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演員薪酬不得超製作成本40% 影視業抱團降成本 購片已降三至四成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5月22日 12:41   中國經營報

  演員薪酬不得超過製作成本40% 影視業抱團降成本 購片已降三至四成

  本報記者/馬秀嵐/張靖超/北京報道

  在疫情之下,降低成本、共克時艱成爲業界共識。

  5月19日,愛奇藝(NASDAQ: IQ)公佈了2020年第一季度財報。在財報發佈後的分析師電話會議上,愛奇藝CEO龔宇表示,2018年8月,三大視頻平臺和6家制作公司發佈聯合聲明來限制演員的天價片酬在內的內容成本。這起到了很大作用,當時限制演員片酬上限爲5000萬元,以前一線演員片酬最高可達1.5億元。而最近的行業聲明會進一步降低成本。

  在上個月,中國電視劇製作產業協會(以下簡稱“中制協”)和首都廣播電視節目製作業協會聯合發出倡議,提出電視劇、網絡劇製作成本應控制在每集400萬元以內、全體演員酬金不得超過製作成本的40%。到5月7日,三大視頻網站和正午陽光等六大製作公司緊隨其後發佈倡議,提出三大視頻網站與六大影視製作公司即日起對影視劇、綜藝節目生產的各環節成本體系、價格體系進行動態調整和價格管理。

  《中國經營報》記者瞭解到,相比之前,目前各大視頻平臺的劇集採購價格確實有所下降。電影評論家李星文在接受記者採訪時指出,目前製作成本、採購價格以及演員片酬都在下行通道中,因爲宏觀市場已經不支持,電視臺因爲廣告收益的進一步下降,導致購買力萎縮,而三大視頻網站也虧不起了或者不願意再繼續等待下去,所以一定要壓縮成本,早日獲得盈利,所以原先的價格體系一定不可持續了。

  降低成本

  在外界看來,視頻網站在過去的版權競爭中不斷推高了內容的價格。

  此前,言溪互娛聯合創始人司首聯曾向記者分析過去影視行業的各個工種片酬高漲,與視頻平臺高價採購內容是有關聯的。2016年是轉折點,視頻平臺度過了燒錢搶用戶的階段,此前視頻平臺通過較高的採購價格來鎖定頭部內容,從而獲取流量,實現用戶習慣的遷移。互聯網下半場人口紅利不再凸顯,2018年到2019年平臺開始削減成本,要將既有的用戶價值最大化。

  在2017年5月,IDG資本私享會上,龔宇說道,“對視頻網站的判斷就是寡頭壟斷,既要使勁地狠砸錢,但又要留下勁,不能拼完了以後,沒有喘氣的機會。因爲一旦失敗或者遭受大挫折,很可能就沒有翻身的機會了。”

  龔宇說愛奇藝在前幾年基本不買獨播劇,後來因行業競爭,開始買獨播劇。2013年底,分析那年的投資與回報,龔宇找到的窪地就是綜藝。綜藝節目最好的是湖南臺,2013年賣給每家視頻網站的綜藝打包價是600萬元,龔宇跟湖南臺相關負責人洽談,最後達成協議,2億元買下5個節目。從600萬元漲成了2億元的獨家價格,外界對此爭議不斷。“因爲我發現,就算我不拉上去,別人也會把價格拉上去,事後證明這個判斷是對的。”

  而現在,在行業下行階段,各方都在提出倡議,降低製作成本和限制演員片酬。

  自2017年以來,電視行業協會、製作公司以及相關主管部門先後多次發文,要求限制過高的演員片酬、合理控制製作成本。

  在上述三家視頻網站聯合六家制作公司提出的倡議中指出,鑑於當前全球的疫情和經濟形勢,可以預見由於收益的大幅下跌,所有生產要素的價格將持續走低,並在相當長的時期處於低迷期,影視行業將和所有行業一樣隨時承受着動態價格調整和收入預期不斷下調的壓力。

  曾在電視劇《人民的名義》中擔綱監製的中央軍委後勤保障部金盾影視中心主任李學政對本報記者指出,現在各個平臺都想集中有限財力去購買最好的劇集,一些二三流的劇集競爭力不如以前,在當前的市場環境下,精品劇更有市場。

  在接受記者採訪時,不斷有電話打進來,與李學政商討他們剛剛完成的一部劇集的購買事宜,李學政透露繼《人民的名義》之後,《人民的正義》也已製作完成。據李學政透露,《人民的正義》已賣給了湖南衛視和優酷。

  有分析人士認爲,就前兩年行業平均水平來說,S級劇集(視頻網站頭部劇集)採購成本爲每集1000萬至1500萬元(以50集來算,總成本爲5億至7.5億元),目前回落至800萬元以下(以50集來算,總成本在4億元以下)。

  而李學政向記者指出,目前S級劇集的價格到不了800萬元一集,基本在600萬元左右。

  某頭部電視劇製作公司的製片經理沈靜安(化名)也向記者證實了這一說法,他指出,視頻平臺的A級到S級之間的劇集,平臺採購價格基本在500萬到800萬元之間。

  在上述中制協發佈的倡議書中指出,目前各電視平臺、視頻網站平臺購片與自制片訂製價格已下降30%~40%。

  沈靜安介紹到,所謂的定級是有5級劇本,對應相應的演員陣容,在前期遞到平臺,平臺會進行審覈,進行初步定級,最後出片時再進行最終定級。

  他表示,一般視頻平臺中有些平臺會在S級之下設置A+級,有些平臺在S級之下直接是A級,然後是B級和C級。

  沈靜安同時強調,現在基本上C級已經沒有了,基本上是到B級,如果B級都不到,那平臺就可能不要了。

  在記者的採訪中,多位電視劇製作人士向記者表示,限制演員片酬是控制成本的重要一環,而其中一線演員的片酬尤其高。對於各方所提的主演片酬不超過5000萬元的提法,也有人認爲過於籠統,沒有規定明確的範圍,具體執行時有一定難度。

  影視導演宗海英向本報記者指出,原先演員的價格太高,導致製作方不得不壓縮製作成本。

  提倡劇集不超過40集

  在上述5月7日三大視頻聯合六大製作公司發佈的倡議中,提出反對內容“注水”,規範集數長度,鼓勵精品短劇集,根據《國家廣播電視總局關於進一步加強電視劇網絡劇創作生產管理有關工作的通知》精神,提倡影視劇拍攝製作不超過40集,鼓勵30集以內的短劇創作。

  近兩年來,短劇集一時被平臺頻繁提及,最近愛奇藝播出的《我是餘歡水》只有12集,卻收穫了不錯的播放效果。

  對此,沈靜安向記者表示,此前視頻平臺內部基本都已經設置了短劇集部門。記者瞭解到,5月19日,愛奇藝推出了聚焦懸疑類題材的“迷霧劇場”,宣稱對標美劇的精品化內容和全新的劇場運營模式。沈靜安向記者表示:“針對該劇場,愛奇藝目前收了好多個12集的劇集,購買的體量應該一般不會超過12集。”

  靈河文化CEO白一驄在第26屆北京電視節目交易會(2020·春季)線上論壇中指出,集數的問題他認爲屬於市場情況,而不是靠政策調控的事情。

  “做一個短的故事可能不容易‘灌水’,但是我們的現實情況是,如果我們不把集數拉長,有時候成本降不下來。過去演員價格非常高的時候,如果不把集數拉長,最後攤下來單集成本會非常高。如果現在演員的價格比例被限制住了,都不要太長的戲,演員拿的錢都差不多,這時候大家拼的就是內容了,這樣對於大家做內容更公平。這些政策能夠不斷地提醒、糾正我們,大家儘可能回歸到內容本身上來。”白一驄說道。

  鼓勵精品短劇集是爲了防止內容注水,但業界也擔心過於一刀切的做法會導致好的內容被限制。

  編劇汪海林指出,爲什麼這麼多注水劇還能暢通無阻地銷售並播出,他認爲是購銷機制上有問題。靠演員定價、定項目,只要有某些演員來出演,某些劇集一定可以賣出,製作公司爲了多賣錢,就多注水。不是靠劇作,不是靠內容去銷售。

  編劇王力扶也指出,長度應該不是問題,注水是問題。“最近幾年印度有一部特別火的劇,《摩訶婆羅多》,共267集,內容質量卻不錯,長度是專業技能問題,注水是專業態度問題,這兩個不能混到一塊去談的。”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