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資管行業轉型:機遇與挑戰並存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11月08日 15:04   北京新浪網

  資管行業轉型:機遇與挑戰並存

  來源:金融時報

  去年資管新規的發佈標誌着我國大資管行業進入了以正本清源、防控風險、轉型發展爲主要特徵的新階段。在機遇與挑戰並存的新時代,新規對於資管機構提出了新的發展要求,需要各家機構在產品、客戶、管理等諸多方面進行重新梳理。

  11月8日,由中國銀行業協會、香港銀行學會、金融時報社主辦的2019兩岸暨港澳銀行業財富管理論壇在天津舉行,論壇上發佈的《2019中國私人銀行發展報告暨中國家族財富管理與傳承白皮書》指出,銀行理財業務是受資管新規影響最大的資管市場參與方,主要原因體現在如下幾方面:一是,產品淨值化管理的要求使現有產品結構面臨巨大調整,從預期收益型產品向淨值型產品的轉化給銀行理財管理模式帶來了重大考驗;二是,資管新規對於銀行理財產品投資非標資產的規模和集中度有嚴格限制,並且嚴控期限錯配;三是,降低了公募理財產品起點,銀行理財產品普惠化或將進一步提升;四是,在去同業、理財淨值化管理的背景下,大銀行可通過設立資管子公司,提高自主管理能力和增大代銷規模,但大部分城商行、農商行不具備投資管理能力且受資本淨額要求的限制,零售業務將成爲中小型銀行負債端未來發展的主要動能。

  談及傳統銀行理財的業務邏輯,渤海銀行董事長李伏安說,在剛兌時代,銀行理財業務以銀行信用背書,大多是用信貸管理的觀點來經營理財資金投向,風控環節大多是由風險部門負責,底層資產環節大多是由公司業務部門負責,資產管理部門的角色往往是“通道”部門和“過手”部門,重點關注的是負債端而不是產品端和資產端,管理因錯配而產生的流動性風險比管理信用風險和市場風險更重要,對市場風險及其對應的風險管理手段、方法和模型並不熟悉,因此在業務邏輯上更像傳統的存貸業務而不是資管業務。

  “理財的核心在於資產,而資產的核心在於配置管理。”李伏安說,在打破剛兌的目標模式下,理財要向估值淨值化、資產標準化的方向發展,在風控策略上,也將以投資組合風險管理代替單一資產的信用風險管理,投資策略也相應地要向大類資產配置方向演進。

  研究表明,90%以上的投資組合收益來自資產配置戰略,僅不足10%的比例歸於投資標的選擇、市場機會擇時等因素。李伏安指出,在經濟轉型期,銀行財富管理更應重視大類資產的組合搭配,根據經濟發展狀況、市場變動狀況和客戶風險偏好調整投資組合的有效邊界,持續優化整體投資的風險收益結構,才能取得符合投資者要求的與風險相匹配的投資回報。

  李伏安強調,未來的銀行理財業務必然將從以資金來源爲重心轉向以資金運用爲重心,從“更便宜地把產品賣出去”轉向“更好地把資金用出去”,財富管理者必須大幅度提升資產配置能力,在資產組合風險管理的科學方法指導下尋找新的風險收益平衡點。

  在整個資產管理行業的生態系統面臨重構的同時,中國高淨值人羣“傳富需求”凸顯,財富管理行業正處於供給端和需求端“雙變”的市場環境,也面臨御風而行、乘勢而上的大機遇。前述報告顯示,中國高淨值人羣的數量從2008年的36萬增至2017年的126萬,複合增長率達到15%。2018年底,銀行理財、信託、券商資管、保險、基金、期貨等組成的中國財富管理機構市場的規模已經達到了113萬億元,相比2013年增長了近3倍。

  商業銀行無疑是財富管理的主力軍,中資私人銀行以其廣泛的客戶羣體、信譽口碑等先行佔據了財富管理市場的主體份額。報告強調,新形勢下,私人銀行須通過經營轉型潛心打造核心競爭力,包括:由一對一產品服務向綜合服務能力轉型提升,由粗放產品銷售向個性化需求定製能力轉型提升,由簡單收益兌付向多元資產管理能力轉型提升,由合規銷售管理向全面風險管理轉型提升。

  在財富管理市場,證券公司是重要的參與方,積累了相當規模的高淨值客戶。對於商業銀行和證券公司的競爭關係,廣發證券董事長孫樹明說,兩者各有所需,應共同構築財富管理升級發展的核心動力。

  高淨值客戶人羣中,企業家佔比最大,約爲75%,他們對於保障本金的穩健型投資需求強烈;金融投資高淨值客戶佔比爲12.9%,他們具有豐富的金融投資經驗,傾向通過金融槓桿以較小投入撬動較高收益。

  “以企業管理人員與專業人員爲代表的這部分人正在成爲高淨值人羣的中堅力量。在經歷市場的教育洗禮以後,他們在選擇財富管理機構時,將更加註重專業交易、專業能力和成熟服務水平的財富管理機構。”孫樹明指出,財富管理進入新發展階段,客戶需求轉向綜合金融服務,這對財富管理機構的綜合金融服務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也帶來了商業銀行和證券公司合作的新的空間。第一,在企業風險與長期價值增值方面,商業銀行和證券公司各有優勢,風險與收益的平衡要求會帶來更多的投貸聯盟。第二,雙方在客戶渠道和產品開發方面各有優勢,將帶來更多的產品營銷合作。第三,在人才培訓與研究交流方面,證券公司提供賣方研究的服務,會爲商業銀行財富管理業務轉型升級提供更多支持。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