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方正富邦、人保資產等怎麼了 17家基金公司遭棄:21只基金髮行失敗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11月20日 10:22   中國經營報

  方正富邦、人保資產等怎麼了 17家基金公司遭棄:21只基金髮行失敗

  本報記者/任威/夏欣/上海報道

  今年以來,爆款基金頻頻來襲,多隻基金首發規模超百億元。然而,發行失敗的產品也高達21只,涵蓋了17家基金公司。受債券市場行情的影響,大型公募基金也出現發行失敗情況,而權益類產品發行失敗的公司則主要集中在中小型公募基金公司。

  有分析人士指出,產品發行失敗不僅會浪費一隻基金牌照,發行公司還要承擔因募集行爲產生的一系列相關費用等。

  方正富邦基金、人保資產和凱石基金等“最慘”

  Wind數據顯示,截至11月18日,今年募集失敗的基金已達21只(以公告日期爲準),這一數字已超2019年全年募集失敗基金數量(20只),涵蓋17家基金公司。

  《中國經營報》記者發現,在上述21只產品中,方正富邦基金、人保資產、東興證券、凱石基金分別均有兩隻產品發行失敗。

  德邦基金、融通基金、寶盈基金、國融基金、民生加銀基金、山西證券、九泰基金、中融基金、中信建投基金、紅塔紅土基金等13家公司分別有一隻產品發行失敗。

  今年以來,募集失敗的新基金均因募集期滿後認購戶數過少或未達成立規模下限,尤其年內業績不佳的債券型基金髮行愈加困難。

  “一方面新基金牌照作廢,另一方面,基金公司將倒貼一筆錢。更重要的是對基金公司品牌的負面影響。”德聖基金總經理蕭鋒解釋,按照基金合同對募集失敗的一般約定,如果募集期限屆滿,沒能滿足基金備案條件,基金管理人將以固有財產承擔因募集行爲而產生的債務和費用。

  此外,在基金募集期限屆滿後30日內返還投資者已繳納的款項,並加計銀行同期活期存款利息。基金募集失敗,基金管理人、基金託管人及銷售機構不得請求報酬,基金管理人、基金託管人和銷售機構爲基金募集支付之一切費用應由各方各自承擔。

  上海一家公募基金風控部門人士王浩(化名)告訴記者,發行失敗主要是發行時點與機構客戶還有渠道的協調工作沒有完善,需要銷售和產品部門多加總結,儘量避免日後出現這種時點上的錯位。

  相對而言,基金髮行失敗對中大型公司整體影響不大,不過,對中小型公司影響較大。“中小公募的銷售資源本身並不多,發行失敗意味着浪費了與僅有的直銷和代銷客戶的前期溝通,客戶體驗極爲不好,對公司各條線的士氣打擊也較大。”

  王浩表示,中小公司的規模過小使他們無法進入一些代銷機構和直銷客戶的白名單,如果不能儘快擴大規模,他們始終沒法與這些重要渠道客戶進行業務往來,隨着競爭的日趨激烈,日後擴大規模將更加困難。

  中小公募生存空間壓縮

  上述發行失敗的產品中,中長期債券基金佔比高達9只。其中包括:東興臻至、寶盈盈瑞純債、民生加銀匯衆18個月定開債、東興鑫陽66個月定開、方正富邦尊利6個月定開債、中信建投半年鑫定開債、景順長城景泰錦利、富國華利純債、諾安瑞康3年定開和凱石秦純債3個月。

  中型基金公司某資深銷售人士認爲,“受到疫情影響,銷售無法當面與機構進行溝通協調,只能通過電話、微信進行間接營銷,效果大打折扣。從募集時間上看,方正富邦基金上述產品所受影響應該很大”。

  “今年債券市場調整導致投資人體驗不佳,是債基發行遇冷甚至募集失敗的重要原因;其次,權益基金太火爆,也影響了投資人的風險偏好以及資產配置方向。”蕭鋒分析。

  他還表示,機構投資者資產配置策略中增配權益類資產,部分降低了固收類資產的配置比例,從而也降低了以債券基金爲代表的固收類基金資產的配置,這也是致使部分債券型基金募集困難的原因之一。

  “中長期債基的主要客戶本身是以機構爲主。年初債券收益率下降較快,機構客戶擔心債市觸頂而不敢申購。二季度時,債市開始大幅回調,隨着疫情的緩解,擔憂貨幣政策的收緊,機構也不敢貿然抄底債市。”王浩分析。

  客觀上說,債券基金的發行失敗似乎與市場行情不好密不可分,不過今3年權益類產品的發行從年初火爆至今,8只主動權益類產品卻沒有成功發行。

  數據顯示,截至今年三季度末,公募基金規模達到17.98萬億元,創下歷史新高。今年前三季度,各類型基金資產淨值與份額規模均出現不同程度的上漲,其中權益類產品增長迅猛。三季度末,股票基金規模爲1.77萬億元,較2019年年底增長39.17%;混合基金規模爲3.98萬億元,較2019年年底增長92.28%。

  德邦基金知情人士告訴記者,德邦科創3年封閉基金是德邦基金去年申報的一隻定位於面向機構客戶的產品,於今年拿到准予發行批文。受今年新冠疫情影響,原來的意向資金投資風險等級下調。經綜合評估考慮,公司本着對投資者負責的態度,未公開宣傳發售。

  凱石基金相關人士則表示,選擇基金合同不生效本身是一種市場化行爲,是公司從客戶利益和公司運營等角度出發理性評估的結果。

  在蕭鋒看來,上述失敗的權益基金,多爲規模不大的中小型基金公司。一方面是產品本身的問題,比如封閉期太長等,但更多是公募行業競爭加劇、分化明顯,頭部公司的品牌影響力和渠道影響力大幅提升,渠道、機構及個人投資者對頭部公司的認可度不斷提升,中小型基金公司生存空間進一步受到壓縮。

  對於上述權益基金募集失敗的主要原因,王浩直言,“還是公司權益投研實力太弱,而且這些公司固收的實力也不強。”

  他特別強調,目前已經進入財富管理的第二階段,即資金開始向頭部公司和頭部基金集中,代銷渠道會謹慎分配銷售資源給資質不夠好的公司,而且今年頭部公司也頻發產品,對渠道的爭奪很厲害,根本沒有多餘的資源分配給中小公司,所以上述權益基金募集失敗也很自然。

  基金行業“馬太效應”越發明顯,同一時期往往有幾十只新基金在發的情況下,對最終發行規模的影響因素中,無論是渠道的資源優勢還是品牌影響力,頭部公司都全面領先中小公司,也形成了行業強者恆強的現象。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