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風電度電成本1毛路徑明晰 和煤電正面比拼拉開序幕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10月16日 19:37   北京新浪網

  文/劉麗麗

  可再生能源正在加速進入平價時代,不斷有企業提出更樂觀的目標。近日,遠景科技集團CEO張雷提出,到2023年,可將“三北”高風速地區風電度電成本降至0.1元/度,發電側儲能度電成本也可實現0.1元/度。

  如果這一預測成爲現實,就意味着可再生能源已經真正做到了低於燃煤發電標杆上網電價,從之前的用戶側平價上網轉變爲發電側平價上網,就算沒有補貼的加持,也可以在電力市場上和煤電進行直接競爭。

  度電成本0.1元/度到底是個理想的概念,還是真的能落到實處?實現這個目標需要什麼技術和路徑支撐?其可行性又有多少呢?

  條件是“兩個30%”

  遠景能源高級副總裁田慶軍在2020北京國際風能大會期間,詳細解讀了實現風電度電成本0.1元/度的路徑。他首先對2023年實現這個目標表示了信心,“這是非常有使命感和挑戰性的目標,也是基於數據嚴密推導出來的。0.1元/度可以實現,當然也有一定的邊界條件。”

  田慶軍表示,首先不能棄風限電,否則就不可能達到0.1元/度。0.1元/度對風機提出了很多挑戰。“第一,發電效率需要提升,風機的發電量要比目前多出30%,這一點遠景對自己的風機很有信心,通過技術創新完全可以實現;第二,風機質量要足夠好,要做到20年後還能正常發電;第三,運維成本要足夠低,早些年的風機由於質量問題十年後的運維成本非常高,這也是影響度電成本的關鍵因素之一;第四,開發商對風電場建設成本提出很高要求,要在現有建設成本基礎上下降30%。”

  他認爲,現有EPC造價包含了很多非技術成分,但這些不能代表風電的度電成本。“開發商要精打細算地做,如果再像以前一樣粗狂式開發肯定不行,要集約,減少用人成本、土地成本、非技術成本,把風電場做成標準化產品,成本做到最優。”

  “當然還有很重要的一點,風資源的條件要滿足,所以2023年實現0.1元/度針對的是三北高風速地區。最後,貸款利率和年限需要得到有效控制。融資成本在度電成本里面仍然是前四大要素之一。”田慶軍表示,在貸款利率和年限上,需要跟國際接軌,就可以更有效地降低開發商成本。

  他認爲,滿足了這些條件,0.1元/度是可以實現的。“目標和可期望值在這裏,這個過程需要全行業付出努力,包括上下游企業。”

  田慶軍表示:“上下游企業中,開發商要在實現0.1元/度中發揮自己的作用。即便整機商把風機的發電量提上去了,如果風電場不經濟,也沒辦法做到0.1元/度。同時,也需要下游供應商及合作伙伴,包括金融行業客戶共同支持。如果國家進一步減免製造業稅收,風機成本就可以進一步下降,就意味着度電成本也可以下降。”

  他還提出,風電的供應鏈、大部件廠家要實現本地化,目前風機主軸承很大程度依賴於進口,價格可議價空間很小。“如果將來逐漸本地化,在中國本地生產、質量過關,也意味着成本下降。”

  “三北”仍是主場

  據田慶軍介紹,現在內蒙風電的發電小時數達到3500小時已經可以實現,只要不棄風限電,在此基礎上提升30%發電量沒有問題。“現在遠景的新風機,葉輪直徑已經從156米升級到161米,明年更大葉片的風機也會發布。隨着材料進步,葉片會越來越輕。原來的葉片重,對風機載荷壓力太大。如果碳纖維等新材料實現全面使用,就可以把葉片重量減輕一半。如果能夠實現更大的葉片,就可以提升風機的每千瓦發電小時數。”

  他強調,0.1元/度的目標不是憑空造出來的。“兩個30%,一是發電量在現有地區提升30%,二是造價降低30%,現在內蒙古等開發條件比較好的地區都已經做到6000元/千瓦左右,未來開發成本還可以再降低30%。風機單位千瓦價格現在已到3000元左右,未來隨着風機大型化完全有可能繼續降低。所以高風速地區等風資源好的、建設條件好的地方,做大兆瓦可以有效降低風電投資成本、風機成本及建設成本。”

  田慶軍認爲,這些條件其實大都並不苛刻。“唯一邊界條件嚴格一點的,就是對風資源提出一定要求,就當下的技術而言,在6米/秒以下風資源的地區達到0.1元/度的難度確實太大了。但6米/秒以下風資源大部分集中在中東南部低風速區域,也不用追求0.1元/度,這些地區可以就近消納,只要在當地就近消納時有競爭力就可以了。”

  關於爲什麼要追求度電成本0.1元/度,他認爲,主要是在“三北”地區要與傳統火電競爭。“‘三北’地區的傳統火電成本是0.2元-0.3元,而且還有長距離輸送成本和一定的儲能成本,所以必須設定更高的目標。”

  田慶軍表示,要因地制宜,在不同區域要設定不同度電成本目標。“要實現年均5000萬千瓦新增風電裝機的目標,就需要超低度電成本的強力支撐。”

  海上風電還需要時間

  “如果海上風電實現平價,那中國風電就沒有障礙了。我們把海上風電比喻成風電的珠穆朗瑪峯,一旦登頂了珠穆朗瑪峯,再爬泰山就都不是事兒。”田慶軍這樣描述海上風電的難度。

  他表示:“如果說中國陸上風資源跟歐洲、拉美的風資源相比有點差距的話,那麼海上資源跟歐洲比就是巨大差距。至少中國在“三北”的陸上風資源,跟拉美和歐洲可以抗衡,我們有8、9米/秒的風資源,比如甘肅、新疆達阪城、內蒙等地。中東南部相對差一點,但是我們也能堅持。海上風電則比較難,當我們站在一個起跑線上的時候,資源成爲我們一個巨大包袱,需要負重前行。”

  他介紹,中國的海上風速從南到北平均是7.5米/秒左右。“風速好的地方,福建、粵東可能能有9米/秒左右,甚至局部地區有10米/秒,差的地方連7米/秒都不到。像遼寧的大連、山東半島南、江蘇的一部分地區,風資源爲6.9米/秒左右。”

  田慶軍還表示,中國的海況比歐洲要複雜得多。“中國的海牀,從南到北就像中國的陸上一樣,有平原、山地、有戈壁。江蘇海底就是大平原,福建、粵東風資源雖然好,但下面全是岩石,開發成本高。”

  基於以上的情況,他認爲中國未來海上風電可能會逐步實現平價,但不會一次性實現。“陸上風電在中國會大踏步進入平價時代,明年基本上80%地區都會進入平價,而海上風電還需要時間。”

  關於海上風電,他比較看好兩個區域。“江蘇會率先實現平價。江蘇的海底是大平原,離海岸線100公里水深也才只有30-50米。所以開發的BOP成本很低。而且江蘇風資源在中國屬於中等偏上。第二個可以實現平價的是粵東、福建的高風速區域,雖然建設成本比較高,但是基於風資源優勢可以建造大兆瓦、大容量的風機,提高發電小時數,降低單位千瓦度電成本。然後慢慢才會到廣西、粵西、浙江、山東甚至遼寧這一帶。”

  田慶軍認爲,保守估計可能要到2023年,會有一些示範性的海上風場接近平價,還要加上國家配套政策。“現在要解決的一個問題,就是隨着近海資源慢慢開發完,要到深遠海開發,比較大的投入成本就是海纜,隨着海纜的增加,單位千瓦的建設成本會提高。現在行業在跟電網溝通,希望電網把海上送出部分納入電價體系。這樣可以減少開發商建設成本,進而會減少度電成本。海纜在近海風電的建設成本中佔10-15%,如果遠海開發,這個成本是翻倍漲的。”

  對於海上風電,田慶軍認爲“十五五”期間會進入快速開發的階段。

  他還表示,海上風電需要因地制宜,不能一款風機打天下,風機要定製化。“要根據海況、風資源、當地的綜合情況定製適合的風機,從風機容量到葉片長度都需要定製。再往未來看,可能就是漂浮式風機。還可以輔助一些新的方式,比如風電制氫、海上牧場、海上鑽井、文旅等等產業結合,來有效降低度電成本。傳統完全靠電網的方式,未來較難走通。”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