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信託“資金池”業務清理倒計時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6月25日 10:34   中國經營報

  信託“資金池”業務清理倒計時

  本報記者/樊紅敏/鄭利鵬/北京報道

  近期,四川信託TOT產品的集中逾期,再次將信託行業資金池業務置於輿論風口。

  《中國經營報》記者從業內獲悉,今年更早些時候,監管曾對包括四川信託在內的,至少5家資金池業務比較典型的信託公司進行了審查,其中,四川信託及另外一家南方信託公司的TOT 業務被監管叫停。

  在其背後,明令禁止資金池業務的資管新規,過渡期截止到2020年底,目前只剩半年時間。種種跡象顯示,監管對資金池業務的清理步伐仍然明確堅定。

  清整之下,信託行業將會有何種量級的資金池業務浮出水面,仍然引發業內關注。

  推進分步清理

  監管叫停TOT產品,自有其根源。

  某信託公司財富團隊管理層人士表示,監管早就要求停止資金池業務,TOT只是規避資金池的另一種方式。“資金池”等底層資產不明確的TOT產品有着規模大、價格低、運用靈活的優勢,但卻存在着資金運用壓力大、期限錯配、股東挪用、隱藏風險等隱患。

  關於TOT資金池的風險,該人士舉例介紹稱,100億元的資金池,原發行成本可能是7%,但後續被清理後改TOT發行,成本反而提升到9%。由於底層資產不良或資金被挪用,100億元的池子,沒有底層資產兌付縮減規模,那麼不到6年就要募集200億元資金來兌付前手。

  業內人士分析認爲,四川信託資金池業務中正是因爲包含了大量不良資產,除此之外,監管方面還發現其股東挪用資金等痕跡。公開報道顯示,6月17日,在四川信託TOT產品兌付問題協商溝通會上,四川銀保監局副處長周杉稱,TOT產品本身是不違規的,設計的初衷是信託公司運用組合投資能力爲客戶做好資產配置。但是現實中,存在個別的信託公司運用TOT產品逃避監管要求,變相進行欺騙投資者,隱蔽風險資產,不向投資者披露等問題,四川信託就存在這樣的違規行爲。

  另一家被叫停TOT 業務的南方信託公司,則被認爲利用資金池兌付風險項目跡象明顯。

  至於其他家被審查的信託公司,業內人士則提到,其資金池業務或規模在縮減、收益率在下降,或整體在可控範圍內,或風險較大,如何處置取決於監管下一步的態度。

  “大限”逼近

  事實上,資金池業務一直都是重點監管對象。

  近期銀保監會發布《信託公司資金信託管理暫行辦法(徵求意見稿)》,再次申明,信託公司應當做到每隻資金信託單獨設立、單獨管理、單獨建賬、單獨覈算、單獨清算,不得開展或者參與具有滾動發行、集合運作、分離定價特徵的資金池業務,不得將本公司管理的不同資金信託產品的信託財產進行交易。

  此前,2019年,銀保監會在“鞏固治亂象成果 促進合規建設”的工作要點中還要求,禁止新增非標資金池,或通過分期發行、開放式、多層嵌套等方式變相新增非標資金池業務等。2018年4月下發的“資管新規”要求,不得開展或者參與具有滾動發行、集合運作、分離定價特徵的資金池業務。

  按照資管新規的規定,該文件過渡期截止到2020年底。

  資深信託研究員曾靳分析認爲,資管新規對資金池業務的態度也很明確,2020年底的過渡期也只剩半年時間,另外,基於防範系統性金融風險的考慮,防止金融風險向其他金融行業甚至實體行業蔓延,監管機構對資金池業務的監管政策也必然越來越嚴格。

  “此前,監管也擔心觸雷後引發信託公司被擠兌,所以一直躊躇,導致這類產品越做越大,風險也越來越大。”前述信託公司財富團隊管理層人士坦言。

  據本報記者瞭解,去年底,監管層人士曾提到,制定信託公司資金池分步清理計劃,把握好節奏和力度,到2020年底前存量業務原則上逐步清理完畢。

  信託業風險資產規模6000億元

  清整之下,業界都在揣測浮出水面的資金池體量。

  此前,有業內人士統計稱:“從目前66家信託公司已發佈的年報來看,截至2019年底,主動管理型產品中其他投資類餘額共1.47萬億元,大多數信託公司會將資金池業務歸入到其他投資類項目中,所以這1.47萬億元估計有一大半是資金池業務。據此測算,目前信託公司資金池業務總規模接近萬億元,非常龐大。”

  曾靳亦提到,根據監管要求,項目大致分爲證券投資類、股權投資類、其他投資類、融資類、事務管理類等五類項目。由於資金池投向廣泛,不便於統一歸類到具體項目類別。實踐中,信託公司一般將資金池業務歸入其他投資類。

  前述監管層人士同時提到,截至2019年9月末,28家信託公司上報非標資金池餘額4798.15億元,其中投資非標資產佔比約六成。個別非標資金池底層資產期限錯配嚴重,資金接續已出現困難。個別非標資金池主要用於承接信託風險項目,底層資產質量加快劣變,清理難度不斷加大。

  某信託行業研究人士表示,現存資金池業務很多存在資管新規嚴禁的滾動發行、分離定價、底層資產不清晰等問題,存在較大的流動性風險和信用風險,整治資金池較爲困難。一方面,資金池規模龐大,一旦有負面輿情,容易引發流動性風險;另一方面,資金池內的不良資產較難處置。

  曾靳認爲,2020年底的過渡期即將到期,資金池業務的資金來源正在減少,原有的期限錯配模式可能難以按過往操作方式正常運轉,在兌付中可能產生一些問題。另外,隨着幾家信託公司資金池業務風險的暴露,以及近日監管要求壓縮同業通道、融資類信託規模,資金池募集資金變得更是難上加難。信託公司按往年慣例順利滾動發行、期限錯配變得更加困難,加速了資金池業務風險的暴露。

  關於資金池業務的風險,中信信託常務副總經理王道遠等在所編著的《信託的邏輯》中提到,在資金池風險暴露之前,發行主體往往還通過資金池來隱匿不良資產,使資金池信託成爲藏污納垢之地。

  信託業協會數據顯示,2020年一季度末,信託業資產風險率爲3.02%,較2019年末的2.67%,提升0.35個百分點;信託業風險項目數量爲1626個,風險資產規模爲6431.03億元。

  “按照資管新規,過渡期內必須整改完畢的話,那剩下的資金池業務風險還是很大的。”南方某信託公司研究人員稱。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