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留學服務機構猛增背後:家長需求增多 部分機構跑路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11月08日 13:21   中國經營報

  留學服務機構猛增背後:家長需求增多 行業痛點仍存

  本報記者/李向磊/北京報道

  “我們從今年七八月份就開始重點準備了,因爲申請的美國的大學截止時間在明年的1月份。”正在準備爲孩子申請美國一所名校的家長林女士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提前準備了之後,如果順利被錄取,剛好過完年去上學。

  林女士表示,當前正是留學申請的黃金時段,各大留學服務機構紛紛舉辦留學展會。記者注意到,2019年是留學服務機構資質審批取消的第三年,大量留學服務機構如雨後春筍般涌現。天眼查數據顯示,2017年以來,經營範圍中含“出國留學中介服務”的企業數量猛增。

  多位教育行業人士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留學服務機構數量快速增長的背後是學生和家長持續增長的出國留學需求。“家庭經濟收入持續提升是留學市場不斷升溫的根本原因,此外海外好的大學更多,學生和家長有更多選擇的空間。”建業教育集團CMO吳崢對記者表示。

  不過,在留學服務機構數量快速增長的同時,捆綁銷售、攜款跑路等留學服務機構負面事件層出不窮,成爲教育市場問題高發區域之一。

  留學市場玩家猛增

  “在線預約可以享受簽到特權、講座特權、語言測試優先權……”啓德教育自9月下旬開始,爲期近兩個月的國際教育展正輪流在全國31個城市舉行。

  事實上,在當前留學申請的黃金時段,除了啓德教育外,新東方前途出國、啄木鳥教育等各大留學服務機構也紛紛舉行類似活動吸引學生和家長。比如新東方出國留學推出“美國本科·2019召集令”以及面向有意向去英國留學學生的巡回面試會“UK TOUR”。

  “我們家孩子學習成績還可以,送孩子出國留學是原本就計劃好的,更多是想讓孩子開闊一下視野。”家長劉女士表示,國內高考競爭激烈,優質大學尤其如此,相對而言,國外大學申請相對容易,且可選擇的範圍更大。

  留學人員數量的不斷增加,促進了留學市場的蓬勃發展,並涌現出越來越多的留學服務機構。記者在天眼查以“出國留學服務中介”爲關鍵字進行搜索,相關企業數量超過10萬家,其中,成立2年及以內的留學服務機構數量約爲7萬家。

  同時,記者注意到,與新東方出國留學等行業巨頭不同,在衆多新成立的出國留學服務中介中,小微企業佔比較多。天眼查數據顯示,成立2年及以內的,註冊資本200萬元以內的出國留學服務中介數量約爲4.7萬家。

  在吳崢看來,出國留學服務中介數量快速增加的根本原因是老百姓收入提高了,能夠擔負起出國留學的費用。他表示,部分中產階層家庭的孩子難以考進國內好的大學,而國外不遜色國內頂尖大學的高校有很多,學生和家長相對有更多的選擇。此外,隨着國家倡導“一帶一路”,以及擴大對外開放,也需要具有國際視野的人才。

  “出國留學服務中介數量快速增加,與留學人數的增長有一定關係,因爲學生或家長從有留學期望到實現留學,這(中間)有一定差距。這個差距越小,留學機構存在的必要性就越小,反之,就增加了留學機構的市場空間。”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在接受記者採訪時也表達了類似看法,家庭經濟收入的增加是出國留學的基礎。學生和家長留學需求的增加,爲出國留學服務中介提供了市場空間。此外,留學服務機構管理政策的放開,也降低了行業准入門檻。

  記者注意到,2017年1月,國務院印發的《關於第三批取消中央指定地方實施行政許可事項的決定》中明確規定,取消留學中介資質審批。這意味着留學中介不用在當地教委進行資質審批,直接在工商註冊。此外,教育部公佈的數據顯示,2018年度我國出國留學人員總數爲66.21萬人,較2017年度增加5.37萬人,同比增長8.83%,連續五年呈現增長態勢。

  留學中介資格認定的取消,降低了行業准入門檻,拆除了傳統出國留學服務中介的賴以自豪的“護城河”,爲一些中小留學服務中介進入市場創造了機會。

  一位不願具名的留學行業資深從業者告訴記者,隨着行業門檻降低,出國留學服務可以以小工作室的形式開展業務。與規模較大的留學機構不同,這些留學工作室更加註重爲學生和家長提供更有針對性、個性化的服務。

  記者瞭解到,在一些中小出國留學服務機構從細分市場切割行業蛋糕的同時,留學行業老牌玩家依託體量優勢,延伸產業鏈,佈局留學前中後期一站式服務。例如,新東方在2018年末成立留學考試編輯部,構建留學考試領域的內容護城河,而啓德教育除了推出一站式留學服務之外,還針對低齡留學學生、申請美國名校研究生等不同層次學生推出針對性產品。

  “個人工作室模式的留學服務機構主要做細分市場,尤其是在三四線城市,也有部分家長有經濟實力送孩子出國留學。”吳崢說,但提供一站式服務,對留學服務機構的實力比較高,主要是一些大的留學服務機構,甚至有的留學服務機構還可以在學生畢業後幫助推薦工作。

  前景與痛點並存

  隨着出國留學人員總數的增長,留學市場規模也在不斷擴大。根據前瞻產業研究院發佈的《留學服務行業發展前景與投資分析報告》顯示,2016年整個留學市場規模超2500億元。智研諮詢發佈的數據顯示,2017~2020 年留學市場規模分別爲3700億元、4500億元、5500億元和 6600 億元。

  與前景向好,市場增長空間巨大,以及留學服務機構數量快速增長並行的還有存在於出國留學領域層出不窮的攜款跑路、捆綁銷售等層出不窮的負面事件。

  今年6月,國內首個在A股上市的留學品牌——太傻留學機構被曝捲款跑路。此前,太傻留學憑藉“專注留學服務17年”“成功率高達98%”“不滿意全額退款”等承諾,吸引了大量學生和家長與其簽訂留學服務合同,並支付費用。在太傻留學被曝深陷財務危機、捲款跑路之後,不少學生的留學計劃被迫中止,部分學生交費後還沒有開啓留學服務,公司就已經失聯。

  不僅如此,知名出國留學機構啓德留學、金吉列,以及好未來旗下順順留學等多家留學服務機構也被媒體曝出學員維權難的新聞。

  “一些留學機構的留學顧問爲了業績提成,在辦理學校申請時,會給家長們推薦返還佣金高的院校,而並不是那些更符合學生個性化條件的院校,留學顧問通過誘導式的說辭悄悄地更改家長和學生們的擇校意願。”上述留學行業資深從業人士告訴記者,有些時候,可能還會涉及到部分申請材料內容造假,憑空編撰申請資料。甚至如果申請者申請條件不夠,一些留學服務機構還會利用他人資料信息頂替。

  “80%導師擁有海外名校背景,爲您打造專屬留學方案;諮詢+培訓+留學一體化服務,讓您的留學無後顧之憂。”記者在某留學平臺上看到類似的宣傳語。不過,在鄭州一家大型留學機構工作多年的劉老師對記者表示,大多數留學宣傳的優勢是爲了吸引優秀生源報考,但更多是一些留學中介機構的宣傳噱頭。

  在北京志霖律師事務所副主任、中國政法大學知識產權研究中心研究員趙佔領看來,在與中介機構簽訂出國留學合同時一定要多提防“陷阱”條款,在前期問詢及報名繳費時注意保留好證據,以防後期發生問題,造成維權難。

  “出現無法入學或與報名時承諾不同等問題時,留學服務可能會把先前的口頭承諾都推翻,反悔稱合同中都沒寫。因此,學生和家長在報名時,對於任何存在疑慮的問題點都要白紙黑字落實在合同裏。確認合同內容及各項收費明細,在合同中明確退款條款,包括申請失敗未能獲得錄取通知書等意外情況後的退款明細。”趙佔領說。

  “學生和家長在選擇留學服務機構時,應該注重所選留學機構的專業能力,其次是相應業務的流程熟悉程度,以及有沒有獨特的海外留學資源,這幾個因素都決定孩子能否去到一個好的學校。”吳崢表示,除此之外,家長還應該注意到,國外大學都是寬進嚴出的培養模式,不要以爲申請上了大學就可以高枕無憂,如果孩子學習懈怠,也有可能出現畢不了業的情況。因此,在選擇品牌、口碑過硬的留學服務機構的同時,也應該在瞭解國外大學與國內大學培養模式上的差異,實現讓孩子出國留學的目的和價值。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