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信託產品提前兌付“玄機”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6月25日 10:33   中國經營報

  信託產品提前兌付“玄機”

  本報記者/陳嘉玲/北京報道

  6月23日,《中國經營報》記者從金融人士處獲悉,近日雲南國資委發佈《關於省屬企業到期債務情況的報告》的批示,要求所有省屬國企必須牢記嚴控新增債務,並且所有高於6.5%利率的債務,特別是大於7%的必須“千方百計換掉,並嚴禁再有類似”。此前,江蘇多個地區亦曾發文要求城投公司壓降融資成本。

  與此對應的是,市場上多款兩年期的江蘇政信類信託產品,已於近期提前兌付。

  近期因TOT項目逾期深陷輿論風波的四川信託,其官網也顯示,部分信託產品提前兌付。

  記者注意到,今年以來,至少7只房地產信託產品被提前結束,涉及資金規模達4.95億元。

  多位業內人士分析指出,信託產品提前兌付的原因,主要是融資方置換更便宜的錢,或融資方爆出風險、信託公司“排雷”所致。

  受訪人士透露這背後的一些操作稱:比如,有的信託公司爲了爭奪業務,以優惠利率吸引融資方發新信託接續舊信託;有的信託公司則“移花接木”,以當前較低的收益率募集新一期資金,替代此前募集的高成本資金,從而獲得更大的利差。

  信託收益率創三年新低

  融資方用便宜資金置換高成本資金,是信託產品提前結束提前兌付的重要原因。

  近日,多個提前兌付的信託項目中,理財經理通知中也透露了這一信息。“融資方要求,每期滿一年就開始兌付”;“年前籤的協議收益高,現融資方拒絕提款,項目作罷”;“因融資方流動性充裕,目前暫停進款,已進款客戶將於近期提前兌付本金”……

  據本報記者不完全統計,6月份以來,十多家信託公司提前兌付未到期的產品,其中政信類和房地產類產品成爲“撤資”大戶。

  “融資方提前還款後再融資,融資成本可以降低300~400個Bp。再融資渠道包括地方債務置換、銀行貸款、企業債券等,也有部分融資方會通過新的信託置換更低成本資金。”某信託公司資深信託經理告訴記者,“這兩年發的高收益信託產品有可能會大面積提前兌付。”

  今年3月份以來,多個地區要求城投公司壓降融資成本。江蘇泰州、鹽城、常州要求縣級市(區)下屬企業融資成本不得超過8%,並制定成本8%以上融資清退工作方案。據媒體報道,蘇北某地市一區縣融資平臺3月份融資成本是9%,4月份降至8%,而6月份已降至7.4%。

  5月份,信託圈內又傳出某大型地產商大幅下調融資成本的消息。中部地區某信託公司房地產業務負責人向記者透露,其所在信託公司就有該地產的項目提前結束不再續做,“現在一些大型房企能通過銀行貸款或者公開市場發債拿到更便宜的錢。”

  比如公開發債的融資渠道,Wind數據顯示,截至6月20日,今年城投債共發行2570只,發行規模約爲2.1萬億元,較2019年同比增長24.31%。同時,房地產行業共發行392只債券,發行規模爲3472.39億元,同比增長11.14%,大型房企的公司債券利率區間爲3%~4.5%。

  “近期提前兌付的這幾個項目都是高收益的優質政信類。”投資人楊先生對記者分析表示,這些信託產品主要爲2年期,收益率超過8%,比如某信託寧波奉化項目收益率最高爲8.3%,某信託常州金壇項目收益率高達9.4%。

  據瞭解,今年以來,信託產品收益率持續下調。根據用益信託網最新統計數據,5月發行的集合信託產品平均收益率爲7.49%,而2018年和2019年全年發行的集合信託產品的平均預期收益率分別爲7.94%和8.16%,可見當前收益率已是近三年的新低。

  規避風險“排雷”

  “提前兌付未必是壞事。”近期踩雷四川信託TOT項目的一位投資者則表示。

  對於信託產品提前兌付的原因,用益信託研究院研究員喻智認爲,一是融資方提前結束項目,包括融資方資金充裕,避免融資集中到期風險,或者獲取更低成本資金等。二是部分信託公司提前結束,是項目出現風險問題時不得已的選擇。

  上述房地產信託業務負責人也告訴記者,項目提前結束還有其他可能,一是房地產銷售回款後陸續償還本金;二是信託公司出於項目風險考慮,提前結束項目,要求融資人提前還款。

  “融資方出現風險,包括公開市場債券違約、出現重大的負面輿情、股價大跌導致被凍結查封等情況,都可能會引發信託項目提前結束。”上述信託經理告訴記者。

  記者注意到,去年以來,由於交叉違約等風險,信託公司要求提前結束的信託產品增多。比如,近期三盛宏業出現負面輿情,其所持有的中昌數據(600242.SH)股票遭到法院查封,且被列爲失信被執行人,因此愛建信託依約書面宣佈貸款提前到期,並要求融資方提前還本付息。

  實際上,部分信託成立之初會事先約定交叉違約條款。比如,近期新發行一款房地產信託產品的風控措施有這樣的描述:“設置交叉違約條款,截至5月底某地產在我司存續項目4個。本項目違約均可觸發祥生地產與公司合作的其他項目或簽署的其他合同項下發生違約的條款。”

  上述房地產信託業務負責人還告訴記者,之前能操作土地前融業務的信託機構,可以接受土地後置抵押。但如果後續抵押不了,就會出現項目提前結束提前清算的情況。

  除了傳統的政信類和房地產類信託外,去年以來,消費金融信託產品也出現提前結束的情況。比如,今年1月初,光大信託“弘祿買買1-3號”因底層資金回流情況遠超預期提前兌付;2月底,西藏信託官網也披露“微塔斯3號集合資金信託計劃”因資金閒置率超過50%終止放款、提前進入攤還期。

  據南方某信託公司研究發展部負責人表示,疫情導致助貸機構部分消費場景的業務量銳減,加上市場上資金成本降低,信託公司可能會考慮收縮成本較高的資金體量,置換部分成本更低的資金。

  也有業內人士還指出:“可能是由於資產質量引發資金閒置率超過閾值。去年以來,消金行業的逾期率在直線上升。疫情使得消費信貸市場的逾期風險增加,風險甚至可能會向上遊的信託公司傳導。”

  多位受訪人士還提到,當前信託不良資產處置加速,此前得到延期的部分融資方可能會面臨更大的兌付壓力,繼而觸發其他項目的提前結束。

  信託公司“移花接木”

  部分城投平臺轉向新信託獲取低成本資金背後,還透露着同業之間的競爭。一位從事城投平臺業務的人士表示:“比如去年項目的收益率一般是8%~9%,現在市場上優質項目很少,有的信託公司爲了爭奪客戶,也會給出更優惠利率。”

  此外,上述資深信託經理透露,一些提前結束的信託產品,可能並非是被融資方置換,而是被信託公司“移花接木”。在融資方的融資價格不變的情況下,信託公司以當前較低的收益率募集新一期資金,用以替代此前募集的高成本資金,從而獲得更大的利差。

  不過,多位受訪人士對記者表示,這主要是通過資金池來做。現在監管非常嚴格,很少公司會這麼幹,資金池也不允許再投非標。

  置換成新的信託項目,成本並不低。前述房地產信託業務負責人向記者透露:“雖然融資利息有所降低,但是銷售費、評估費、保險費、公證費等都是要項目成立時一次性付清的。通常大部分信託公司都會收取頭息(記者注:業內行話,意指首次支付的利息),成立不到半年結束的項目至少要給半年的費用,滿半年按照實際用款天數計算。”

  此外,一些信託項目分期還本付息,比如投資人100萬元認購一個兩年期信託項目,半年期滿時拿回10萬元本金。上述信託經理告訴記者,中長期項目會通過設置分期還款,加強貸後管理,及時瞭解融資人的經營情況。但部分信託公司輕視投後管理,比如1億元貸款半年時還5萬元本金,根本起不到逐步壓縮風險敞口、避免集中到期風險的目的。

  之所以會有上述操作,主要是因爲,原銀監會2010年下發的《關於規範中長期貸款還款方式的通知》中要求,中長期貸款“實行分期償還,做到半年一次還本付息”。本報記者多方採訪瞭解到,“半年還本通常是形式上的,‘5萬’只是爲了合規”。

  在實際業務操作中,半年還本條款,明確標爲“貸款”的信託項目會設置,資產收益權、債權回購等融資類業務通常不設置;還本額度上,有機構稱“監管沒有硬性要求,有還款動作即可”,也有機構要求每半年償還貸款規模的10%。

  值得注意的是,開頭提到的四川信託提前兌付項目,部分並不滿半年。比如,川信·溫州多弗綠城翠湖裏集合資金信託計劃,於今年1月上旬成立,期限12個月,剛滿半年就提前終止,公告對此解釋爲“根據信託文件相關規定及信託計劃實際運行情況”。值得注意的是,上述7只房地產信託均是按期部分結束,比如“溫州多弗項目”提前結束的是第1、2、4、16期等共八期。

  在TOT項目逾期的同時,四川信託官網顯示,四川信託部分信託項目提前兌付,主要包括澤信優債1號集合資金信託計劃、儒辰臨沂項目集合資金信託計劃、中迪花熙樾集合資金信託計劃、天府27號集合資金信託計劃等。

  本報記者統計,今年6月份以來,至少7只房地產信託產品被提前結束,涉及資金規模達4.95億元。

  “項目的資金來源是什麼,會不會與近期的TOT資金池的處置有關?”有受訪人士指出:“部分提前結束確實有點奇怪。”

  對於房地產信託批量提前兌付,截至稿件刊發之時,四川信託方面暫未作出回應。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