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美財政年度預算赤字再破萬億大關 債務危機呼之欲出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1月14日 11:08   第一財經日報

  美國財政年度預算赤字再破萬億大關 債務危機呼之欲出?

  美國財政部13日公佈的數據顯示,2019年美國財政預算赤字突破1萬億美元,創下近七年新高。

  現階段美國財政赤字增長處於低利率和長期擴張環境中,因此風險相對可控,但機構普遍對於未來經濟惡化可能引發的債務危機有所擔憂。

  新增債務再破萬億,兩年增長50%

  根據美國財政部的數據,去年1~12月,美國預算赤字達到1.02萬億美元,同步增長17.1%,較2017年增長了50%。赤字逐年擴大反映了2017年美國總統川普減稅帶來的收入損失,以及增加數十億軍費和國內項目開支的預算協議等因素。

  從去年10月開始的財政年度來看,美國的預算赤字已經達到了3566億美元,比上年同期增長11.7%,其中收入總額爲8065億美元,支出總額爲1.16萬億美元。機構普遍預期,未來10年內,美國年度預算赤字將維持在1萬億美元水平之上。從美國財政部列出的收支項目看,稅改令美國本財年稅收收入增速降至4%左右,與名義GDP增速相當,支出卻增加了近8%,事實上債務的增長已經大幅超過了經濟的擴張規模。

  如今,美國經濟似乎已離不開財政赤字支持下的擴張模式,去年12月美國國會通過了1.4萬億美元的財政預算案。安本標準投資首席經濟學家麥凱恩(James MaCann)此前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採訪時表示,即使美國國會兩黨始終在預算支出選擇上存在分歧,但在關鍵時刻都會達成共識通過立法上調聯邦債務上限,因爲債務違約對美國經濟的傷害極大。同時這也讓美國經濟避免財政懸崖(Fiscal Cliff)的衝擊,否則按照2011年通過實施的預算控制法案,削減赤字機制可能將在2020年啓動,屆時或對美國GDP產生0.4%的拖累。

  美國國家債務突破23萬億美元

  自川普上任以來,美國財政赤字已經連續四年高速增長。歷史上看,這也是上世紀80年代以來的首次,時任總統里根當時同樣推出了大幅減稅計劃以拯救經濟,造成赤字急劇膨脹,與現在有所不同的是,當時美聯儲在實行貨幣緊縮政策,以抑制通貨膨脹。

  隨着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在美聯儲連續降息的寬鬆政策與奧巴馬政府推出的一系列擴張財政刺激政策支持下,美國經濟緩慢復甦,政府預算赤字在此後四年裏維持在1萬億美元以上,不過在奧巴馬的第二個任期內,美國政府對赤字規模進行了有效限制。

  2017年,川普贏得了任內最大的立法勝利,近三十年來最大規模的稅改法案獲得通過。他曾表示,自己的刺激政策,包括大規模的企業減稅和積極放鬆監管,將有助於遏制赤字規模進一步擴大。然而事實並非如此,目前美國債務總額達到了23.2萬億美元。

  債務雪球越滾越大,風險在集聚

  通常情況下,國家大幅擴張財政赤字往往出現在金融危機時期,政府通過增加社會公共開支等方式維持經濟平穩運行,比如之前提及的里根和奧巴馬時期。然而川普時期的情況並不是這樣,去年7月美國本輪經濟擴張週期進入第121個月,打破了1991年3月至2001年3月之間創下的歷史紀錄。

  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CBO)去年6月公佈的預測顯示,從2022年起,聯邦政府財政赤字將超過1萬億美元,如今看來時間表已經被大幅提前。CBO擔心,持續的鉅額財政赤字將推動公共債務穩步增長,預計到2029年,美國公共債務將佔國內生產總值的93%,到2049年該比例將進一步升至約150%。如果政策制定者不修改法律,美國的聯邦債務預計將在未來30年飆升至“前所未有的水平”,這可能將美國推入“財政危機”。

  更重要的是,赤字的利息支出成爲必須償還的不斷增加的政府債務的一部分,並可能在未來幾年抑制經濟增長。事實上,即使目前聯邦基金利率較低,今年美國政府的債務利息支出也是預算中增長最快的項目之一,達到3756億美元。長期關注政府債務方面問題的紐約彼得森基金會警告,萬億美元量級的債務增長會導致高昂的利息成本,這將給經濟帶來壓力,使政府難以爲未來的重要投資項目提供資金,未來10年需支付的債務利息將達到約7萬億美元。

  全球最大對衝基金橋水創始人達利歐(Ray Dalio)則預言,如果財政赤字問題不妥善解決,美國未來將面臨債務危機。“養老、醫療等公共開支迅速膨脹將對政府財政預算造成巨大壓力,爲了籌集足夠的資金,政府需要發行大量債券,但市場沒有能力完全消化這些國債,美聯儲將不得不通過發行貨幣的方式來填補赤字漏洞(財政赤字貨幣化)。”他說。

  近年來,雖然政府鉅額赤字的風險頻頻被各方提及,美國經濟依然表現出很強的韌性。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去年9月曾表示對美國持續增長的債務“很憂慮”,但認爲“清算日”遠沒有到來,美國重回可持續的財政立場是很重要的。他認爲,雖然聯邦政府財政赤字問題並不會成爲近期影響政策決定的主要因素,但這是一個長期問題,必須面對又別無選擇的挑戰。

  目前不少機構認爲,任何真正的解決方案都將包括在政府的社會保障和醫療保險等鉅額福利計劃中增加稅收和節約成本。短期內這些可能都不會成爲現實,不少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承諾將撤回川普對企業和富人的減稅政策,但他們不會用這些錢來降低赤字,而是增加對醫療保險等昂貴項目的支出,而如果川普獲得連任,未來四年的赤字增速料將繼續維持高位。

  由於鉅額赤字正與長期經濟擴張和低利率時期同時出現,且目前赤字規模僅爲GDP的5%,整體風險相對可控,因此潛在的風險在於經濟下行甚至衰退。凱投宏觀認爲,如果經濟惡化,鉅額債務可能推高市場利率,擠壓消費者和企業的貸款能力,進而加大經濟下行壓力。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