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騰遠鈷業二次闖關IPO 曾與關聯方資金拆借1億元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10月30日 12:00   中國經營報

  騰遠鈷業二次闖關IPO 曾與關聯方資金拆借1億元

  本報記者/董曙光/北京報道

  2018年初,贛州騰遠鈷業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騰遠鈷業”)首發上市申請最終未能通過證監會發審委審覈而被否決。彼時,撂倒騰遠鈷業首次IPO的主要原因包括其盈利可持續性、關聯交易、資金拆借、財務報表差異以及收入確認時點提前等多個自身問題。

  如今,在註冊制背景下,騰遠鈷業再次選擇登陸深交所創業板IPO,能否順利通關,還是個未知數。

  《中國經營報》記者從本次騰遠鈷業披露的招股書中注意到,2017~2019年,騰遠鈷業業績呈現下滑趨勢。此外,其與第三大股東廈門鎢業還存在雙向關聯交易問題。

  對於上述相關問題,騰遠鈷業方面向記者回復表示,目前公司處於上市靜默期,暫不方便提供未經公開披露的信息。

  利潤下滑

  在2018年1月23日召開的第十七屆發審委2018年第20次會議審覈公告中,發審委對騰遠鈷業首次IPO指出,騰遠鈷業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後淨利潤波動較大,且與收入增長變動存在較大差異。

  彼時,發審委對騰遠鈷業提出的質詢包括:發行人業績波動較大的原因,以及未來是否可能繼續出現淨利潤大幅波動的情形。

  一語成讖。兩年後,騰遠鈷業第二次站在深交所IPO關口,從近期招股書披露的財務數據可見,其業績依舊未得到改善,利潤甚至出現大幅下滑的趨勢。

  財務數據顯示,報告期內(2017~2020年1~3月),騰遠鈷業分別實現營收16.85億元、16.71億元、17.39億元、3.99億元;淨利潤分別爲4.24億元、1.85億元、1.10億元、0.48億元;扣非後歸屬於母公司所有者淨利潤分別爲4.23億元、1.82億元、1.14億元和0.59億元。

  從上述數據可見,報告期內騰遠鈷業的營業收入出現小幅波動、利潤大幅下滑。其中,2018年和2019年的淨利潤同比分別下滑約56%和41%。

  騰遠鈷業成立於2004年,是一家礦產資源型企業,主要從事鈷、銅產品的研發、生產與銷售,其核心產品爲氯化鈷、硫酸鈷等鈷鹽及電積銅,產品主要用於鋰電池正極材料,以及3C類鋰電池和動力鋰電池中的三元鋰電池。

  據上海有色金屬網的統計數據,2019年騰遠鈷業鈷鹽產量6470.58金屬噸,佔國內總產量的8.18%;硫酸鈷、氯化鈷產量分別居國內第三位和第四位。

  報告期內,騰遠鈷業主營業務收入主要來自銷售自主生產的鈷、銅產品,兩者銷售收入佔騰遠鈷業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達96%以上,其他爲委託加工收入。

  從銷售區域上看,報告期內,騰遠鈷業的主營業務收入主要集中在境內(華東和華中地區),但下降趨勢明顯,境內收入佔比從99.23%下降至53.57%;而境外收入佔比逐年上升。

  騰遠鈷業在招股書中表示,公司產品銷售主要是直銷模式,鈷產品由母公司對外銷售,銅產品則由母公司、維克托國際貿易有限公司(騰遠鈷業全資子公司)分別對外銷售。

  對於營收波動和利潤下降的原因,騰遠鈷業方面認爲,報告期內公司業績主要受到鈷、銅產品公開市場價格波動的影響,由於2018年5月至2019年中期,鈷、銅產品的市場價格持續回落,導致公司產品單價、利潤在該期間均受此影響而持續下降。

  不過,記者注意到,影響騰遠鈷業淨利潤持續下降還有一個因素:其淨利潤結構中包含金額較大的資產減值損失。據招股書披露,2018~2019年騰遠鈷業資產減值損失分別高達0.63億元、0.98億元。其資產減值損失主要來自存貨跌價損失。對於存貨跌價損失的原因,騰遠鈷業表示,是由於2018年末和2019年MB鈷金屬報價和產成品市場價大幅下滑所致。

  業績下滑,導致利潤指標下降。2017~2019年騰遠鈷業主營業務毛利率分別爲39.28%、27.55%、23.64%;核心利潤率分別約爲31.10%、18.07%、13.86%;淨利潤率分別爲25.16%、11.07%、6.33%。不過,今年一季度各項利潤指標有所回升。

  與同行業對比來看,2017~2018年,騰遠鈷業主營的鈷、銅產品毛利率遠低於同行業上市公司華友鈷業和寒銳鈷業平均水平,但2019年毛利率水平高於這兩家公司近12個百分點。對此,騰遠鈷業給出的解釋是:主要由於每家公司產品類別不一致所致。2019年毛利率高於同行業的原因,一方面是MB鈷金屬價格企穩,同時在2018年末及2019年中期計提了大額存貨跌價準備,將存貨跌價準備轉銷還原至營業成本;另一方面是2019年子公司剛果騰遠釋放產能開始向公司銷售鈷中間品,降低了原材料採購成本。

  利潤與現金流不匹配

  根據騰遠鈷業方面的解釋,其利潤下降,主要受鈷、銅產品市場價格波動影響。除此之外,是否還存在其他影響其可持續經營能力的不利因素?

  在業內人士看來,企業利潤和各項利潤指標連續下降,往往意味着企業管理能力、產業鏈、上下游管理關係存在一定的問題,難免讓外界對其持續經營能力提出質疑。

  從母公司披露財務數據上看,報告期內騰遠鈷業總資產逐年遞增,總資產規模從2017年的15.10億元增至2020年3月31日的23.28億元。其總資產的增長主要依靠股東入資和利潤積累推動,金融性負債次之,而經營性負債佔比較小,且呈現下降的趨勢。

  從資產結構上看,2017~2018年騰遠鈷業主要以經營性資產爲主,2019~2020年3月其主要以投資性資產爲主,報告期內還有一定規模的控制性投資,用於支持公司擴張戰略實施。

  不過,2017~2018年騰遠鈷業控制性擴張的增量撬動效應並不理想。2017年和2018年其控制性投資規模約爲0.48億元和1.23億元;但所產生的撬動增量資源規模僅爲-0.09億元和0.46億元。2019年及2020年一季度,其控制性投資增量撬動效應稍有好轉,能夠達到1∶1。一般而言,控制性投資增量撬動效應不佳,意味着企業投資的子公司吸引入資的能力不強,及其盈利能力欠佳。

  記者注意到,2017~2018年騰遠鈷業以經營性資產爲主導,實現的核心利潤分別爲5.24億元和3.02億元,但對應的經營現金淨流量卻僅爲796萬元和74萬元。對於一家公司而言,“有利潤無現金”意味着其利潤或許只是表面數字,而不是可以支配的資產。

  對於利潤與現金流不匹配和存在較大差異的原因及影響,騰遠鈷業在招股書中未進行解釋說明。截至發稿,騰遠鈷業也未向記者作出回應。

  從銷售回款來看,2018年騰遠鈷業存在約1.45億元的回款不足,但在2019年收回了該部分的賒銷款項,未出現回款不足的問題。不過,在以存貨爲核心的採購付款安排上,騰遠鈷業與上游供應商在採購談判能力上處於弱勢地位,在付款安排上缺乏競爭力。

  值得注意的是,報告期內騰遠鈷業總資產逐年遞增,固定資產原值、無形資產均大幅增長,但營業收入卻出現波動,固定資產與營收出現“脫節”問題。此外,在2018年應收賬款增幅達92.68%的情況下,其營業收入增幅卻出現下滑,存在利用應收賬款刺激銷售的嫌疑。

  關聯交易之疑

  企業IPO時,關聯交易披露的問題往往容易引起證監會的關注。關聯交易的可持續性、必要性和公允性,直接對應擬上市企業的業務獨立性,即是否對關聯方及關聯交易存在依賴,是否借關聯交易調節利潤。

  在2018年首次闖關IPO時,騰遠鈷業關聯交易及資金拆借問題引起了證監會發審委的關注。

  記者瞭解到,在第十七屆發審委2018年第20次會議審覈會中,發審委指出,騰遠鈷業存在較多的關聯方及關聯交易,其股東廈門鎢業既是客戶又是供應商。要求其解釋原因、合理性、交易價格是否公允;業務和盈利來源是否存在依賴於關聯方的情形;和廈門鎢業、金川科技披露的採購、銷售金額不相一致的原因,以及涉及的資金拆借行爲等問題。

  在今年披露的最新招股書中,騰遠鈷業仍然存在關聯交易和資金拆借問題。

  公開信息顯示,廈門鎢業是中國最大的鎢產品生產商,其持有騰遠鈷業12.07%的股份,爲第三大股東。

  2017~2019年,騰遠鈷業向廈門鎢業銷售金額較大、採購金額較低。其中,銷售金額分別爲2.88億元、5.11億元、1.58億元,佔銷售收入比例達到17.12%、30.58%和9.06%。採購金額分別爲94.52萬元、253.58萬元和14.15萬元。

  不過,記者注意到,上述騰遠鈷業與廈門鎢業關聯銷售及採購金額卻與2019年廈門鎢業披露的數據存在不一致的情形。此外,2018~2019年,騰遠鈷業存在與關聯方資金拆借的情況,金額規模達1億元。

  而在2017~2018年,騰遠鈷業與彼時的關聯方金川科技發生的採購金額分別爲4.52億元和696.70萬元,佔採購比例達27.68%和0.48%。後因騰遠鈷業獨立董事徐愛東辭去金川科技獨董,兩家企業不再是關聯方。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