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龍蟒佰利騰挪鋯資產 13億接下“燙手山芋”?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7月31日 14:32   中國經營報

  龍蟒佰利騰挪鋯資產 13億接下“燙手山芋”?

  本報記者/陳家運/北京報道

  鈦白粉生產規模位居“亞洲第一、世界第三”的龍蟒佰利(002601.SZ),如今多次騰挪旗下鋯產業,並將其定位爲“第二大主業”。

  7月28日,東方鋯業(002167.SZ)公告披露,其7.99億元定增預案的發行對象中,龍蟒佰利、馮立明、黃超華、譚若聞將通過認購非公開發行的股票,共同取得東方鋯業控制權。

  其中,龍蟒佰利將以4.114億元的價格認購東方鋯業8500萬股。同時,龍蟒佰利還將與馮立明、黃超華、譚若聞等自然人股東結成一致行動人共持有東方鋯業29.55%股份。早在2019年,龍蟒佰利曾作價約爲8.73億元受讓東方鋯業15.66%股權。前後兩次耗資已累計近13億元。

  對於上述定增事宜,東方鋯業未向《中國經營報》記者作出回應,僅表示以公告爲準。龍蟒佰利人士則向記者表示,作爲東方鋯業第一大股東,爲解決同業競爭問題,其已將鋯業資產租給東方鋯業,至於是否將鋯產業注入東方鋯業需進一步規劃。

  業績虧損

  東方鋯業主要產品涵蓋傳統鋯製品(氯氧化鋯、硅酸鋯等)和新興鋯製品(海綿鋯等)。

  然而,近年來,受建築行業、陶瓷行業市場增速下滑的影響,傳統鋯製品需求量也受到相應影響。另外,加之日本福島事件後,國家核電建設增速放緩,市場對核級海綿鋯的需求減少,並提高了對核工業相關產品的技術要求,特別是核安全已作爲核工業發展的主要考慮問題之一。受此影響,東方鋯業核級海綿鋯生產線建設進度以及銷售收入均受到較大影響。

  東方鋯業2020年半年報顯示,今年上半年,實現營業收入2.7億元,同比增長18.1%;實現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4745.8萬元,上年同期爲737.9萬元,未能維持盈利狀態。

  從業務結構來看,“鋯中礦”是東方鋯業營業收入的主要來源。2020年上半年,“鋯中礦”營業收入爲9310.3萬元,營收佔比爲34.7%,但毛利率僅爲4.45%。

  記者梳理東方鋯業往年財報發現,2013年~2019年,該公司扣非淨利潤僅2016年沒有虧損,其他年份皆爲虧損。尤其是2015年和2019年,扣非淨利潤分別虧損2.54億元和2.09億元。

  東方鋯業2019年年報顯示,實現營收4.72億元,同比下滑6.3%;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2.06億元,同比下滑2036.31%。業績下滑的主要原因是,境外子公司銘瑞鋯業有限公司生產經營停滯,對其固定資產及無形資產計提大額減值準備;原材料價格上漲導致產品毛利降低。

  中研普華研究員洪前進向記者分析,鋯礦資源應用範圍很廣,但目前國內鋯冶煉和加工企業多投產低技術低附加值的氯氧化鋯、氧化鋯等中低端仿製產品,由於仿製產品門檻低、見效快,而且國內需求量大,因此很多企業紛紛上馬。但由於沒有注重產品結構,造成同類產品產能過大,同行業之間不得不進行價格戰,壓縮了利潤空間,非常不利於企業的良性發展,產能逐年擴大,競爭激烈。由於東方鋯業缺乏特色產品,導致其連續虧損。

  兩次易主

  事實上 ,從2007年上市至今,東方鋯業並非第一次易主。

  在2013年東方鋯業迎來第一次易主。當年公告顯示,中核集團以其持有的中核科技2986.17萬股股份、578.2267萬股股份分別置換陳潮鈿、王木紅持有的東方鋯業5429.4萬股股份和1051.3212萬股股份。

  換股完成後,陳潮鈿退居爲東方鋯業第二大股東,中核集團持股15.66%,爲第一大股東。

  值得注意的是,成爲第一大股東的中核集團並沒有整合雙方的資源,甚至對東方鋯業的控制權並不在意。

  在2016年11月的股東大會和12月的董事會上,中核集團均未提名董事候選人,並一再建議東方鋯業推遲召開董事會補選董事。直至2016年12月23日,東方鋯業才收到中核集團提交的提名函,僅提名了兩名非獨立董事,並於2017年1月時召開股東大會選舉產生新一屆董事會成員。

  然而,在2017年1月,東方鋯業發佈公告稱,結合公司目前股東持股及董事會成員構成情況,經審慎判斷,公司控股股東及實際控制人已由中核集團變更爲無控股股東及實際控制人。

  直到2019年,中核集團將東方鋯業股份出讓給龍蟒佰利。當年12月23日,東方鋯業公告稱,其接到中核集團的通知,其已收到中國證券登記結算有限責任公司深圳分公司出具的《證券過戶登記確認書》,確認中核集團協議轉讓給龍蟒佰利的9721.0818萬股股份(佔總股本的15.66%)已經完成證券過戶登記手續。

  本次過戶完成後,中核集團不再持有東方鋯業股份,龍蟒佰利成爲第一大股東。

  龍蟒佰利董事長許剛曾向媒體表示,隨着龍蟒佰利成爲東方鋯業的大股東,未來在合適的時間,龍蟒佰利將會把現有的鋯產能通過剝離劃轉的方式裝入東方鋯業,從而形成龍蟒佰利專注於鈦產業,東方鋯業專注於鋯產業的格局,實現龍蟒佰利鈦、鋯協同發展的戰略構想。

  今年1月15日,東方鋯業公告稱,爲解決同業競爭,龍蟒佰利同意將其鋯業務涉及的氯氧化鋯及二氧化鋯生產線相關的資產、人員及生產經營等管理業務委託給東方鋯業管理。託管期間,龍蟒佰利享有資產處分權及收益權,東方鋯業履行並承擔管理責任。

  此後,在5月18日,龍蟒佰利公告表示,爲聚焦主業,進一步解決同業競爭問題,擬將氯氧化鋯及二氧化鋯生產線相關的廠房、設備及設施出租給東方鋯業,租期爲5年,年租金爲500萬元(不含稅)。

  事實上,龍蟒佰利目前鋯產業的營收佔比較小。財報顯示,2017年~2019年,其鋯製品的營收分別爲6028萬元、7675萬元、6598萬元,佔總營收比例分別僅爲0.59%、0.74%、0.58%。

  不過,龍蟒佰利人士告訴記者,東方鋯業的礦產資源與龍蟒佰利具有協同效用。

  據悉,東方鋯業及其控股子公司銘瑞鋯業有限公司與ImageResourcesNL達成的開發Image在澳大利亞擁有的多個礦區項目。目前,東方鋯業及銘瑞鋯業合計股份爲Image的第一大股東,佔Image總股本的25.07%。Image每年不僅能夠爲東方鋯業提供六七萬噸的鋯英砂,同時也可爲龍蟒佰利供應鈦礦。

  定增紓困

  儘管傍上了龍蟒佰利這棵“大樹”,但東方鋯業依然資金承壓。

  東方鋯業年報顯示,2017年~2019年末,其資產負債率分別爲66.42%、58.80%和64.11%,處於較高水平。截至2019年末,負債總額爲14.2億元,其中流動負債13.7億元,負債結構不合理,短期負債比例較高,償債壓力大。

  東方鋯業方面表示,近年來,受金融機構信貸政策、宏觀經濟等多方面因素影響,其債務融資成本較高,2017年~2019年,利息支出分別爲1.35億元、1.14億元和1.14億元,嚴重影響了盈利能力。

  記者注意到,此前爲解決債務問題,東方鋯業還抵押資產貸款以及向股東借款來籌措資金。

  2017年1月,東方鋯業公告顯示,其現有可用於貸款抵押的房產土地約爲2億元,未抵押的機器設備餘額約3億元,將拓展融資渠道,通過抵押貸款、融資租賃等方式進行融資,並且擬向陳潮鈿借款,借款金額不超過6億元。

  今年4月,東方鋯業披露定增預案,擬發行數量不超1.65億股,募資不超7.99億元。對此,東方鋯業表示,本次非公開發行股票募集資金將有效增強資本實力,提升短期償債能力,有助於降低資產負債率,改善資本結構。

  龍蟒佰利方面表示,近年來,傳統鋯製品市場競爭日趨激烈、產品利潤不斷壓縮,鋯行業內企業紛紛向現代新興鋯製品領域轉型,東方鋯業也在鞏固原有產品線的基礎上,大力拓展新的業務領域,發展高附加值的新興鋯製品,進一步提升核心競爭力。

  “東方鋯業順應行業趨勢轉型過程中需要資金。”龍蟒佰利方面表示,目前,東方鋯業債務融資規模較大,資產負債率處於較高水平,其參與東方鋯業本次非公開發行,可以優化東方鋯業資本結構,增強資本實力,提高盈利能力,促進東方鋯業的長期穩定發展。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