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造車新勢力的“冰與火之歌”:前排市值暴漲 後排破產清算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11月20日 10:22   中國經營報

  頭部玩家市值暴漲 “掉隊者”破產清算 造車新勢力奏響“冰與火之歌”

  本報記者/劉媛媛/上海報道

  隨着造車新勢力窗口期逐漸關閉,“冰火兩重天”的劇情正在加速上演。

  近段時間,造車新勢力大軍消息不斷,一面是以蔚來爲首的中概股“三巨頭”股價飆升、市值暴漲,大有趕超寶馬、通用等傳統車企之勢;一面是以長江汽車爲代表的後列梯隊深陷資金困局、經營難續,不得不申請破產清算。

  易觀分析高級分析師覃承萍在接受《中國經營報》記者採訪時認爲,出現這一情況與行業今年年初開始的新一輪“大洗牌”有關,造車新勢力已經過了PPT造車的階段,是否實現量產、能否按期交付、市場的銷量反饋等逐漸成爲考覈重點,跟不上的企業自然會在競爭中淘汰。

  不過,量產、上市也並不意味着從此可以高枕無憂,不久前做空機構香櫞發出的一份看空蔚來的報告,直指其估值與市場佔比不符,導致蔚來、理想、小鵬等股價集體跳水。而隨着交付數量的增加,相繼曝出的產品問題也越來越多。相比傳統車企,造車新勢力依然“焦慮”。

  “三巨頭”高估值之惑

  11月,造車新勢力再一次刷屏,原因是頭部玩家蔚來、理想、小鵬和威馬相繼公佈了自己的10月份銷量數據,單月銷量紛紛站上3000輛大關。而銷量的節節攀升同時帶動了資本市場的熱情,在美上市的蔚來、理想、小鵬先後迎來了一波小牛市。

  根據各家官方數據,蔚來今年三季度交付量爲12206輛,包括8660輛ES6、3530輛ES8以及16輛EC6。10月份,交付量達到5055輛,創下月度交付新高;理想ONE 10月份共計交付3692輛,連續第四個月實現交付量環比上升,同時連續三個月刷新了月度交付量紀錄;小鵬汽車同樣表現優異,10月份共交付新車3040輛,同比增長229%。

  出色的銷量讓蔚來、理想、小鵬獲得了來自資本市場的認可,今年以來,蔚來股價漲幅已經超過800%,市值相繼超過通用、寶馬、福特等傳統車企,有直逼戴姆勒之勢;理想總市值已接近300億美元,超過菲亞特克萊斯特、長安汽車等;在美股上市不久的小鵬,自掛牌上市以來也已累計上漲超過180%。

  有外媒統計,截至2020年11月13日,蔚來市值位列全球汽車廠商市值排行榜第7名,而小鵬則位列第16名,理想位列第18名。

  然而,就在“三巨頭”風頭無兩之時,著名做空機構香櫞在11月13日卻對蔚來發出了“靈魂拷問”。香櫞認爲,購買蔚來股票的人顯然沒有注意到特斯拉以及Model Y在中國的定價,這將衝擊蔚來汽車銷量。目前蔚來估值是未來12個月銷售額的17~18倍,特斯拉爲9倍,並且蔚來在中國新能源汽車市場上的份額僅爲3%,而早前特斯拉在美市佔率已經接近50%,現在押注蔚來的投機者更傾向於投機,而不是看好其前景。

  此報告一出,蔚來、理想、小鵬股價應聲下跌,其中,蔚來當日收跌7.74%。對此,蔚來創始人李斌疑似在三季報財報會議上回應稱,特斯拉和蔚來是不太一樣的公司,在過去一年裏,特斯拉按成本定價的邏輯進行了多次降價,起初對蔚來的訂單確實有影響,但如今已不再有影響。

  “我們覺得蔚來的產品和Model Y競爭更有優勢。目前蔚來主要的競爭對手還是燃油車,中國高端車的市場有幾百萬輛的規模,市場足夠大,我們對於成長充滿信心。”李斌說道。

  後列梯隊危崖求生

  與上述“活下來且活得好”的造車新勢力形成強烈反差的是,大部分新造車企業仍未闖過產品、交付、融資、市場等重重關卡,甚至個別成員已站上懸崖邊緣。

  不久前,手握新能源汽車生產資質的長江汽車就無奈申請破產。根據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發佈的裁定書內容,杭州長江汽車有限公司自認現對外負債本金近30億元、利息1億餘元,拖欠2019年12月份以來的職工工資約4000萬元。

  而在2016年,長江汽車發佈電動車品牌“長江EV”,成爲國內最早一批獲得發改委批文的新能源車企;2017年,長江汽車首款車型登上工信部公示第302批《道路機動車輛生產企業及產品公告》,成爲早期手握“雙資質”的新能源造車企業之一。

  四年時間過去,長江EV不僅未能實現大批生產銷售,還導致長江汽車經營困難,深陷欠薪風波,令人唏噓。

  在長江汽車之前,博郡汽車、賽麟汽車、拜騰汽車也接連宣佈因資金困難暫停運營。截至目前,博郡汽車、賽麟汽車仍未找到“復活”之路,留下一堆“爛攤子”,拜騰汽車則換殼“盛騰汽車”,試圖重啓造車。

  天眼查信息顯示,南京盛騰汽車科技有限責任公司於今年9月註冊,法定代表人爲原拜騰汽車中國研發副總裁段連祥。出資方包括一汽股權投資(天津)有限公司、南京興智科技產業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南京興智”),其中南京興智爲南京市政府獨資設立的南京新港東區建設發展有限公司100%控股公司。

  在業內人士看來,拜騰汽車能重啓歸來,與地方政府的支持有關。但新能源汽車市場體量有限,拜騰汽車已錯失了先發優勢。

  “新能源汽車研發需要大量的資金支持,盛騰接力也未必能實現量產。企業自身經營都出現問題,研發進程勢必受阻。”中國汽車工業協會副祕書長杜芳慈表示,新能源汽車市場體量有限,作爲腰部車企,面對的競爭更是激烈。

  覃承萍同樣認爲,即使“換殼”重啓,盛騰面臨的困境不僅僅在於新階段要面對的各項交付,還在於新勢力企業間的激烈競爭,以及來自國內傳統車企的陸續轉型衝擊。“10月份的新能源汽車銷量榜單裏傳統企業佔了半壁江山,另外特斯拉的降維打擊也會帶來市場份額的瓜分。只有資本雄厚、量產、交付與銷量跟上、產品逐漸取得市場認可、尋求到差異化發展路線的企業才有可能在激烈的競爭中佔有一席之地。”

  “活下去”成終極命題

  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但毫無疑問,新能源汽車仍然是行業發展趨勢。11月2日,國務院辦公廳正式發佈《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規劃(2021-2035年)》,根據該產業發展規劃文件,到2025年,新能源汽車新車銷量達到汽車銷售總量的20%左右。

  CIC灼識諮詢諮詢經理柴代旋指出,保守估計,即使整體的汽車銷量不再增長,按照中國汽車工業協會給出的2019年2568.9萬輛的銷售規模計算,新能源汽車的市場規模將超過500萬輛,是目前的4~5倍。而在電動化與智能化、網聯化融合式發展的趨勢下,以蔚來、威馬、小鵬、理想爲代表的造車新勢力已經走在了行業前列,對於造車新勢力應該保持理性,多一些信心和耐心。

  柴代旋認爲,新能源汽車的發展長期看好,是下一代產業革命的發展方向,其發展趨勢堪比當年的移動互聯網。但擺在造車新勢力面前的一大關鍵在於,如何依靠整個產業鏈在技術更新、產品換代、質量把控上更進一步。

  據瞭解,隨着造車新勢力交付量走高,電池起火、產品迭代等問題相繼出現。比如此前有媒體報道,至今年10月底,理想汽車年內共發生97次碰撞,其中有10起事故出現了前懸架下襬臂球頭從球銷脫出的情況,經媒體報道的有6起,球頭脫出率超10%。

  11月6日,理想汽車根據《缺陷汽車產品召回管理條例》和《缺陷汽車產品召回管理條例實施辦法》的要求,向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備案了召回計劃,共計召回理想ONE 10469輛。

  在理想之前,零跑汽車也向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備案了召回計劃,決定召回存在安全隱患的150輛2019款零跑S01;去年6月,蔚來召回部分搭載問題動力電池包的蔚來ES8電動汽車,共計4803輛。

  “新勢力相比於傳統車企而言,缺乏成熟的上下游供應鏈,以及絕對自主權的品質與質量把控,這個在短期內是難以完成突破的。”不過,覃承萍認爲,造車新勢力也有自己的優勢,在“軟實力”層面有更大發揮空間。“新勢力的產品更多是基於新思維下的研發,在產品創新層面有更多突破,配置尤其軟件的搭配設計更加智能化、人性化,其智能駕駛輔助層面的研發投入更大,具備更好的先發優勢;在用戶運營層面更聚焦以人爲中心,大部分通過APP+自營店體系+長期貼身服務模式,實現品牌與用戶的終身連接。應該將這些優勢充分利用起來,形成強力的品牌價值。”

  長江1.jpg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