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達安金控變身“吞金獸”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6月25日 10:34   中國經營報

  達安金控變身“吞金獸”

  本報記者/石健/北京報道

  近期,醫藥概念公司達安基因(002030.SZ)股價節節攀升。受市場影響,1月17日的股價爲11.19元/股,截至發稿前,6月23日爲27.41元/股,股價漲了244%,市值也翻了2.5倍。

  不過,與此形成對照的是,達安基因2019年年報顯示,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扣非淨利潤爲1182萬元,較上年減少74.73%。而拖累上市公司業績的正是其金融子公司達安金控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達安金控”)。

  達安基因2019年年報還顯示,2019年公司對達安金控及其子公司等計提信用減值達到2.38億元。收入佔比僅爲3.59%的金融業務,成爲上市公司營收和淨利潤波動的主要原因之一。

  《中國經營報》記者注意到,達安金控與達安基因的互動並不多。那麼,嚴重拖累上市公司業績後,達安金控未來將何去何從?

  拖累上市公司

  天眼查平臺顯示,達安金控成立於2015年12月,最初由達安基因100%控股。公司法定代表人兼董事長是張爲結,其同時還兼任金控旗下的小貸、融資租賃、商業保理等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2016年,達安基因“爲了完善達安金控股權結構”對其新增註冊資本8800萬元,共引進了四家新股東,包括廣州素位企業管理中心(有限合夥)(持股30%)、匯鼎資本管理有限公司(持股15%)、廣州君合同創資產管理有限公司(10%)以及平潭瞰川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持股5%)。

  對於成立達安金控的目的,達安基因曾經在增資公告中表述爲“加快開拓市場的發展步伐,實現成爲生物健康領域的專業金融服務商的目標”。

  不過,4年過去,達安金控非但沒有爲達安基因帶來收益,反而拖累其業績。達安基因2019年年報顯示,2019年,達安基因全年實現營業收入10.94億元,同比下降25.99%;歸母淨利潤9570.76萬元,同比減少5.78%。同期,達安金控營業收入爲1889萬元,淨利潤爲-2.08億元。

  對此,達安基因表示,2019年營業收入下降的原因之一是控股子公司達安金控的收入下降。淨利潤下降則是由於達安金控及其子公司計提信用減值損失相比去年同期增加。

  有投資人在互動易上向達安基因董祕提問,“達安金控鉅額虧損的原因是什麼?可持續性如何?”等。達安基因董祕的回答是:“達安金控2019年年度利潤減少的原因係爲其子公司,安鑫達商業保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安鑫達’)計提資產減值準備。”

  計提減值準備

  “2019年公司淨利潤不到1億元,而達安金控計提就高達2億元,公司是否已經有剝離這個‘吞金獸’的計劃?”就投資人的上述疑問,達安基因董祕回覆稱,“目前公司(達安金控)主營業務穩定發展。”

  根據達安金控官網,目前其共有四項主營業務,分別是商業保理、互聯網小貸、股權投資和融資租賃。

  達安融資租賃(廣州)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達安租賃”)成立於2016年,由達安金控與全資子公司香港安丞達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安丞達”)共同出資設立。達安租賃註冊資本爲3億元。其中,達安金控以自有資金2.25億元,佔註冊資本的 75%。安丞達以自有資金出資7500萬元,佔註冊資本的 25%。

  對於發起成立融資租賃公司,達安金控曾公開表示,能夠進一步鞏固與生物醫藥產業鏈上下游企業之間的聯繫,實現產業經營與資本經營的良性互動。但記者注意到,早在2018年3月,達安租賃曾經被廣州市工商局南沙分局因公示企業信息隱瞞真實情況、弄虛作假被列入經營異常企業名錄。

  同樣在2016年,達安金控成立了廣東安易達互聯網小額貸款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安易達小貸”),註冊資本爲1億元。其中,達安金控出資5100萬元,佔註冊資本的51%。記者在達安金控官網看到,目前安易達小貸有四項業務,分別爲安分期、安職貸、安抵貸和安企貸。今年6月初,廣州市企業轉貸服務中心成立轉貸機構,安易達小貸成爲首批加入該機構的公司之一。

  此外,達安金控2016年還設立了安鑫達,公司註冊資本爲7000萬元,由達安金控100%實控。根據達安基因2019年年報顯示,安鑫達2019年度尚有兩筆保理款未收回,合計5700萬元。記者注意到,安鑫達還有多筆訴訟,涉及合同糾紛及票據原因等。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安鑫達還曾捲入一家上市公司虛假經營案件之中。2018 年 4 月 19 日,安鑫達與*ST索菱及旗下公司遼寧索菱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遼寧索菱”)簽訂《公開型有追索權國內保理合同》。遼寧索菱與*ST索菱共同委託安鑫達將上述保理融資款直接支付給深圳市隆蕊塑膠電子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隆蕊塑膠”),且約定該款項用於公司向隆蕊採購貨物或服務。隆蕊塑膠將其持有*ST索菱開具的商業承兌匯票背書給安鑫達做質押擔保,由安鑫達向隆蕊塑膠發放保理融資款共計3000萬元。但由於*ST索菱未將該筆借款入賬且未及時披露,該事項遭到監管問詢。

  退出產業基金行列

  記者梳理髮現,近年來,達安基因引進多家資本公司,用來成立醫療相關的產業基金。2018年,達安金控也參與其中。

  2018年12月,達安基因公告稱,爲引進政府母基金,優化所管理的基金結構,充分發揮投資平臺作用,提升綜合競爭力,董事會審議通過《關於控股子公司及其全資子公司參與投資設立股權投資基金的議案》,同意達安金控與其全資子公司廣州趣道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趣道資管”),以及珠海橫琴新區恆投創業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恆投創投”)等多家機構共同發起設立廣州華藥恆達創富創業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以下簡稱“華藥恆達基金”)。

  該基金總規模爲8000萬元。其中,達安金控以自有資金出資1300萬元,佔總出資額的 16.25%;趣道資管以自有資金出資1700萬元,佔總出資額的21.25%。

  不過,發起基金僅不到一年,達安金控便抽身。

  2019年8月,達安基因發佈公告,該基金認繳情況發生一系列變更。公告顯示,達安金控退出,趣道資管的總認繳出資額由1700萬元調整至100萬元;恆投創投總認繳出資額由2000萬元調整爲2500萬元。同時,另有廣州市中小企業發展基金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加入該合夥企業。此外,該合夥企業的合夥期限由5年變更爲8年。

  對於達安金控爲何退出合夥企業,子公司趣道資管也將認繳資金驟降到100萬元等問題,達安基因只在公告中稱,對其財務及經營狀況不會產生不利影響,符合公司的長遠發展規劃,不存在損害公司及全體股東利益的情形。

  達安金控對於達安基因董事會通過的項目爲何突然退出?爲此,記者向達安金控發送採訪函,對於退出基金前後問題進行採訪,截至發稿,對方未就該問題進行回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