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氫能“風口”將至 未來產值或超10萬億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2月14日 14:08   中國經營報

  氫能“風口”將至 未來產值或超10萬億

  本報記者/李哲/北京報道

  日前,一則昔日全球首富比爾·蓋茨斥資5億英鎊購買氫能遊艇的傳聞,再次點燃了資本市場對氫能的熱情。

  事實上,在A股市場,已有多家上市公司在氫能方面有所佈局。有分析機構認爲,未來氫能源佔比預計會持續提升,隨着相關產業扶持政策的相繼落地、氫能的產業佈局會加速推進。

  “以前氫氣主要是作爲工業氣體來使用,現在更豐富的應用場景讓氫能產業被視作是一個沒有天花板的領域。”氫能領域業內人士向《中國經營報》記者說道。在業內人士看來,目前氫能行業正處於市場導入期,預計3~5年內將出現可以盈利的商業模式。

  沒有天花板的產業?

  2019年,中國原油對外依存度超過70%,天然氣對外依存度超過45%。事實上,中國的一次能源結構爲“富煤、缺油、少氣”。近年來,我國在不斷加大油氣勘探開發力度的同時,也在新能源領域加大投入。

  事實上,在業內人士看來,氫能將會成爲未來能源的終極形態。“在目前已知的所有能源中,最爲清潔的是氫能,氫氣使用過程只產生水,可以真正做到零排放、無污染,被視爲最具應用前景的能源之一,或成爲能源使用的終極形式。”業內人士說道。

  作爲二次能源,氫氣的來源非常豐富。記者瞭解到,氫不僅可以通過煤炭、石油、天然氣等化石能源重整、生物質熱裂解或微生物發酵等途徑製取,還可以來自焦化、氯鹼、鋼鐵、冶金等工業副產氣,也可以利用電解水製取,特別是與可再生髮電結合,不僅可以實現綠色清潔,更拓展了可再生能源的利用方式。

  在業內人士看來,氫能的應用領域是一個沒有天花板的產業。“氫能可以涵蓋包括汽車、化工、冶金、能源、電力、航天在內的多個領域,目前來看,氫能的主要應用場景是化工和冶金方面,但是未來隨着氫能應用的場景逐漸開發出來,氫能的市場將非常廣闊。”業內人士說道。

  記者瞭解到,據《中國氫能源及燃料電池產業白皮書》(以下簡稱:《白皮書》)預測,到2050年,氫能在中國的能源體系中佔比將達10%左右,其中氫氣需求量接近6000萬噸,年經濟產值超過10萬億元。

  事實上,2019年我國氫氣產量已經接近2000萬噸。但是,在這近2000萬噸的氫氣中,使用佔比最高的是工業用氣,而並非燃料。

  “現在園區裏面有幾家煤化工的企業,他們在煤焦化的過程中就會產生氫氣。煤焦氣中氫氣的含量超過40%,但是,這部分氫氣很多時候並不能物盡其用,而是被直接燃燒掉了。”濉溪縣濉蕪產業園管委會副主任王莉說道。

  “目前,總投資31.6億元的氫能產業園已在濉蕪產業園啓動建設,力爭用5~8年時間,打造一個集制氫、儲氫、加氫和燃料電池、摩托車、單兵電源、傳感器、空壓機、氫瓶等相關設備研發、生產爲一體的百億氫能產業集羣。現階段,我們計劃訂購100輛氫能汽車,並計劃在濉溪境內規劃三座加氫站,將濉溪的煤化工副產氫氣有效地利用起來。”王莉說道。

  儲運短板有待提高

  在由工業用氣到燃料的轉變過程中,氫能的應用面臨着諸多挑戰。

  目前,我國氫能產業鏈中,企業主要分佈在燃料電池及零部件、應用等環節,而在氫能儲運及加氫基礎設施方面的發展較爲薄弱。

  由於氫氣性能特殊,其在空氣中的體積濃度爲4.0%~75.6%時,遇火源就會爆炸。而汽油的爆炸極限則爲1.4%~7.6%。可見,氫氣的爆炸極限更爲寬泛。這也就導致儲運在氫氣應用上變得非常重要。

  記者瞭解到,目前,氫氣儲運包括氣態儲運、液態儲運和固態儲運三種。由於氫氣轉化成液態需要降溫至零下254攝氏度,這就無形中增加了液態儲氫的成本。因此,氣態儲氫是目前應用最爲廣泛的方式。但是,氣態儲氫同樣存在相應的弊端。由於氣態儲氫必須使用高壓鋼瓶,存在氫氣泄露與容器爆破等不安全因素。

  “目前,美國、日本等國家正在研發固態儲氫的方式來加大氫氣的應用場景。”業內人士說道。

  記者瞭解到,固態儲氫是通過物理或化學吸附的方式,將氫附着在金屬或非金屬表面,在特定的環境下,附着的氫會釋放,這樣就達到了儲存和運輸氫氣的目的。這樣的儲氫方式由於不需要高壓設備和隔熱容器,因此無爆炸危險,安全性好,此外,具有體積儲氫密度高、可獲得高純度氫、操作方便等優點。

  目前,包括洲際油氣(600759.SH)、安徽伯華氫能源等公司已經開始了在固態儲氫方面的嘗試。“我們研發的產品是通過稀土金屬製造合金的方式來提供儲氫場所。目前產品已經研發成功,我們開發了一套應用系統,並試驗性地設計了一款氫能摩托車產品,不久就可以上市。”安徽伯華氫能源總經理王廣華說道。

  記者瞭解到,洲際油氣的固態儲氫技術同樣處於產業化的前夕,而其設計的產品則將用於大型船舶運輸。“據我們所知,在法國已經有產品落地,但是銷量並不理想。而國內企業產品主要以試水爲主。”固態儲氫業內人士說道。

  事實上,由於固態儲氫技術目前大多處於產業化的前夕,加氫站、儲氫材料等配套產業還不健全,導致產品的應用受到了極大限制。“一方面是價格原因,這樣一款產品的售價是普通電動自行車的20倍左右。另一方面就是政策,目前國內氫燃料摩托車是沒有這樣一個產品品類的,上市手續就會比較複雜。”固態儲氫業內人士說道。

  此外,由於氫氣屬於危化品中的易燃氣體一類。依據相關規定,危化品運輸必須辦理“準運證”,按規定時間、規定路線運輸,禁止無關人員搭乘。這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氫氣作爲燃料的使用。

  仍處於產業前夕

  2019年,氫能在政府工作報告中被首次提及,氫能市場被迅速點燃。

  2019年上半年,中國氫能行業累計總投資已經超過1000億元,較2018年同期增長了17.6%。此外,全國各地也相繼出臺了相關的政策來推動氫能產業發展。2019年7月,長三角地區提出佈局氫能產業規劃。隨後,浙江省和江蘇省相繼發佈氫能發展規劃。

  其中,江蘇省在氫能電池汽車產業發展規劃中提出,到2025年形成氫能汽車綜合產業集羣,氫能汽車產量達到1萬輛以上,建設50多個加氫站。

  目前,我國已經初步形成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山東半島以及中部地區等產業集羣。截至2019年年底,全國在建和已建加氫站130多座,其中有61座在建。

  “目前在氫能方面美國市場是相對成熟的,日本也在氫能方面發力較早。在技術方面,我國和成熟國家還是有差距的。”業內人士說道。

  但中國也有着自身優勢。“我們在引進技術的時候,對方非常看重中國在技術孵化方面的廣闊市場。一項技術在中國,從實驗室到最終落地的時間可以比其他國家縮短兩到三倍。”一位氫能行業的企業負責人說道。

  “目前,我國氫能正處於市場導入期。從全球格局來看,2020年全球氫能市場將由市場導入期向快速發展期過渡。預計3~5年內將出現可以盈利的商業模式。”業內人士說道。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