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ST湘電“包袱”難甩 逾10億元資產打折掛牌轉讓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6月25日 10:34   中國經營報

  *ST湘電“包袱”難甩 逾10億元資產打折掛牌轉讓

  本報實習記者/宋琪/記者/吳可仲/北京報道

  湘潭電機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ST湘電”,600416.SH)的“瘦身計劃”可謂一波三折。

  6月18日,*ST湘電發佈《2020年第二次臨時股東大會決議公告》。公告稱股東大會已通過了調整全資子公司湘電風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湘電風能”)100%股權轉讓掛牌價格的議案,即湘電風能確定在原掛牌底價10.27億元的基礎上下調10%,以9.24億元爲底價進行第二次掛牌。掛牌公告時間爲2020年6月1日至6月29日。

  實際上,自2月18日*ST湘電公佈此項“瘦身計劃”以來,市場上對於湘電風能接手方的猜測就從未間斷。然而,直到第一次掛牌到期,湘電風能仍未能徵集到合適的受讓方。

  *ST湘電證券部相關負責人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目前湘電風能的轉讓進展比較順利,公司也在依法合規走流程,但關於能否順利摘牌以及什麼時間摘牌的問題以公司公告爲準。”

  剝離虧損資產

  湘電風能被掛牌轉讓的背後,是如今已行至退市邊緣的*ST湘電。

  *ST湘電財報顯示,2018年,其淨利潤虧損19.12億元,同比下滑2201.10%;2019年,其淨利潤虧損規模雖相對收窄,但仍鉅虧15.79億元。如今,已經連續兩年虧損的*ST湘電已被實施退市風險警示,2020年成爲其業績扭虧的關鍵一年。

  然而,從目前來看,湘電風能似乎正是*ST湘電最大的“出血口”。“湘電風能的最主要問題還是這幾年虧損和質量漏洞。”某接近湘電股份的業內人士曾如此告訴記者。

  記者注意到,湘電風能近兩年來的業績與*ST湘電走向一致,同樣處於虧損狀態。根據*ST湘電公告,2018年,湘電風能淨利潤虧損13.24億元,佔*ST湘電當年虧損總額的69.25%;2019年,湘電風能繼續虧損9.38億元,佔比達到59.40%。

  其中,外購件質量問題的爆發是造成湘電風能損失的重要原因。2018年,湘電風能發生三包費用6.13億元,其中風電外購件質量損失達6億元;2019年,其再發生3.97億元風電外購件質量損失,其中東泰葉片質量問題產生的三包費用2.66億元,風機主軸承和變槳軸承質量問題產生的三包費用爲1.31億元。

  在此背景下,*ST湘電“壯士斷腕”,決定剝離此項虧損資產。其預掛牌轉讓全資子公司股權的公告中明確表示:“湘電風能長期大額虧損且短期內暫時難以止損,嚴重影響公司經營業績,轉讓公司所持湘電風能股權,有利於減少湘電風能對公司經營業績的不利影響。”

  值得注意的是,剝離虧損資產雖利於淨利潤扭虧,卻也使營收增長壓力陡增。從*ST湘電2020年一季報來看,報告期內,*ST湘電淨利潤虧損7192.56萬元,虧損規模同比縮小45.35%,但與此同時,其營收同比減少43.55%,僅實現8.51億元。

  對於營業收入減少的原因,*ST湘電方面表示,這主要是減少貿易板塊業務和水泵及配件板塊業務收入所致。2019年,國貿公司(*ST湘電全資子公司)發生的“貿易詐騙”事件使*ST湘電損失5.02億元,此後,*ST湘電停止了貿易業務。同年,*ST湘電將此前的虧損資產——長沙水泵廠有限公司70.66%股權通過湖南省聯合產權交易所成功轉讓。

  記者注意到,2019年度,*ST湘電水泵及配件、貿易、風力發電業務合計營收33.95億元,在總營收中佔比65.23%。其中,湘電風能實現營業收入15.40億元,分別佔風電業務收入和公司營業總收入的75.51%、29.58%。這意味着,若繼續剝離風電整機業務,*ST湘電營收增長或將持續承壓。

  “營收是一方面,但現在連年虧損的湘電風能對於上市公司來說是個負擔和風險,*ST湘電急需的是止虧。”上述業內人士如此表示。

  錯失市場機會

  儘管面臨被“拋棄”的命運,但湘電風能在*ST湘電中曾扮演着重要角色。

  “湘電風能永磁直驅風電機組的可靠性是得到了廣大用戶認可的,尤其是其主軸承及發電機構成的主傳動鏈的可靠性是業內最好的。(而且)湘電風能近兩年新增訂單勢頭良好,再加上新產品開發的速度加快,它是有盈利能力和業績增長空間的,經過一點挫折可能反而有利於今後的發展。”湘電風能內部人士葉樺(化名)在接受記者採訪時稱。

  事實上,成立於2006年6月的老牌整機制造企業湘電風能本就並非百無一是,它也曾有輝煌過往。

  根據中國風能協會統計數據,2012~2014年,湘電風能憑藉其穩定的新增裝機在風電整機企業排名中牢牢佔據第五位,其市場佔有率也一度達到7.63%。更重要的是,風電業務是當時*ST湘電業績主要支撐板塊,2012~2014年,風電板塊在*ST湘電總營收中佔比分別爲47.23%、55.78%和53.89%。

  然而,自2016年開始,湘電風能市場地位開始動搖。2016~2019年,其新增裝機排名從第7位跌至第9位,市場佔有率更是從原先的5.3%下滑至3%。

  “2016年對市場價格的誤判和此後對個別批次的零部件出現質量問題的處置遲緩是湘電風能業績下滑的主要原因。”葉樺告訴記者。

  彼時,經過2015年的搶裝,2016年市場需求一定程度上被透支,當年各大整機商爲搶佔市場打出了低價競爭的策略。“當時風機價格一度跌到2600元/千瓦,但當時湘電風能不太願意在這種情形下投標,使得我們錯失了不少機會,”葉樺稱,“通常2016年的訂單將在2017年下半年及2018年陸續交貨,但由於2016年沒有積累足夠的訂單使得接下來的兩年市場份額開始下滑。”

  更糟糕的是,“屋漏偏逢連夜雨”。“2016年,湘電風能的風機某個批次的部分零部件出現了質量問題。”葉樺告訴記者,“但類似的質量問題並不只發生在湘電風能的產品上,若按照已發生質量損失及潛在質量成本與歷年累計銷售總額之比來與業內同行橫向比較,湘電風能的質量損失及潛在質量成本可能是業內相對比例最低的企業之一。”

  據他分析,通常爲了規避產品質量成本短期內意外大幅增加對當期(年)利潤的影響,業內同行企業會通過設立“產品質量保證金”科目形成的“蓄水池效應”,調節其對企業利潤的衝擊,若此時企業的銷售規模同時擴大,這樣的“緩衝帶”效果就更明顯。

  記者翻閱其他風電整機商的年報發現,2019年,金風科技產品質量保證準備發生額爲15.25億元,明陽智能質量保證及售後服務費發生額爲2.70億元。

  “然而,湘電風能沒能設立起類似的緩衝帶,再加上後來裝機規模的下滑,質量問題導致的成本在短期內意外增加對於*ST湘電利潤的衝擊尤爲明顯。”葉樺告訴記者,“在這種情況下,湘電內部唱衰風電的聲音甚囂塵上,極大地影響了開發更大風輪直徑的新產品的熱情,而這又進一步導致2018年訂單量下滑。”

  “轉讓湘電風能股權,有利於湘電風能引入新的體制機制,激發經營活力。”談到股權轉讓的目的,*ST湘電曾有過這樣的表述。而未來,湘電風能能否“涅槃重生”,還等待着時間給出答案。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