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新京報刊評:左手慈善右手生意 水滴籌不能消費信任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12月02日 08:08   新京報

  原標題:左手慈善右手生意 水滴籌掃樓籌款不能消費信任

  一家之言

  水滴籌的當務之急,就是要着手建立相應的管理制度和規範,用制度來規範“線下籌款顧問”服務行爲,並且向社會公開,進行自我監督的同時接受社會監督。

  11月30日《臥底實拍醫院掃樓式籌款,審覈漏洞多》的報道在網絡上引發公衆關注後,水滴籌第一時間在官方微博進行了回應,並且表示自即刻起,線下服務團隊全面暫停服務,整頓徹查類似違規行爲等。

  在我國經濟快速發展的情況下,通過發展社會慈善事業進行三次收入分配調節,對於我國社會公平公正發展極爲重要。正是基於這一背景,水滴籌等互聯網衆籌平臺應運而生,實現了快速發展;也得益於這一平臺,社會個體之間有了更多的互助式救助,做到了同舟共濟。不過,在互聯網衆籌平臺發展過程中,公開透明以及行業管理的規範性、善款是否得到善用等一直飽受質疑。比如2019年5月出現德雲社相聲演員吳帥在水滴籌發起籌款100萬但網友爆料他在北京有兩套房、一輛車等財產的事件,對水滴籌的公信力和內部管理是否規範、善款是否監督等都出現了一定的質疑。

  這次水滴籌又暴露出“線下籌款顧問”的問題,比如招募籌款的“顧問”,名義上打着“志願者”的旗號幫助一些年紀偏大、互聯網使用水平較低的患者能夠快速使用水滴籌平臺自救,實則是通過“顧問”以鼓勵更多的患者到水滴籌進行“求助捐款”,爭取互聯網經濟時代的“流量”,以實現自身的“商業價值”,即將公益籌款的用戶轉化爲商業保險參與者,在商業保險中實現商業收益。

  實際上,水滴籌在推動慈善事業的同時,爭取商業利益,如果不傷害慈善本身則無可厚非,畢竟慈善也需要成本,特別是水滴籌不收費用的情況下,通過運營模式的創新爲平臺帶來一定的收益作爲運營成本,可以說一舉多得,也是長遠發展的必然選擇。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水滴籌成立“線下籌款顧問”是一個不錯的嘗試。如果運行得到規範管理,“線下籌款顧問”應實現以下好處:一是給患者講清楚水滴籌的籌款方式和規則等,讓真正有需求的患者能夠藉助平臺實現自救。二是進行現場監督,即通過“顧問”對患者家庭、財產以及病情、需要救助費用等情況的現場瞭解,有效避免一些詐捐行爲。三是在這一過程中,“顧問”講解和宣傳醫療商業保險的知識政策,讓有能力或者長期需要救助的患者參與商業醫療保險,無論是對患者還是我國醫療保障事業,都是利大於弊的。

  但是“線下籌款顧問”的服務行爲要有邊界,應分清主次,並且受到嚴格的監督,特別是在慈善和商業利益的權衡上,作爲一個公益性慈善平臺,要通過制度的規範和嚴格監督落實,讓“線下籌款顧問”回歸到公益本色,體現公益屬性,真正爲特定人羣服務,監督籌款者是否符合平臺的規定定位等。

  但是,當前在所謂內部的考覈機制下,比如評論指出的每單最高提成150元,月入過萬,末位淘汰等,在這些激勵和約束機制的作用下,爲了完成任務和爭取更多的“流量”,顧問以“志願者”的身份在醫院用“掃樓”的方式引導患者籌款,甚至一些“顧問”還故意曲解水滴籌的規則,比如宣稱在籌到錢之後,公司不會調查籌款去向等,進一步損害平臺公信力的同時,也給“線下籌款顧問”的名譽帶來極爲不利的影響。

  所以,水滴籌的當務之急,就是要着手建立相應的管理制度和規範,用制度來規範“線下籌款顧問”服務行爲,並且向社會公開,進行自我監督的同時接受社會監督。這個過程中,所制定的制度要確保“線下籌款顧問”的公益屬性,把慈善服務、監督審覈作爲第一位的責任和義務,而不能過度追求“流量”,讓商業利益侵蝕慈善事業,傷害公益根基。

  □木丁(財經評論人)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