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諾維家控告30餘家經銷商 遭經銷商“反訴”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9月18日 12:35   中國經營報

  諾維家控告30餘家經銷商 遭經銷商“反訴”

  陳麗金/本報記者/童海華/北京報道

  近日,以“三天出貨”聞名,聘請馬伊琍作代言的諾維家定製家居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諾維家”)將第一批16家經銷商告上法庭,截至目前全國已有至少30餘名經銷商收到諾維家的一紙訴狀,然而經銷商卻認爲,導致糾紛的原因主要因爲企業經營不善,有違誠信原則。

  據悉,諾維家是一家傢俱定製企業,是“LOVICA 諾維家”品牌旗下的子公司。公開資料顯示,“LOVICA 諾維家”整體衣櫃品牌於2000年由周偉明創立,周偉明擁有“LOVICA 諾維家”註冊商標權,廣州市諾維家裝飾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廣州諾維家”)是諾維家品牌的第一家公司。2012年“LOVICA 諾維家”榮獲“2012中國整體衣櫃十大品牌”,2016年影視演員馬伊琍擔任品牌代言人,並投放“三天出貨”的廣告語。

  然而,這樣一個知名品牌近年來卻糾紛不斷。2019年之前,諾維家與經銷商簽訂“LOVICA 諾維家”品牌區域經銷合同書,由經銷商代理該品牌。2018年6月至2018年底,諾維家由於搬廠延誤生產,使得多數經銷商遭受經濟損失,他們組了一個微信羣,羣裏有上百名全國各地的經銷商。

  2019 年,諾維家以沒有完成銷售量指標爲由,單方面與經銷商解除合約。2020年6月,該公司將到期沒有拆除門頭招牌的經銷商以侵權名義告上法庭,要求經銷商賠償違約金40萬元。

  2020年8月28日,廣東省清遠市清城區人民法院一審判決,責令6名經銷商向原告諾維家支付違約金4萬元,同時駁回諾維家向其他3名經銷商索賠40萬元的訴訟請求。

  搬廠風波

  李軍在2017年底成爲諾維家的經銷商,他當時看重了該公司“三天出貨”的口號。由於定製產品的特殊性,大多數生產廠家的出貨時間都要一個月以上,三天出貨的承諾在定製行業有很大的吸引力。

  在李軍加盟的半年時間裏,一直都風平浪靜,直到2018年6月,廠家在沒有事先告知的情況下突然宣佈搬廠。對於搬廠原因,多位經銷商猜測與環保有關,據《諾維家工廠搬遷通知》(以下簡稱《通知》)顯示,舊廠所在位置地處廣州吃水源頭流溪河邊,而且就近學校、幼兒園和民居混雜,無法滿足越來越嚴的環保要求。新廠地處廣東清遠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無論環保、消防均按高標準建設,絕無後顧之憂。《中國經營報》記者就搬廠原因聯繫諾維家進行採訪,未獲得回覆。

  《通知》顯示,工廠從廣州搬遷到清遠,在2018年6月6日至6月30日搬廠期間內,經銷商可以正常下單,但對於交貨期可能會造成較大的影響(延遲交貨,個別貨期可能需要1個月),總部深表歉意,同時我們盡最大的努力在最短時間內恢復正常。希望經銷商提前做好對客戶的解釋工作。該通知的落款時間爲2018年6月5日。

  李軍稱,實際搬廠時間爲兩個多月,在此期間可以正常下單,但遇到客戶下單後要求退貨的話,經銷商則不能跟廠家退單,諾維家要求經銷商自行解決,沒有做任何賠償。

  然而,搬廠後,生產卻並未恢復到原來的狀態。多位經銷商告訴記者,因爲工廠從廣州搬到清遠,導致許多熟練工人的流失,再加上機器設備調試、電腦系統升級,產品的出錯率比搬廠前要高很多。

  李軍向記者提供的產品圖片和“諾維家通知羣”的聊天記錄顯示,產品存在門板變形、孔位開錯、封邊起皮等問題。“定製行業出錯率是有,但以前是安兩三家會遇到一兩個地方出錯,搬廠後是每安一家有兩三個地方是出錯的。而且產品發回廠家,再發過來還是錯的,給客戶上門安裝都去了三四次。”

  與此同時,廠家補件的週期也延長了。根據經銷商提供的“諾維家衣櫃系列產品訂單交貨期”顯示,遺留單和補單的週期爲5天。但在“諾維家通知羣”裏,有經銷商反映廠家補貨的時間過長,有的長達一個月,多位經銷商表示電話聯繫不上廠家負責人。對於一些小問題,經銷商能解決的則自己解決。

  多位經銷商向記者提供的與諾維家簽訂的《加盟合同》顯示,乙方在合同期限內,須按附件約定的年計劃和月計劃完成“諾維家衣櫃”品牌系列產品銷售金額人民幣50萬元。若合同期限內乙方未達到年度銷售目標70%的,甲方有權單方終止下一年的經銷合作意向。如本合同期內,乙方連續三個月達不到月銷售計劃或半年達不到年度任務40%的,甲方有權單方面解除合同,取消乙方的經銷資格。

  受2018年搬廠影響,多位經銷商都沒有完成任務量。2018年底,諾維家主動提出,2018年沒有完成任務量的經銷商,可以在2019年續約半年。但此時合同的甲方從廣州諾維家變更爲清遠市諾維家定製家居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清遠諾維家”)。廣州諾維家與清遠諾維家表面上屬於兩家獨立的公司,清遠諾維家對外則宣稱是廣州諾維家授權商標給清遠諾維家使用,但兩者的商標、公司高層和股東都是相同的,可視爲關聯公司。

  基於前期的資金投入,有不少經銷商選擇與諾維家續約,其中包括楊明。他從2014年開始代理諾維家品牌。“我們做代理的,租金、裝修花了很多錢,一家人的收入全靠這家店,能繼續做的還是希望做下去。”楊明說。

  然而,在2019年6月合同快要到期的時候,諾維家向經銷商提出了新的要求。根據清遠諾維家出具的《關於違約行爲處理的說明》顯示,在合同執行過程中,針對連續2個月不下單或者連續3個月業績達不到年度任務20%的經銷商,ERP(諾維家內部下單平臺)將自動關停,若需重開ERP,經銷商需根據往年業績預存相應貸款(5萬元起),且需要3個月內使用完畢該預存款,如若3個月內未使用完畢,則ERP會再次關閉且餘額不再退還。

  對於諾維家提出的要求,經銷商普遍認爲不公平。任務量不達標是由於廠家搬廠和生產出錯率過高造成的,而且事後廠家不作爲,使得經銷商遭受損失,因此大部分經銷商拒絕打款。“廠家的做法變了味,這是在逼你不做。”楊明稱。

  對於沒有打款的經銷商,清遠諾維家以沒有完成任務量,違約爲由,單方面宣佈解除合同,要求經銷商拆除門頭、樣櫃,發回相關證書,並且拒絕向經銷商歸還保證金。

  控告經銷商

  2019年8月,諾維家開始派人在全國拍照取證,分兩批次將在合同到期後沒有拆除門頭的經銷商告上法庭,索賠20萬元,一審時提高到40萬元。第一批被起訴的經銷商有16人,原告爲清遠諾維家;第二批被起訴的經銷商有10多人,原告爲廣州諾維家。兩批次共計30多位經銷商被起訴,佔到當時諾維家經銷商總數的三分之一左右。

  張子建是第一批被起訴的經銷商,他在2017年與諾維家簽訂合同。張子建向法院提供《解除租賃合同協議》,證明他在2018年9月與諾維家解除合約後,將店鋪關閉歸還給商場。2019年初,張子建再次與諾維家籤續約合同,但由於之後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店鋪,所以也沒再經營。

  然而在2019年9月,張子建收到諾維家的電話,稱他的店鋪沒有拆除門頭,證書沒撤,諾維家有權起訴他。收到諾維家的通知後,張子建聯繫商場拆除了門頭,並把證書歸還給廠家。但2020年6月,諾維家告他侵權,要求賠償違約金20萬元。“我拆除了門頭,但他們說話不算數,還是拿第一次取證的證據來告我侵權。”

  很多經銷商甚至自己被告了也不清楚,直到在買高鐵票時才發現被限制乘坐,得知自己被諾維家控告。楊明在2019年7月關店後就再也沒有與諾維家聯繫過,工作的QQ號碼和公司郵箱已經停用,並且換了手機號,因此沒有收到諾維家責令拆除門頭的通知和法院傳票,他是無意中得知自己被諾維家起訴了。

  被告的經銷商一開始試圖與諾維家和解,但對方律師稱至少要賠償7萬元,大多數經銷商並不接受。第一批10名被告的經銷商合聘一位律師與諾維家打官司,並對諾維家提出反訴,列舉諾維家存在四項違約行爲:1.沒有盡合同義務,沒有提供培訓、指導、運營手冊。2.遲延交貨。3.產品存在質量問題。4.違反經營,要求將所有業務款項支付到周偉明個人賬戶。根據諾維家出具的銀行賬戶顯示,匯款賬戶名爲周偉明的賬戶是諾維家唯一打款賬號,周偉明是諾維家的法人。

  諾維家行政部主管石磊告訴記者,諾維家已經走了法律程序,他個人不方便說,關於案子的事情聯繫諾維家法務部門和律師事務所。諾維家的代理律師則拒絕記者採訪,稱以庭審公開資料爲準。

  (本報實習記者鄭丹亦有貢獻)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