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由Libra引發的討論:金融創新當在效率和監管間求平衡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1月14日 11:08   第一財經日報

  一場由Libra引發的討論: 金融創新當在效率和監管間求平衡

  [ “需要思考監管升級,”巴曙鬆建議,“客觀上要求要有一個全球性的監管主體協調的替代合規框架,可和現有跨國機構進行監管原則的對接,同時也要完善監管科技,並創新監管機制,運用監管沙盒創新來進行試錯。” ]

  Facebook(臉書)的Libra(天秤幣)項目倒逼全球加速革新監管框架。如何在提升市場效率和加強風險監管中取得平衡,已成爲不可回避的話題。

  在1月14日於香港舉行的亞洲金融論壇(AFF)期間,主題爲“金融科技與數位貨幣:大灣區金融創新”的2020第一財經(香港)金融科技論壇上,香港交易所董事總經理、首席中國經濟學家巴曙鬆,亞洲區塊鏈協會會長蔡志川,金山雲區塊鏈及數字金融部總經理朱江,奧緯諮詢董事合夥人及大中華區主管雷諾茲(Peter Reynolds)等多位嘉賓就此進行了討論。

  巴曙鬆提及,Libra作爲“複雜適應系統”市場中呈指數級速度發展的金融科技創新之一,呈現出顛覆性創新,但金融監管的法律法規需要保持公信力,需要保持相對穩定性,這導致金融創新的超前性與現有的監管法規間可能出現“步調”不一致,各界仍需要思考,如何找到Libra等金融創新所面臨的監管困局的突破口。

  針對更廣泛的金融創新,上述嘉賓都認爲,未來科技公司很難取代銀行等金融機構,而是將發揮各自的優勢,但共同的目的是希望能提升結算、儲值等過程的效率、降低成本,而瞭解你的客戶(KYC)、反洗錢、防止反恐融資等都是需要解決的問題。

  Libra對現有監管體系構成挑戰

  巴曙鬆表示,Libra白皮書一經問世就引發美國和其他國家的擔憂甚至反對,美國擔心更多的是Libra對美元霸權地位的挑戰和隱私保護問題,而其他各國更爲擔心的則是一系列監管問題。

  巴曙鬆認爲,首先,加密數字貨幣Libra預計會對現有金融體系帶來多方面的影響——例如,Libra扮演了“中央銀行”的作用,因爲在其發行和管理體系中,資產儲備將事實上承擔最後的買家角色;爲降低監管難度,Libra考慮與當地的商業銀行合作,後者成爲其授權經銷商,而這疑似公開市場操作;Libra選擇儲備資產主要爲了保持幣值穩定,而各國央行需要綜合考慮穩定物價、充分就業、經濟增長和國際收支等多個目標;部分小國和極端通貨膨脹國家或地區,當地居民如果選擇Libra進行交換活動和保值,對本國主權貨幣將形成替代。

  同時,Libra也可能加大金融市場風險和提升外匯管理的難度。由於Libra在跨境支付方面有較大優勢,這將挑戰傳統商業銀行和相關金融機構的跨境支付業務,銀行中間業務收縮。Libra衍生出貸款業務和信用擴張,將對傳統商業銀行作爲間接融資的核心金融中介地位產生影響。

  巴曙鬆還提及,由於Libra強調點對點交易和匿名性,使得央行和監管部門對跨境資產流動的監管難度加大。此外“Libra+ICO(首次代幣發行)”的融資方式成爲可能,金融市場面臨逆向選擇和道德風險。

  不可否認的是,通過區塊鏈技術,理論上可以大幅壓縮90%~95%的跨境支付成本。依託臉書涵蓋上百個國家的數十億用戶,Libra具備國際支付的突出優勢。

  但問題也在於,“爲實現與不同國家法定貨幣之間的兌換以及相關業務,Libra必然要先取得多國監管部門的允許、獲取交易資質。如何滿足各國的監管要求,求同存異,同時適應上百個國家的隱私保護政策和法規以及市場準入機制,是Libra實現大規模流通需要克服的首要難題。”巴曙鬆認爲,需要構建統一的全球加密貨幣監管框架,防範“監管競次”和“監管套利”風險。

  “需要思考監管升級,”巴曙鬆建議,“客觀上要求要有一個全球性的監管主體協調的替代合規框架,可和現有跨國機構進行監管原則的對接,同時也要完善監管科技,並創新監管機制,運用監管沙盒創新來進行試錯。”

  科技公司很難取代銀行

  在金融創新加速的背景下,官方金融機構和民間科技公司之間的關係也頗值得玩味。

  雷諾茲認爲,未來科技公司不會取代如銀行等金融機構,“整條價值鏈並不會被一方通吃,銀行和科技公司或將針對價值鏈的不同部分來發揮各自的優勢。銀行的放貸、流動性管理功能是科技公司無法取代的。但涉及客戶體驗,如智能投顧等,科技公司可以發揮更大作用。此外,KYC、反洗錢、防止反恐融資等也都是需要解決的問題。”

  此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貨幣及資本市場副局長何東在接受記者採訪時也提及,隨着數字貨幣的崛起、金融科技的普及化,第三方科技公司可以提供各種支付服務,可以成爲和企業特別是住戶部門打交道的一種前臺,而商業銀行更多是提供後臺服務,這些支付功能還是需要通過商業銀行或中央銀行的轉賬實現,這種功能是不可能被完全取代的。

  此外,蔡志川表示,“現在全球有很多人是沒有銀行賬戶的,所以在區塊鏈技術層面可以幫到這類人羣,普惠金融非常重要。”

  技術創新也能彌補金融領域缺乏效率的部分。朱江認爲,供應鏈金融領域是極好的例子。“核心企業相對信用評級更高,在和銀行打交道時更容易拿到貸款。而背後的各級供應商想到銀行貸款,成本往往非常高,而且週期非常長。”他稱,如果能讓相關方面都“上鍊”,包括銀行、擔保公司、保理公司、核心企業、供應商以及其他的相關法律諮詢機構,就可以讓傳統機構在現有的風險控制體系下,實現更高效放貸。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