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試點機構“扎堆”上線 基金投顧打響市場爭奪戰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10月30日 12:00   中國經營報

  試點機構“扎堆”上線 基金投顧打響市場爭奪戰

  本報記者/易妍君/廣州報道

  10月24日,公募基金投顧試點相關指引落地已滿一週年。近一年來,基金公司及其子公司、第三方基金代銷平臺、券商等已獲批試點資格的機構相繼推出了基金投顧服務。

  目前,國內市場上的基金投顧業務,大多以“能夠提供多元化投資組合、專業化投資建議”等爲賣點。而市場更爲關心的是,除了多元化的投資組合、投資策略,基金投顧業務如何真正達到與投資者利益綁定、爲投資者賺取更多回報的目標。

  在業內人士看來,國內投顧業務其實正處於從0到1破局的階段,市場空間巨大。但與此同時,開展基金投顧業務也面臨諸多挑戰,該產品不會在短期內成爲“爆款”。

  重“投”還是“顧”

  2019年10月24日,證監會下發了《關於做好公開募集證券投資基金投資顧問業務試點工作的通知》。此後,三批18家機構先後獲批試點資格。首批獲得試點資格的基金公司,多數在2019年年底就上線了相關業務,而今年下半年以來,各大券商、獨立基金代銷平臺也紛紛推出了基金投顧服務。

  總體來說,基金投顧業務試點意在幫助投資者獲取更好的投資回報,並扭轉過去基金銷售“賣方市場”模式,培育代表投資者利益的買方中介。對於開展基金投顧業務而言,不同類型機構所具備的優勢存在一定差異,各自的業務開展也各有側重。例如,基金公司具有較強的大類資產配置、基金評價篩選能力,而券商在投資能力、客戶服務方面具有優勢;至於第三方基金代銷平臺,通常更擅長應用科技手段,其獲客能力也更強。

  盈米基金CEO肖雯向《中國經營報》記者指出,投顧業務的本質經營的是信任,可以做到真正把機構的注意力從產品轉移到人的角度。公募、券商、銀行、第三方,由於經營範圍、業務的不同,各類機構開展投顧業務的確存有差異,而這種差異也會導致各家機構投顧業務的基因不同。因此,各家投顧機構會從不同的角度去切入投顧業務。例如,盈米基金所提供的投顧服務的特色主要是基於對投顧業務有較爲深刻的理解和前期的技術準備,以及對買方價值觀的堅守。

  在肖雯看來, “堅守買方價值觀”並不是一句口號,而應該體現在組織結構、考覈體系、工作原則、組織文化中,最後形成整個組織的行爲方式和基因。

  對於投顧服務的差異化,天相投顧高級基金研究員楊佳星向記者分析,目前各類機構開展投顧服務主要還是以客戶的風險收益偏好來給客戶分類,再提供不同風險收益特徵的策略給到客戶。大多是主動管理的投顧組合,也有部分是採用量化的策略進行被動管理。“目前服務的差異化主要還是體現在風險偏好稍高的產品上,這部分(產品)有較高的權益基金配置,可以通過中期業績比較打出區分度,另外就是在概念方面,例如螞蟻金服與Vanguard的合作,通過與國際一線資管公司合作,在初期起到了不錯的效果,但後期還是看業績。”他進一步指出。

  值得一提的是,在基金投顧業務實踐中,相比“投”,一部分投顧試點機構更看重“顧”,其強調能夠全程陪伴用戶的投資生命週期。例如,在盈米基金旗下理財平臺且慢推出的基金投顧服務升級計劃中,且慢將陪伴投資者的全投資生命週期分爲投前、投中、投後三部曲;嘉實近期推出的會員制投顧服務,也突出以“顧”爲主,其採用前置收費方式,以會員費形式進行收取,由專家團隊針對每位投顧會員提供專屬定製理財決策方案,使客戶獲得管家式全程陪伴。

  盈米基金方面表示:“國內市場對投顧存在一個誤區,認爲優秀的投資策略就是基金投顧的全部。我們通過實踐發現,對於投資者來說,‘顧’的能力才是投顧服務的重點,因而如何以低成本、高效率的服務獲得用戶信任是財富管理機構面臨的最大挑戰。”

  嘉實財富投顧則認爲,未來,投顧的重點是協助客戶做出更好的決策,而非協助客戶選擇更好的產品,如果一個方案只是交付給客戶,是不創造價值的,只有真正把服務做成了產品,以“顧”爲主的非管理型投顧才是投顧業務核心的價值來源。

  此外,需要注意的是,基金投顧業務試點或將顛覆傳統的基金銷售模式。過去,基金銷售機構的收入來自於基金公司支付的佣金,因而銷售機構有動力通過引導客戶頻繁申贖來獲取更高額的佣金,這也加劇了“基金賺錢,基民不賺錢”的現象。而基金投顧業務將引導基金銷售行業從產品導向轉向以客戶爲中心,這一過程也將給傳統基金銷售機構帶來較大挑戰。

  改變非理性投資行爲

  近一年來,國內基金投顧業務的實踐趨於豐富化,但作爲新生事物,其業務規模的“爆發式”增長仍需時日。一方面,國內投資者對於基金投顧服務的接受度有待培育;另一方面,真正的投顧服務體系需要搭建一整套前中後臺系統,從技術到業務都需要不斷完善。

  根據ICI的統計,截至2019年底,目前美國除了退休計劃外擁有共同基金的家庭中有77%都會通過投資顧問中介機構的建議進行配置,僅有13%的投資者是直接從基金公司或者是銷售渠道購買基金。而在國內,基金投顧業務才剛剛開始起步。

  肖雯判斷,投顧不會成爲一種爆款,而是會潤物細無聲,需要經過全行業長期的努力,才能夠逐漸達到“改變非理性投資行爲”的目標。

  楊佳星也指出,基金投顧行業作爲新興的業務領域,發展節奏不會非常迅速,而是循序漸進式的,這需要全行業一起探索,同時需要嚴格避免道德風險事件的發生。他認爲,基金投顧未來不僅將改變基金銷售業務,更將對公募基金公司產生深遠影響,長期業績將會更受關注,長期業績穩定的基金經理將會更受青睞,整個基金銷售行業的專業度也將逐步提升。

  談及開展基金投顧業務過程中面臨的難點,肖雯表示,國內投顧業務其實正處於從0到1破局的階段,在各種不同類型機構共同的努力和參與下,也會得到更好的發展。

  與此同時,投顧要解決的核心問題是幫助客戶實現回報,但這個目標不是一家機構就能夠做到的,要聯合起來持續進行投顧教育並影響客戶。“投資是反人性的,結果也不是所見即所得,這種情況下,投顧業務最大的難點在於如何幫助客戶去提高對投資的認知,從而去改變他們投資中非理性的行爲。”

  在她看來,對於改變投資中的非理性行爲這件事,並沒有訣竅。未來,投顧機構需要長期和投資者一起在實踐中不斷提高認知。換言之,投顧機構最重要的任務就是進行大規模的投教。即讓每一個普通的投資者在與機構的互動中,真正去相信投資的大道、投資的邏輯和理念,並最終改變自己的投資行爲,“這更像是一種佈道,過程非常難,但這才是投顧真正的意義。”她強調。

  同時,楊佳星表示,投顧業務的難點還包括如何做到給適當的投資者提供適當的產品,目前機構大多還是從風險承受能力和收益預期兩個維度做畫像;以及如何收費。他認爲,基金投顧服務作爲一個新興的業務,如何收費,收取多少費用,如何讓投資者感受到收費的價值,這將是擺在投顧機構面前的一個難題。

  此外,中歐基金方面則指出,除了投資者教育極具挑戰,國內的投顧人才也並不充足。成熟的投資顧問服務人員不僅要了解客戶當前的年齡特徵、收入水平、風險偏好和投資經驗,還得長期觀察客戶的家庭關係、工作情況與興趣愛好的變化,綜合研究後爲投資者實現不同的生活目標提供個性化的基金產品解決方案。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