主角”早已提前登場。

  9月14日19時,正值不少白領下班節點,記者先是來到了北京市豐臺區六裏橋附近的永輝超市,入口處最醒目的位置已被月餅“霸佔”,不少散裝月餅和月餅小套裝也在搶佔“C位”,吸引不少顧客目光。“這種口味多,性價比高,家人吃得多。”還未等記者開口,銷售人員小李便熱情地介紹說道。

  隨後,當記者問及,現在哪一款月餅銷量最好時,小李毫不猶豫地指向了身後佔據更大面積的散裝月餅區。記者看到,樸素懷舊的老式月餅是主力,其中五仁、棗泥等傳統月餅仍在“唱主角”,“吃習慣了,更喜歡老式月餅,一個塑料袋或是一張油紙包,裝幾塊月餅散裝稱重就行。”前來購物的張大爺告訴記者:“只在乎味道,包裝越簡單越好。”

  而相較於散裝月餅區的熱鬧,不少商鋪的部分知名品牌的禮盒月餅區則略顯冷清,記者在北京市豐臺區某廣場超市內看到,20分鐘內,只有4位顧客駐足詢價。超市的導購員說:“傳統月餅一個120到150克,吃一個頂幾頓飯的熱量了,年輕人更中意小巧、口感多樣的月餅,一個吃下去也不會覺得膩。”

散裝月餅被擺在售賣區“C”位(央廣網記者 王晶 攝)

  北京老字號“義利”門店和“稻香村”門店銷售人員也表示,今年不少暢銷口味的月餅都以散裝形式出售,“散賣合適,年輕消費者特別多。”而除了實體店,不少線上平臺內花樣繁多的“小個頭”月餅也逐漸受熱捧。記者隨機在某電商平臺搜索“月餅”,前5位銷量最高的店鋪,售賣的均是各式精緻的“迷你”月餅。

  而除了體積,在包裝上,也變化不少,即使是盒裝月餅,也都採用了儘可能簡潔的包裝。在北京西城區一家商超內,記者隨手拿起了一包月餅,在長方形的紙袋子中,見到五個月餅摞在一起,沒有任何繁瑣的包裝,一旁的售貨員說道:“這樣一來,減少了廠家成本,月餅也能便宜不少。”

  而備受外界關注的禮盒大多數價格也較親民,價格從四十多元到兩百多元不等。近日,中國焙烤食品糖製品工業協會新發布的《2020年全國月餅行業發展趨勢報告》也提出,“今年月餅包裝形式將呈現簡約、環保及富有文化內涵的特色”。

  南京一家酒店餐飲經理人告訴記者,現在倡導節儉風,不少酒店的月餅包裝,使用的都是可回收再利用紙盒,用過後還能變成收納盒,循環使用。

今年稻香村流行的“簡裝”老月餅(央廣網記者 王晶 攝)

  觀察:限制月餅過度包裝,市場選擇或更見效

  實際上,眼下類似這種迷你化、散裝的月餅受熱捧,絕非“跟風”。

  “這是由市場決定的。“接受記者採訪時,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坦言,從2016年開始,“迷你裝”佔據月餅市場的份額就越來越大,不斷促進產業升級、迭代,他認爲,這是消費端不斷倒逼產業端進行改革創新的一個有力結果。

  朱丹蓬覺得,現在產業端考慮更多的,就是要不斷滿足消費者的核心需求,這才是關鍵,“這是一個非常積極的信號。”社會科學院發展社會學研究室主任鄒宇春贊同朱丹蓬所言,極簡包裝是大勢所趨,迷你化、散裝的月餅很值得推崇。

  究其原因,鄒宇春談到:“月餅的本質是食品,在確保月餅質量的前提下,購買樸實包裝的月餅,更能顯示與家人、與朋友共享共品月餅的親切感、樸實感,沒有客套、沒有人情世故。同時簡化包裝後的月餅,消費者不必爲無法食用的包裝買單,也不必爲了事後處理華麗,卻無甚價值的包裝而浪費時間精力。

  但同時她也表示,今年的“月餅過度包裝現象”雖會有所緩解,但尚不會達到顯著改善的程度。對於過度包裝,不少行業標準過於寬鬆。如今,在某電商平臺上,記者仍可查詢到很多專門銷售月餅包裝盒的店鋪。一位店主透露,幾十元的普通月餅裝進精裝禮盒,就能賣300元至500元不等,利潤空間很大。

  而過度包裝除了拉高月餅價格,造成的浪費,更是與生態文明理念相悖。眼下,月餅快遞業務進入高峯期,快遞員小李直言:“確認取件後,不少用戶把一堆紙盒、紙板交給我,讓我幫忙帶到樓下垃圾桶。”他覺得,這樣的包裝很浪費,幾塊巴掌大的月餅,裝在一個裏外幾層的大禮盒裏。

  發生在我們身邊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國內月餅行業已進入了‘瘦身’新時代,但距行業的標準還很遠。”中關村綠創聯盟主任委員曲睿晶說,社會上一直都在呼籲給月餅包裝“減負”,2010年開始實施《限制商品過度包裝要求食品和化妝品》,規定包括初始包裝之外的所有包裝成本總和不得超過商品銷售價格的20%等,但仍存在執行不到位的情況,“今年則有望改善。”

  記者注意到,新《中華人民共和國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已經於2020年9月1日起施行,對包裝物污染防治設立專章,其中具體規定: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市場監督管理部門和有關部門應當按照各自職責,加強對過度包裝的監督管理。曲睿晶頗爲期待這一條例的逐步落地:“這就是國家在鼓勵和引導消費者,使用綠色包裝和減量包裝。”

  中國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學研究會副祕書長陳音江覺得,在全社會營造浪費可恥、節約光榮的氛圍下,月餅包裝浪費問題必定將得到改善,但具體改善到什麼程度,還要拭目以待。而對企業和政府而言,順應市場需求的選擇,往往更見效。

不少商超內,一些高價禮盒月餅仍在售賣(央廣網記者 王晶 攝)

  呼籲:治理商品過度包裝,緊盯中秋月餅還不夠

  想讓月餅回歸傳統食品的消費屬性,和承載中秋意蘊的文化屬性,是不少業內人士的呼籲,而至於選擇何種包裝,消費者也自會均衡其得失。但如何根治,曲睿晶直言,月餅過度包裝,作爲商品過度包裝的典型縮影,與實施垃圾分類、推進垃圾源頭減量,不能僅囿於中秋的“季節活”。

  “這一問題在外賣、快遞等服務行業也相當突出。”陳音江也談到,“商品包裝+快遞包裝”的粗放模式,讓包裝垃圾量迅猛增長,隨之而來的則是資源浪費和處理難題。“而假設有廠商主動削減包裝,但市場裏的監管卻沒跟上,那麼最終受傷的,還是那些守規矩的人。”陳音江認爲,要解決過度包裝,需要在監管、處罰方面有法可依,並從宣傳環保意識和加強處罰兩方面同時入手。

  鄒宇春的建議更爲具體,比如嘗試改變物流公司配送系統。“每個小區附近都有食品便利店,我注意到它們的食品配送用的是防壓食品箱,食品本身並沒有額外的快遞包裝。”因此,她提出,當寄送食品時,物流公司是否可以使用專用月餅食品箱,無需額外的紙箱、膠帶等,開通專門物流通道,在月餅盒子表面留下可撕走的無痕便籤以標記地址。

  鄒宇春分析到,這樣物流公司和快遞小哥的效率都提高了,而從構建節約資源、環保型社會的大趨勢來看,這是一種必然轉變,物流公司宜提早佈局。

  針對此方面,曲睿晶則建議,大部分月餅品牌相對集中發貨,可以考慮發展電子商務劵,收貨人通過連鎖品牌店就地就近提貨。對於一些具有特色的小品牌,適當考慮給予其與快遞公司及外賣合作平臺優惠政策,適度集中發貨、存儲、運送。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