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龍源電力頭頂180億應收賬款“風電一哥”如何突圍?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11月08日 13:21   中國經營報

  頭頂180億應收賬款 “風電一哥”如何突圍?

  本報記者/王金龍/西安報道

  風電即將進入“平價上網”時代,下游風電場開發的競爭日趨激烈。

  龍源電力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龍源電力”,00916.HK)披露的數據顯示,2019年前三季度,龍源電力發電量與去年同期相比幾乎停滯不前。1~9月,龍源電力累計完成發電量約3659.72萬兆瓦時,同比增加0.38%。其中,風電增加0.88%,火電減少1.67%,其他可再生能源發電量增加1.41%。此外,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9月,龍源電力的風電發電量同比減少7.05%,火電發電量同比減少1.32%,其他可再生能源發電量同比減少48.99%。

  另一方面,龍源電力的應收賬款卻始終居高不下。2019年半年報披露的數據顯示,其應收賬款和應收票據逾180億元,超過當期的營業收入。

  對於如何解決應收賬款激增不下,以及如何應對風電行業退補等問題,《中國經營報》記者致電龍源電力,但未獲正式回應。不過,有受訪的龍源電力人士認爲,風電、光伏作爲清潔能源,未來必定佔據能源的主導地位。對於龍源電力未來發展看好。

  發電量增速放緩

  在2019年的三季報中,龍源電力前三季度純利下跌12.53%至35.11億元。1至9月,其發電量累計完成約3659.72萬兆瓦時,同比增加0.38%。其中,風電增加0.88%,火電減少1.67%,其他可再生能源發電量增加1.41%。

  “如果單看累計電量,龍源電力似乎是有所增長的,其實三季報與中期業績數據稍作比較,就會發現龍源電力的發電量有所下滑。”一位風電設備供應商向記者表示,龍源電力半年報顯示,其上半年發電量累計爲2629.06萬兆瓦,如與三季報數據比較之後,就會發現三季度發電量僅爲1030.66萬兆瓦,較上年同期的1062.6萬兆瓦時下滑3%。

  而且這種下滑趨勢似乎仍在延續。根據龍源電力2019年9月份發電量數據顯示,在風電業務方面,甘肅、河北、內蒙古、山西等多個省份的發電量較去年同期有所下滑。其中,發電量最大的內蒙古9月發電量較去年同期銳減37.64%,除此之外還有甘肅、河北、山西,發電量同比分別下滑38.45%、48.46%以及49.30%。

  另一方面,海南、浙江等省份的風力發電量同比雖有所上漲,不過整體而言,龍源電力9月份風電發電量是增少減多,整體同比減少7.05%。除此之外,火電發電量與可再生能源發電量也是同比減少,分別減少1.32%與48.99%。

  “無論是發電量還是市值,龍源電力目前都是最大的,之所以9月份風電發電量同比下滑,除了華北和東北風速降低影響了發電量之外,2018年相對於較大的基礎,也是同比下滑的一個因素。”一位龍源電力受訪人士認爲,衡量一個公司業績要看全面的財務數據分析,而不是以點概面,需要看一整年甚至多個財年的報表。對於龍源電力2019年的業績預期,該人士持看好態度。

  然而,隨着風電行業上市公司的財報出爐,龍源電力“風電一哥”的寶座似乎受到了挑戰。公開數據顯示,在2019年上半年,龍源電力營收爲140.38億元,裝機量爲2.11萬兆瓦,該數據遠遠超越了第二名的華能新能源,營收方面前者幾乎是後者的兩倍。然而,在淨利潤方面,華能新能源卻比龍源電力略勝一籌,達到了30.94億元。

  應收款飆升

  公開資料顯示,龍源電力成立於1993年,最早隸屬於國家能源部,後隨體制變遷輾轉從屬於電力部、國家電力公司,是國內最早開發風電的專業化公司。

  2002年,隨國家電力體制改革,龍源電力劃歸新成立的國電集團,承繼了原國家電力公司的風電資產,並確立了新能源的發展戰略。截至2018年,龍源電力控股裝機容量達到21044兆瓦,其中風電控股裝機容量達到18919兆瓦,爲全球最大風電運營商。

  即便已經成爲全球最大風電運營商,龍源電力仍在不斷地“擴圍”。擴張之下,龍源電力的財務壓力也不輕鬆,尤其是應收賬款呈不斷上升態勢。

  根據龍源電力的公告顯示,截至2019年上半年,公司總資產爲1528.98億元,比2018年底時的1465.04億元增加63.94億元,主要是應收賬款及應收票據等流動資產增加66.07億元以及物業、廠房、設備等非流動資產減少2.13億元;總負債938.59億元,比2018年底時的899.39億元增加39.20億元,主要是長期借款等非流動負債增加37.17億元,以及短期借款等流動負債增加1.03億元。

  另外,聯營公司的虧損也影響了龍源電力的業績。據中金公司指出,三季度,龍源電力的聯營公司國電聯合動力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聯合動力”)虧損6億元。按照龍源電力持股聯合動力30%的股份比例,受此影響,龍源電力虧損1.8億元。

  而去年同期,龍源電力從聯合動力處獲得淨利潤0.1億元。

  今年上半年,龍源電力的資金來源主要是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以及外部借款。現金及現金等價物爲20.47億元,與2018年底時的28.61億元相比,減少8.14億元。主要原因是增加風電項目投資和歸還部分借款,導致現金流有所下降。另外,其應收賬款和應收票據總數超過180億元,同比增長超過70%。

  對此,龍源電力方面認爲,總資產和總負債的增加也屬於可控範圍,並不影響公司的正常運營。但上半年現金流的大幅下降以及應收賬款和應收票據的大幅增加,爲下半年的業績帶來不確定性。

  “其實,在風電行業的應收賬款是反映風電企業營收情況的重要指標。”一位風電行業人士告訴記者,我國長期以來可再生能源補貼都存在巨大的缺口,補貼資金的發放不及時,在某種程度上,導致企業的應收賬款激增。

  以龍源電力爲例,2019年上半年,龍源電力的應收賬款和應收票據高達180.76億元,較2018年底增加75.34億元,增加額超過了當期淨利潤30.87億元的兩倍。而應收賬款中大部分是補貼。如今,可再生能源補貼拖欠問題已成行業痼疾,這筆應收賬款何時能夠收回仍是未知數。

  其實,在依靠補貼的風電行業,應收賬款居高不下的不僅僅是龍源電力一家。金風科技、華能新能源、大唐新能源在2019年上半年的應收賬款均超過了當期的營業收入。

  值得注意的是,風電、光伏平價上網已經是大勢所趨。在今年5月,國家能源局就曾發佈了《關於2019年風電、光伏發電項目建設有關事項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通知》對2019年度風電、光伏發電項目建設提出四項總體要求。其中就明確指出,積極推進平價上網項目建設。在組織電網企業論證並落實平價上網項目的電力送出和消納條件基礎上,優先推進平價上網項目建設,再開展需國家補貼的項目的競爭配置工作。

  另外,《通知》還要求,將上網電價作爲重要競爭條件,優先建設補貼強度低、退坡力度大的項目;並優先保障平價上網項目的電力送出和消納。

  “目前,在一些資源和開發條件較好的地區,陸上風電已不需要補貼。到2021年,我國陸上風電將全面實現平價上網,市場競爭力將顯著提升。”上述風電行業人士認爲,對於龍源電力來說,發電量趨緩或許並不可怕,如何保證沒有補貼的基礎下盈利或許才是關鍵所在。

  不過,作爲龍源電力的控股公司,國家能源集團對龍源電力充滿信心。“不管是剛剛卸任的喬保平,還是繼任者賈彥兵都對龍源電力充滿信心。”國家能源集團一位受訪者表示,2013年,喬保平剛剛上任龍源電力董事長的時候,龍源電力控股裝機容量僅爲現在的三分之一,歸屬股東淨利潤與全年風電發電量也只是現在的二分之一左右。彼時,龍源電力的風電控股裝機容量還處在世界第二位。僅過去6年,龍源電力就實現了歸屬股東淨利潤、全年風電發電量翻一番,控股裝機容量增加三分之二,長期穩居風電世界第一。

  該受訪者認爲,雖然風電的平價上網會對公司業績產生影響,但低碳經濟仍是大勢所趨,不管是龍源電力還是國家能源集團,都會根據國家能源戰略部署,緊緊把握新能源的發展方向。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