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房屋租賃公司頻“跑路” 多地發佈風險提示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9月18日 12:35   中國經營報

  房屋租賃公司頻“跑路” 多地發佈風險提示

  本報記者/陳雪波/盧志坤/成都報道

  聽到發佈新的政策,爲租房問題焦頭爛額多日的文晴(化名)終於看到了一絲希望。

  文晴在今年6月底通過海南每天房屋租賃有限公司成都分公司(以下簡稱“海南每天”)租到了一套兩居室房子,她當時即被公司要求繳納了一整年的房租,8月她突然得知公司失聯,但房東僅收到兩個月的租金,故被要求馬上搬離出租屋。

  9月7日,住建部發布《住房租賃條例(徵求意見稿)》,其中提到,將對租房過程中“高進低出”“長收短付”等行爲加強監管,同時提到“未經承租人同意,出租人不得擅自進入租賃住房”。

  但在隨後的兩天裏,文晴住的房子還是被房東先後強制停掉了天然氣和自來水。

  近期,在上海、杭州、合肥、廣州、成都等多地,房屋租賃公司“跑路”事件頻現報端,房客在向租賃公司按年繳納了大筆租金後,公司卻突然失聯,但房東只收到一兩個月的少部分房租。

  多個面臨類似情況的房東和房客,向《中國經營報》記者講述了他們的經歷。這些案例並不是孤例,住房租賃行業的問題,仍需多方共同努力。

  詭異“半價”出租

  8月初,彭樊(化名)把自己家一套位於成都龍泉驛區的房子掛在了58同城,當時他的預期收租價格是每個月1100元。很快一個電話打到了彭樊手機,對方聲稱自己是連合之家的業務員,願意以每個月1450元的價格收彭樊的房子,會按月支付租金。

  對於給出遠超自己預期的高價,彭樊表示疑慮。對此業務員解釋稱,公司在發展期,需要積累房源。當時彭樊不知道的是,託管公司轉手租給房客的時候,定價僅有1050元,即對外租賃價格竟然比成本價低了400元。

  如此“麪粉貴過麪包”的詭異行爲並非只有彭樊一個人遇到。鄧發進(化名)在7月底以每個月1800元的價格租到了一套80平方米的房子,並被要求一次性付清一年的租金,加上押金一共付了13個月的租金。但他事後才得知,託管公司成都奇家藝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奇家藝”)從房東手裏收房的時候,約定租金是每個月3300元,實際出租價格居然只有收房價格的一半出頭。

  在簽署了出租、租房合同後不到兩個月,彭樊和鄧發進都發現了大麻煩——託管公司失聯了。

  連曉薇(化名)今年剛大學畢業,7月18日向巢客遇家(成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巢客”)交完18200元后,住進了武侯區創業路的一間房子。“才住進去半個月,就收到房東的微信,說沒有收到巢客應該給他的房租。後來才知道公司跑路了。”尚在實習期的她並沒有多餘的錢來租新的房子,“我們租房子的錢都是父母省吃儉用存下來的,已經交了錢卻還有可能被房東驅趕。”

  房東也滿肚子苦水,其中一些房東需要靠着收房租來還房貸,沒有了房租,貸款也就沒了着落,“憑什麼讓他們白白住着我的房子?”一個房東這樣表達了自己的不滿。

  在記者加入的一個編碼爲“二羣”的QQ羣裏,即有1800餘人遇到了房屋託管公司失聯的問題,而且每天羣友人數都在增加。成都郫都區住建局向記者提供統計的數據顯示,截至9月8日,已經有591人在郫都區住建局做了登記。知情人士透露,真實情況要遠遠超過這些數據。

  10個月連開8家公司

  記者梳理近期在成都失聯的幾家房屋租賃託管公司發現,公司多成立時間不久。連合之家公司成立於2019年11月,法定代表人爲付能強,該公司在今年8月失聯。天眼查信息顯示,在公司失聯前1個月,付能強還在重慶註冊成立了成都連合之家科技有限公司重慶分公司。

  記者瞭解到,涉事多個法定代表人均在短時間裏密集註冊了多家公司。巢客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爲艾兆璐,資料顯示,從2019年8月到2020年6月的10個多月時間裏,艾兆璐接連註冊成立了8家公司,業務均與房屋租賃有關,分佈在四川、廣東、浙江、重慶、湖南、雲南6個省份,註冊資本從500萬元到1000萬元不等。

  《中國經營報》記者獲取的身份信息表明,艾兆璐截至目前年僅22歲,其戶籍地爲江西省某自然村,在2019年6月前沒有擔任其他公司高管的記錄。

  無獨有偶,海南每天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劉進,亦在2020年1月到2020年7月的6個月時間裏,註冊成立7家公司,僅在4月份就註冊成立了4家公司,同樣均有房屋租賃業務,且劉進此前沒有任何經營公司的歷史。

  根據第一財經報道,某些長租公寓的操盤人可能會僱傭大批農村年輕人進入公司擔任股東、法定代表人以及高管等,充當“白手套”,而幕後實際操縱者很少露面。

  這些公司幾乎都是一夜之間失聯的。石迪(化名)曾是連合之家公司的員工,他告訴記者,前一天他還在給客戶辦理售後業務,第二天上班後聽同事說總部的人跑路了,也有人說是去旅遊了,之後才確認是跑路了,到現在自己還有4000元工資沒有拿到。

  記者來到位於成都高新區益州大道北段366號1棟4層1號15A07室的連合之家公司,該公司玻璃門緊鎖,隔着玻璃可以看到公司內電腦、複印機、文件等東西都還在。玻璃門外粘貼有二十餘份來自房東的“解約合同告知書”。

  海南每天公司辦公現場也同樣人去樓空。記者在位於高新區劍南大道中段716號3棟4層附415號的海南每天公司門外看到,公司內已經沒有電腦、電話等辦公用品,只剩空置的桌椅和遺落的飲料瓶等雜物。據旁邊店鋪的工作人員介紹,這家公司早就關了,前段時間有很多房客來,但公司已經沒人了。

  記者根據工商備案電話、客服電話聯繫上述幾家公司,對方均關機或者無人接聽。

  緊急風險提示

  房屋租賃託管公司失聯後,租客是否能繼續住在原來的房子裏,成了當下房客最爲關心的問題。

  部分房客認爲,自己已經交了一年期的房租,應該住在房子裏;但房東則認爲,已經有一兩個月沒有收到房租,房子繼續讓人住下去會擴大自己的損失。

  部分未能與房東協商成功的房客,所住的出租屋被房東停水、停電、停氣。

  郫都區住建局一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目前接到有房客或者房東遇到這類問題,會向他們解釋政策,並建議他們向公安機關報警。如果房客和房東之間產生糾紛,公安機關、街道辦、社區以及住建部門都會幫助進行協調。“現在協商就是儘量公平,讓雙方暫時各自承擔50%的損失。”

  確有部分房東與房客達成協議,“人家房客也交了那麼多錢的,如果說要把他攆出去,我肯定做不出那種事情。”房東彭樊告訴記者。

  成都市公安局宣傳處一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現在住建局等多個部門已經介入此類事情,具體信息由市委宣傳部發布。

  記者瞭解到,近一個月時間裏,包括成都在內的多個城市都發布了關於住房租賃風險提示或者資金監管措施。如杭州發佈《關於進一步落實住房租賃資金監管相關工作的通知》,上海發佈《住房租賃市場風險提示》,海口發佈《關於住房租賃的風險提示》。

  8月21日,成都市住建局發佈了《住房租賃風險提示》,提示住房租賃當事人謹慎選擇合作企業、查驗房源信息和房源狀況、認真確認租金價格、謹慎選擇租金支付方式,採用規範的合同文本,合法維護自身權益。

  成都市也對巢客、海南每天、連合之家、租豬幫四家公司進行通報,上述公司均未能按合同約定向房東支付租金。

  緊接着,成都市對住房租賃資金也開始了專項監管。9月11日晚,成都市住建局聯合中國銀保監會四川監管局、成都市金融監管局、中國人民銀行成都分行營管部,共同發佈了《關於開展住房租賃資金監管的通知》,明確提出:“在本市行政區域內通過受託經營、轉租方式從事住房租賃經營的住房租賃企業,其住房租賃資金應按照本通知的規定納入監管。”其中要求,支付租金週期超過3個月的,住房租賃企業應將收取的租金、押金和利用“租金貸”獲得的資金存入監管賬戶。

  關於近期多地出現的房屋租賃託管公司跑路事件,北京金訴律師事務所主任王玉臣律師告訴記者,此類行爲一般是作爲民事違約行爲處理,但是公司跑路,如果存在惡意侵佔租金,或者將租金用於個人揮霍等,還可能涉嫌詐騙。

  王玉臣提醒,租房簽署租賃協議時最好由租客和房東簽署,不要和第三方公司簽署。如果只能和託管公司簽署,要儘量保持租金支付的同步,最好不要選擇租金貸。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