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仁恆置地進退之間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6月25日 10:33   中國經營報

  仁恆置地進退之間

  本報記者/方超/童海華/上海報道

  來自新加坡的仁恆置地,正在規模擴張的道路上急速前進。

  克而瑞數據顯示,前5個月,仁恆置地以178.5億元的全口徑金額位列第55位,此外,其還以41.9億元的新增土地價值位列行業第72位,而上述數據相比2019年同期,皆呈現大幅上升態勢。

  但在規模進階的同時,無論是在仁恆置地進入頗早的南京市場,還是近年來才進入的武漢市場,無證施工、房屋質量等問題,也讓仁恆置地一次次成爲外界關注對象。

  而對於企業今年有無設定銷售目標,仁恆置地相關負責人對《中國經營報》記者表示,“按照上市公司要求,我們不能對業績作預測”。

  規模焦慮

  “我們現在是在驗資階段,7月20日左右針對驗資客戶開放樣板房,大概8月初左右就開盤了”,日前,上海仁恆靜安世紀銷售處工作人員如此表示。

  而上述的仁恆靜安世紀,正是仁恆置地在2019年6月,以總價34.32億元摘得上海市靜安區市北高新技術服務業園區N070501單元18-03地塊,同區域內還有融創靜安映、華髮華潤靜安府等項目,前者在6月初開盤當日完成79%的去化。

  近日,記者走訪18-03地塊發現,售樓處已蓋到4層,旁邊的6號、10號住宅樓也已建到兩層多,現場工作人員介紹稱,上述兩幢樓後面的其他住宅樓,也處於差不多的建設狀態,而記者在此前的3月探訪時發現,18-03地塊“樁基部分還未完工”。

  仁恆靜安世紀項目的“加速”,正是仁恆置地提速前行的縮影。

  相關信息顯示,仁恆置地創始人爲早年移居新加坡的鐘聲堅,於1993年進駐中國,天眼查顯示,仁恆置地目前已在深圳、天津、南京、蘇州等10 多個城市落子。

  儘管如此,但此前以開發高端住宅爲主的仁恆置地,卻更像“起了個大早,趕了個晚集”,銷售業績相對於同期的其他企業來說,長期徘徊不前,相關信息顯示,其在2016~2018年的銷售收入分別爲256.64億元、256.38億元、248.88億元。

  但這一切似乎在2019年前後開始發生轉變,這一年,仁恆置地的銷售目標爲500億元,儘管彼時其相關負責人表示“內部也不大提多少目標”,且稱對此不好回覆,但仁恆置地最終仍然實現上述目標,克而瑞數據顯示,2019年仁恆置地以561.4億元的全口徑銷售金額位列第60位。

  “全集團銷售額突破500億元,創下仁恆歷史新高”,對於2019年的銷售業績,仁恆置地方面曾如此評價道。

  而在跨過500億關口之後,當下的仁恆置地似乎仍在謀求進一步發展。

  克而瑞數據顯示,前5月,仁恆置地以178.5億元的全口徑金額排在第55位,而2019年同期,仁恆置地的上述兩項數據分別爲118.6億元與位列第73位。

  值得注意的是,佈局已久的南京市場,或是仁恆置地業績“提速”的關鍵所在,中指研究院數據顯示,2020年1~5月,仁恆置地以76.67億元的銷售金額位列南京市場第2位,僅次於萬科,而2019年同期,仁恆置地甚至都不處於該排行榜前20位。

  除了銷售金額的“突飛猛進”外,仁恆置地還以41.9億元的新增土地價值位列克而瑞榜單第72位,而其2019年全年的新增土地價值也僅爲67.8億元,仁恆置地的“突圍”意圖引發市場關注。

  仁恆置地集團副總裁、仁恆上海公司總經理周軼羣也曾對媒體表示,今年不會縮減拿地計劃,“優質的開發商在土地儲備是持續增長,市場的熱度要不斷保持,不斷提供新的產品滿足客戶日益增長的需求”,並表示,“今年還會持續地拓展土地市場”。

  而仁恆置地相關負責人僅對記者表示,其自身“不涉及對外發布數據,或對數據作出評價”。

  行業人士則對此表示,在當前的房地產市場形勢下,“大魚吃大魚”都已不稀奇,規模大的房企在融資等層面優勢明顯,仁恆置地的發展反映了其對於規模的渴求。

  口碑危機

  除了在銷售規模的上升外,仁恆置地似乎也在產品類型上“下探”。

  “以前我們的樓盤都是大面積,這應該是我們做的最小的樓盤了,但是它的標準是最高的”,仁恆靜安世紀銷售處工作人員表示,該項目是仁恆在浦西做的第一個公園系產品,最小戶型爲106平方米的3室2廳2衛。

  不僅如此,相關信息顯示,南京城南賽虹橋仁恆G59、G60地塊“仁恆城市星光”項目,最小戶型僅74平方米,而仁恆在南京的其他項目入門戶型門檻,相比以往也有所降低,甚至有聲音稱此爲“‘平民化’仁恆開始搶佔剛需市場”。

  上海中原地產分析師盧文曦表示,仁恆置地等有時做小戶型,某種程度上,“也是沒辦法的辦法,因爲現在有的土地出讓合同裏邊就規定好了,小戶型產品必須達到多少比例”。

  除此之外,仁恆近年來的代建業務規模也快速增長,相關信息顯示,截至2019年底,仁恆置地的“代建合作項目增至7個”,而上述的南京仁恆城市星光也屬於代建項目。

  對於產品類型“下探”以及發展代建業務的原因等,記者此前曾致電致函仁恆置地相關負責人,但是未得到回覆信息。

  在銷售規模與產品類型的“一上一下”外,仁恆置地近期還因房屋質量、違規施工等問題,引發外界關注。

  近日,江蘇廣電總檯“我蘇特稿”以《南京仁恆600萬新房現6米裂縫 開發商:沒必要做第三方檢測》爲題報道稱,南京王女士“發現客廳的頂板上出現了一條長約6米的裂縫”,引發關於房屋可能存在安全隱患的擔憂,而開發商表示已出具維修方案,不能保證後期不開裂。

  無獨有偶,同樣是仁恆置地頗爲器重的南京市場,其仁恆麒麟G108地塊此前被當地媒體報道稱,涉嫌無證施工而被當地有關部門勒令停工,報道稱,仁恆該項目“明顯忽略了其中公告規劃、申領施工許可的步驟,有嚴重擾亂市場開發秩序的嫌疑”。

  值得注意的是,不單單是南京市場,近日,武漢仁恆公園世紀業主在網上投訴稱,該項目“捆綁軟裝包並設圈套撻定退房”,投訴顯示,仁恆存在“將簽訂的認購書集體上收,只給購房者開收據,並對各個時間節點沒有明確告知含糊其辭”“故意拖延時間節點,設局威逼購買軟裝包”等問題。

  而在人民網地方領導留言板上,早在2019年12月,就有消費者投訴稱,“武漢仁恆公園世紀變相強迫購買裝修包”,彼時,武漢江岸區人民政府回覆稱,“經江岸區房管局調查,開發企業在開盤前已按市房管局要求公示了相關信息,開發企業在開盤銷售時未強制要求購房人購買裝修升級包。”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將時間線拉長,主打品質地產的仁恆置地,此前早已遭到多地消費者投訴,如上海仁恆森蘭雅苑、南京仁恆江灣城等項目就曾因各種原因,陷入業主投訴維權風波之中。

  而鐘聲堅此前曾表示,“建築本身是有靈魂的,它不僅爲人遮風擋雨,還承載着人們的情感、記憶”,仁恆置地長期以來的企業宗旨則是“善待土地、用心造好房”。

  對於企業發展及如何平衡利潤與質量口碑等問題,記者此前致電致函仁恆置地相關負責人,但是截至發稿,仍未獲得回覆信息。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