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陰陽劇本”原罪在IP、明星爭番?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6月25日 09:00   新京報

  原標題:“陰陽劇本”原罪在IP、明星爭番?

  娛樂圈的稀奇事每天都在刷新網友的認知,日前吳亦凡、楊紫主演的古裝劇《青簪行》繼粉絲大型“撕番”之後,又上演了“陰陽劇本”的第二輪較量。有粉絲直指男、女主角拿了不一樣的劇本,最後該劇會分爲《青簪行》和《天河興》兩部。新京報就此事求證《青簪行》的出品方,但截至發稿尚未得到明確回覆。究竟什麼是“陰陽劇本”?這類現象出現的原因是什麼?新京報走訪業內人士,不少人坦言“沒遇到過,也沒聽說過”,但並不否認市場確實存在一定程度違背創作規律的“暗箱操作”。

  “陰陽劇本”四年前就存在

  所謂“陰陽劇本”,即兩位主角分別拿到不同的劇本。以《青簪行》舉例,有網友爆料稱《青簪行》的男、女主演分別在兩個不同的組拍攝,女主角不知道自己在另一個組有多少戲份。此外,現場場次單也疑似被曝光,網友指出大量女主的高光戲份轉移給了男主,並稱這部原本看似“大女主”的小說,未來會剪輯成大女主的《青簪行》和大男主的《天河興》兩部劇。

  “陰陽劇本”的說法並非由《青簪行》而來。早在2016年,電影《夏有喬木雅望天堂》首次將“陰陽劇本”的操作公之於衆。據悉根據片場流出的拍攝照,這部電影原名爲《雅望天堂》,由韓庚飾演男一唐小天。但最終在成片中,韓庚的戲份不如吳亦凡的多,韓庚甚至沒有參與任何影片的宣傳。事後韓庚工作室發聲明指出遭遇“陰陽劇本”,“直到韓庚的戲份殺青近一年,我們意外從當時接手的電影公司得知,電影有不同的兩版劇本。”

  類似的欺騙事件不僅發生在演員身上。2018年,曾寫過《花千骨》的編劇饒俊,控訴電視劇《月上重火》劇組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將劇本修改成了與原著以及自己提供的劇本完全不一樣的版本。他表示自己拒絕了署名,並退出該劇的編劇和投資,“哪怕新版劇本完全按照小說來,我也就認了,關鍵是,跟我的劇本和小說,除了部分人名一樣之外,再無任何關係。”

  “操作很難,基本沒見過”

  坊間傳聞的“陰陽劇本”是否是常見的市場操作?新京報走訪多位導演、製片人、編劇,得到的答案均是“我沒有遇到過”,“還真沒聽說過”。業內人士T先生認爲,“陰陽劇本”操作起來的可能性很小,“如果熟悉生產機制就知道,不可能兩個演員同時拿到不一樣的劇本。不然每天兩人一起拍戲的時候,一個人拍第三集第十場,另一個人拍第五集第六場,不就露餡了。你很難瞞住雙方。”T先生直言,至少他從業多年,經歷了十多個劇組,從沒見過也沒聽說過類似的事。

  業內人士A先生也從沒經歷過,但表示“能想象到”。在他看來,如今很多作品都意向邀請某些演員出演,尤其是需要流量的作品。而在邀約的時候,每個演員都希望劇本對其戲份更突出,所以有可能劇方臨時將劇本改成大男主或大女主,“等演員都敲定之後再改回去,這相當於是欺詐行爲,劇方和演員都有可能受傷。”

  主角帶編劇“魔改”是常事

  雖然“陰陽劇本”並不常見,但在新京報的走訪中,“魔改”卻成爲業內人士口中的“常事”。所謂魔改,即違背創作規律,將原劇本的內容私自進行修改,導致劇情、角色喪失邏輯性。

  T先生曾聽聞某部劇男女主演分別帶着各自的編劇修改劇本,讓導演、編劇現場驚呆。T先生稱,當時這兩位主演都是咖位很大的實力演員,現場拿到劇本後,就分別讓自己的編劇“加戲”、“改戲”,結果第二天拍攝時,現場出現了三個不同版本的劇本。小心翼翼維護演員的劇方,只能在兩座大山的夾縫中生存。“當然,前提是兩個演員咖位對等。如果一個是大咖,一個沒那麼強勢,可能就是一個改了,另一個不敢改。”

  編劇S也經歷過劇本被“一通亂改”。例如某個主角不想跟某個配角有太多對手戲,或者不希望有吻戲等,就會讓自己的編劇現場刪改。S表示,這類現象基本都出現在流量劇裏,而此類作品往往播出後也是差評如潮,“但這些人只在乎自己的戲份。萬一男女主演都是流量,都要改,我聽說爲了這個吵架也挺多的。不知道他們是蠢,還是真的不在乎口碑。”

  “唯流量”影響作品口碑

  無論是外界多加揣測的“陰陽劇本”,還是主角有權違背創作規律修改劇本,歸根結底,仍是市場依仗流量形成的弊病。“所謂陰陽劇本在IP劇出現之前非常罕見,據我所知是沒有的,因爲根本沒有這個必要。”編劇J表示完全不敢想象,市場會出現這樣違背創作規律,違背職業道德,甚至抹黑行業的操作。他將此類行爲歸結於IP劇派生出的現象,也是偶像、粉絲“爭番”導致的惡果。J表示,以往所有演員對於番位排名都很在意,但彼時更多是根據戲份多少來排,戲份多便靠前,且只要談好合約,甲乙雙方按合約行事即可。但IP劇風靡,令流量成爲決定一切的因素。飯圈文化導致的番位之爭,也已經超出了合同可約束的法律範疇,“輿論場的口水戰,導致出現因爲番位違約或者利用合約中的模糊地帶打擦邊球的情況。現在甚至都不熱衷於通過給自己加戲爭排名了,反而更熱衷爭番位本身。”

  而隨着“限酬令”的頒佈,市場以“內容爲王”作爲新走向,大多數劇方不再只靠流量吃飯。此外,番位之爭、魔改劇本也已經從影視圈層面,輻射至普通觀衆。不少路人表示,男女主角“撕番”會令他們在心裏提前拒絕這部作品。“製片方和演員都需要有一個健康的心態。”業內人士A坦言,劇方在選演員時,不應一味因市場喜歡小鮮肉,或輿論偏向流量而定,甚至以此修改創作;反之應當是以創作爲核心,去選擇合適的演員,“演員也應當認識到,什麼樣的內容才能夠給自己加分。不是戲多、戲份重,就可以的。”

  T先生表示,演員在劇組改劇本不是不可以,但基礎是建立在與導演、編劇的良性溝通之下,雙方能夠確立同一個美學標準,且最終目的是希望這部劇能更精彩。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