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肆虐山火烤煳澳大利亞經濟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1月14日 11:08   第一財經日報

  肆虐山火烤煳 澳大利亞經濟

  一場燃燒了近4個月的山火,可能使得澳大利亞的國寶淪爲“瀕危物種”。

  這場意外成爲焦點的山火還要追溯到去年9月。當時,位於澳大利亞東海岸的昆士蘭州和新南威爾士州迎來數千場叢林大火。此後,山火逐漸向南部蔓延。進入2020年,這場不斷蔓延的山火絲毫沒有放慢腳步。

  在創紀錄的高溫、異常乾燥的春季和大風助使下,這場山火的過火面積已超過1000萬公頃,相當於奧地利的國土面積,並造成至少30人死亡、數百座房屋被毀,以及成百上千萬的動物遭殃。澳大利亞當地媒體已將這場山火定性爲“史上最嚴重”的火災。

  在墨爾本生活十多年的華人小華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在市中心CBD都能聞到空氣中燒焦的味道,“防煙霧的口罩現在很熱銷”。而澳大利亞第一大城市悉尼也開始早早啓動了限水令。這場依舊在熊熊燃燒的山火正在使澳大利亞面臨諸多考驗。

  截至當地時間13日21時,新南威爾士州共有105處山火仍在燃燒,其中38處火情未得到控制。根據最新統計,新南威爾士州共有2176棟房屋被燒燬,另有850棟房屋遭到山火破壞。而隨着火勢尚未得到有效控制,這些數字依舊在不斷更新。

  華東師範大學澳大利亞研究中心主任陳弘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採訪時表示,未來1~2個月,澳大利亞山火的形勢不一定會好轉。畢竟對澳大利亞而言,最炎熱的季節才剛剛開始,“莫里森政府依舊會面對巨大的壓力。”

  生物種羣或改變

  這場不斷肆虐的山火有多嚴重?

  以山火重災區的新南威爾士州爲例,自2019年7月至2020年1月8日,該州的過火面積已有490萬公頃。對於地處南半球的澳大利亞而言,目前夏季剛過半,這一數字已遠超了該州近50年的整季平均燃燒面積:280萬公頃。

  山火所到之處,也正在改變澳大利亞特有的生物種羣。目前,據澳大利亞媒體報道,山火已造成近5億動物(鳥類、哺乳動物、爬行動物)葬身火海。在澳大利亞袋鼠島的山火中就有超2萬隻考拉死亡。

  澳大利亞環境部長蘇珊·利(Sussan Ley)警告說,在一些地區,考拉可能會被重新列爲瀕危物種。不僅是行動緩慢的考拉,即便是跑跳能力超強的袋鼠也跑不過山火的肆虐。3日,澳大利亞第三大島袋鼠島遭遇山火襲擊,森林燒燬面積達15萬公頃。

  雖然澳大利亞人口第一和第二大城市的悉尼、墨爾本均未直接受到火情影響,但也都進入了隨時待命的狀態。去年11月11日,悉尼及周邊地區已宣佈進入緊急狀態,這是這座澳大利亞最大的城市及周邊地區有史以來第一次面臨着最高級別的火災預警。

  悉尼本就飽受乾旱之苦。自去年6月起,悉尼就已實施一級限水令。這是悉尼10年來首次實施限水令。

  據當地華人小周告訴第一財經記者,一級限水令是限制所有戶外用水。比如,居民只能在上午10點之前、下午4點之後,用軟管給草坪和花園澆水,軟管上必須裝有能控制水流量的噴嘴,禁止使用自動灑水系統;只能用水桶、高壓清洗設備或裝有觸發噴嘴的軟管清洗車輛等。

  隨着悉尼郊區火情的蔓延,該地或面臨水資源危機。

  悉尼所在的新南威爾士州水務部網站顯示,目前悉尼地區的大壩水位在42.8%。一旦降低至40%,將觸發二級限水令。新南威爾士州原本預計將在2月初開始實行二級限水令。如今,這一限水令可能提前。

  而山火產生的煙霧不僅使澳大利亞本國的生態環境遭殃,鄰國新西蘭也難逃影響。美國航空航天局(NASA)公佈的衛星雲圖顯示,澳大利亞山火的煙霧還一度藉助風力漂洋過海來到了12000公里以外的南美洲。

  極端氣候背鍋?

  山火,對於澳大利亞來說並不罕見。

  陳弘指出,澳大利亞特有的桉樹由於不落葉但脫皮且生長密集等特性,已被科學界證明與山火脫不了干係。“火焰會隨着燃燒的樹皮一直上竄到樹葉。而桉樹的樹葉富含油性,在高溫時會產生油氣,被風一吹,火焰就很容易從一棵樹燒到另一棵樹。”陳弘說道,“因此,在澳大利亞平緩的地勢、密集的樹林這一生態條件下,一旦起火,火勢一般都十分兇險。”

  那緣何2019年持續至今的這場山火如此猛烈?陳弘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去年起的這場山火與往年相比有三個不同特點。首先,2019年開年,澳大利亞北部遭遇嚴重乾旱,至今一直沒有得到緩解。空氣溼度低,再加上地上樹葉、枯柴堆積等,非常容易產生自燃現象;其次,從去年11月開啓的夏季,澳大利亞遭遇持續高溫,各地氣溫頻繁上竄至40攝氏度。

  今年年初世界氣象組織已給出了“鐵證”:2019年是有記錄以來第二熱的一年。在全球整體變暖的趨勢下,澳大利亞也遭遇了有氣象記錄以來最熱的一年。“極端乾旱、高溫的氣候容易產生乾雷暴,再加上一些人爲的用火不慎,也容易引起燃燒。”陳弘說道。

  第三,陳弘強調,每年澳大利亞的山火一般從偏熱的北部開始,慢慢往南蔓延,“但今年到處都是高溫,導致山火遍地。先是新南威爾士州,再到昆士蘭州、維多利亞州,南澳、西澳,甚至塔斯馬尼亞島也有,目前只有以沙漠和沼澤爲特徵的北領地沒有遭遇山火。”

  惡劣的氣候變化預示了未來極其嚴重的山火,而這場山火也讓澳大利亞的消防系統措手不及。陳弘告訴第一財經記者,由於澳大利亞地廣人稀,因此採用消防志願者服務體系,“平時注重消防訓練,火災發生時就會自行組織滅火,這樣既經濟又實用。”在陳弘看來,今年澳大利亞遍地的山火導致消防資源緊缺。“消防工作主要由每個州主導,聯邦政府一般並不插手。由於每個州的火情不一,中央層面沒有統一的消防部門等機構,再加上州與州、聯邦與州政府間缺乏協調,所以才導致如今救火不力的局面。”他說道。

  拖累GDP增長

  澳大利亞西太平洋銀行預計,迄今這場山火造成的損失或達50億澳元(約合238億元人民幣),損失高於2009年維多利亞山火,可能拉低澳大利亞去年整體國內生產總值(GDP)0.2~0.5個百分點。

  陳弘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澳大利亞的空運、航運、農牧業、旅遊業均會受到此次山火的衝擊。

  澳大利亞統計局的數據顯示,2019年第三季度,經季調後澳大利亞的GDP環比增長0.4%。“山火的持續會對澳大利亞去年第四季度GDP走勢產生很大影響,甚至不排除爲負值,拉低去年全年的最終數據。”陳弘說道。

  澳洲聯邦銀行證券部高級分析師費爾斯曼(Ryan Felsman)指出,由於大火帶來的打擊,消費者信心指數上週已經跌至4年多來最低。目前,據澳大利亞媒體報道,經濟學家已下調對2019年澳洲GDP的預測,從原先的增長1.9%調降爲1.8%,遠低於去年年初預估的2.7%。

  許多分析師認爲,山火很可能促使澳大利亞聯儲出臺刺激經濟的政策,至少直到中央銀行調整貨幣政策爲零利率或接近零利率。

  澳大利亞也是中國人春節熱衷的出境遊目的地之一。對於即將到來的2020年農曆春節,已訂好機票決定帶全家在澳大利亞過春節的小錢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對於山火還是有點擔心,主要還是空氣污染方面的擔憂。

  澳大利亞旅遊局局長韓斐勵(Phillipa Harrison)在澳旅遊局官網上表示,雖然山火對澳大利亞局部地區仍有影響,但許多地方未受牽連,大部分旅遊景點仍正常運營,建議所有計劃赴澳遊客於出行前密切關注最新山火情況。

  面對持續肆虐的山火,13日澳大利亞媒體公佈的一項針對1505名選民的民意調查顯示,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的支持率大幅下降8個百分點,已降至他自2018年8月接任自由黨黨首以來的最低水平。

  此前,莫里森對這場史無前例的山火危機反應遲緩,受到澳大利亞國內不少抨擊。去年12月22日,莫里森曾召開新聞發佈會,爲自己不顧山火肆虐的緊急狀況、帶家人出國度假一事道歉。莫里森6日宣佈設立新機構,負責救災和重建工作,將在未來兩個財年額外撥款20億澳元(約合97億元人民幣),用於林火後的重建工作。12日,莫里森又承認在應對山火危機中存在失誤。

  對此,陳弘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對山火災情預估不足,是莫里森政府的主要責任,“在去年着火點已增多的情況下,莫里森並沒有採取切實措施。”而從長遠來看,陳弘認爲,反映的是以莫里森爲代表的自由黨政府其實對氣候變化議題一直以來的推諉、不重視。“自由黨政府一直強調經濟發展,因此拒絕在減排方面採取切實措施,這一點受到國內外的詬病。”陳弘說道,“如今,已知的事實是氣候變化造成高溫,高溫加劇山火,但莫里森政府卻無視氣候變化這一問題。”以人均碳排放量來看,2018年經合組織的數據顯示,澳大利亞的人均碳排放量爲22噸,高於美國(17噸)。在過去20年溫室氣體減排的表現上,澳大利亞也落後於其他國家。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