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極兔速遞再遭“通達系”封堵 有基層網點依舊代理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10月30日 12:00   中國經營報

  極兔速遞再遭“通達系”封堵 有基層網點依舊代理

  本報記者/張孫明爍/童海華/上海報道

  “加盟一家養得活我嗎?” 湖北某地一家鄉鎮網點的負責人劉林(化名)說道。

  提及快遞業內盛傳的圓通、申通、韻達三家快遞公司相繼發佈的關於全網禁止代理極兔速遞業務的通知,劉林向《中國經營報》記者坦言他並不在乎。劉林介紹,他此前單獨加盟某通快遞近七年,今年4月起他開始同時代理極兔速遞的業務。

  對於近日傳出的韻達速遞(002120.SZ)發佈前述相關通知一事,極兔速遞方面表示“不予置評”,並向記者更新說明,目前極兔速遞在全國範圍的覆蓋率已提高至100%,而在8月,極兔速遞對外公佈的這一信息是90%以上。

  排他經營

  韻達速遞是第三家陷入與極兔速遞相關傳聞中的快遞企業。一位韻達速遞鄉鎮網點負責人日前向記者表示,近日確實收到通知,並向記者提供其從工作羣中獲得的通知截圖。

  截圖顯示,10月19日,韻達速遞網點管理部在內網發佈《關於全網禁止代理極兔速遞業務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通知顯示,韻達速遞要求所有下屬加盟公司(含承包區)不得以任何理由、任何形式加盟極兔速遞網絡及承包區;攬派兩端不得以任何理由、任何形式代理極兔速遞業務。

  該通知還對已流入轉運環節和末端網絡的情況明確管控操作,同時表示嚴格實施針對極兔速遞的排他經營,對網點存在加盟、代理極兔網點、站點的網點公司(承包區),一經覈實,視情況處以5000~20000元不等的罰款,並要求限期整改,情況嚴重的作清退處理。

  “爲保證網絡健康、有序運營,維護快遞企業形象,避免代理同行快件亂象帶來的負面影響。”關於發佈該通知的目的,通知顯示以上信息。

  不過,在記者向韻達速遞方面覈實時,相關負責人表示“不予置評”。

  相似的通知在今年8月份已經傳開。“爲維護縣公司作爲原始發展鄉鎮鋪路人的利益”,湖南省衡南縣五家通達系縣級網點的負責人發出聯合通知,要求鄉鎮網點8月1日前停止一切與極兔速遞的合作。

  與此同時,一份疑似圓通速遞發佈的全網禁止代理極兔速遞業務的紅頭文件也在8月流傳於網絡。

  湖南省多位圓通速遞鄉鎮網點負責人曾向記者表示,8月份確實收到過關於禁止代理極兔速遞業務的通知。

  2020年9月,據界面新聞報道,有消息稱,申通快遞亦發佈針對極兔速遞的相似通知。

  就前述消息,記者分別向圓通速遞、申通快遞相關負責人求證,均未收到有效回覆。

  “9月中旬,老闆在開會的時候曾向我們強調,總公司向承包商打招呼了”,10月27日,一位申通快遞員向記者回憶稱,按照通知,他們的網點不可以代派極兔速遞的快件。

  根據記者掌握的一份某通快遞的承包經營協議,“不得經營其他品牌快遞業務”是協議中的要求之一,不過,今年下半年三家快遞巨頭的排他性經營傳聞齊齊地指向了極兔速遞。

  暗鬥

  “低價”“燒錢”是極兔速遞起網以來給人的印象。近日記者走訪瞭解到,在激烈的價格戰背景下,目前極兔速遞給予部分鄉鎮網點的派費依舊保持在每件1元以上,高於同區域通達系派費2~5角,由此可見,網點補貼扶持政策仍在持續。

  從運費情況看,一位上海的極兔速遞快遞員向記者提供的網點攬收價格表顯示,除偏遠地區外,以江浙滬等地區爲例,若首重不超過3kg,運費爲3元;東北西南地區省份,在首重不超過1kg的情況下,運費亦爲3元。整體低於其他快遞公司。

  不過,極兔速遞的低價並不一定能夠換來市場。

  在全國快遞價格窪地義烏市,雖然極兔速遞立在義烏國際商貿城附近的巨幅廣告尤爲顯眼,但記者在9月底走訪期間瞭解到,有快遞從業者未曾聽聞極兔速遞,數位義烏市快遞網點負責人表示未見到極兔速遞參與市場競爭。

  低價競爭策略之外,極兔速遞背靠的平臺是外界關注的重點。據瞭解,極兔速遞的創始人之一是OPPO創始人陳明永,且陳明永與拼多多創始人黃崢不無關係,業內有觀點認爲極兔速遞的崛起背後離不開拼多多的扶持。

  近年來,下沉市場成爲拼多多平臺和淘寶平臺爭奪的主要戰場,這一背景也讓極兔速遞與阿里持股的通達系快遞企業存在或明或暗的競爭關係。

  例如,此前,一位極兔速遞內部人士曾向記者透露,極兔速遞已在對接淘寶平臺,但近日記者調查瞭解到,目前淘寶平臺並未向極兔速遞開放。

  “快遞公司也不讓我們與極兔速遞合作”,一位菜鳥驛站負責人告訴記者,驛站後臺的接口並未向極兔速遞開放,在快件錄入環節,極兔速遞只能被歸爲系統中的“其他”項,無法以公司的名義入駐菜鳥驛站。

  官網信息顯示,極兔速遞目前已與鄰里驛站、豐巢、熊貓快收等10家驛站自提櫃平臺代派渠道合作,其中沒有通達系的主流代派平臺菜鳥驛站。

  中國銀河證券研究院10月26日發佈的研報認爲,基於今年市場集中度持續高位回調趨勢,可以發現“黑馬”極兔速遞對頭部公司份額的分蝕效應有目共睹,市場出清的進度受到了一定的牽制,價格戰下的惡劣市場競爭格局或被迫延遲。疊加考慮極兔背靠拼多多,而拼多多份額快速擴張,在份額競爭中,爲極兔再添一臂之力,這對於市佔率排名第四、第五的申通、百世,或構成較爲不利的因素。

  網點的選擇

  對於極兔速遞和通達系快遞企業背後的市場之爭,作爲鄉鎮網點負責人,劉林雖然看得清晰,但依然選擇同時代理極兔速遞的業務。

  2020年,劉林所在網點的快遞量增加三分之一,經營成本也同步增加,但縣級公司卻降了兩角派費,這導致他的網點經營困難。

  劉林認爲,同時代理極兔速遞的業務不僅可以增加網點收入,而且還可以充分利用運輸資源。此外,極兔速遞給劉林網點的派費爲1元/票,高於鎮上其他快遞公司的派費。

  “加盟一家養得活我嗎?”對於總部發布的禁止代理極兔速遞業務的通知,劉林表示縣級公司不顧鄉鎮網點生存現狀在前,所以他不會在乎相關通知。

  多重壓力之下,劉林的困局不是個例,綜合多家媒體報道,近期上海、福州、武漢、西安、瀘州、天津多地網點被曝欠薪倒閉。

  2020年,困擾基層網點經營者的,除了不斷下調的派費,還有快遞員流失問題。

  10月23日,中國就業培訓技術指導中心發佈的“2020年第三季度全國招聘大於求職‘最缺工’的100個職業排行”顯示,快遞員,營銷員,保潔員,餐廳服務員等連續半年來位列前十位短缺職業。其中,快遞員的需求典型城市既包括北京等一線城市,也包括安慶、瀘州等四線城市。

  “明天就有一個人離職”,10月28日,上海的一位菜鳥驛站負責人告訴記者,其驛站平時4個人應對每天800~900件快遞已顯吃力,“雙十一”期間驛站的日快遞量預計將達到1800件左右,但他們的人手卻從4位減至3位。前述負責人告訴記者,部分快遞員選擇在“雙十一”前離職,目前不僅驛站缺人,驛站的合作網點亦面臨招人難問題,他告訴記者,近期是某快遞網點的經理每日將貨送至驛站。

  國家郵政局數據顯示,2020年9月,全國快遞服務企業業務量完成80.9億件,同比增長44.6%。10月28日,國家郵政局市場監管司副司長邊作棟介紹,今年的旺季範圍自11月初至2021年春節前夕,共計103天。其中“雙十一”期間(11月11日至16日)將出現旺季峯值,預計日均快遞業務量4.9億件,約是日常業務量的2倍。

  在持續的價格戰背景之下,快遞增量推高網點經營成本的同時,也讓人員流失和招人難問題變得更爲突出。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