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金蟬脫殼頭部玩家,賈躍亭重獲“債務自由”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5月22日 17:20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金蟬脫殼頭部玩家,賈躍亭重獲“債務自由” 來源:財經無忌

  文丨財經無忌

  夢想還是要有的,萬一有人信了呢。

  連續創業者、PPT技能滿分獲得者、“最鋒利鐮刀手”、互聯網界最富舞臺表現力CEO、1700億市值上市公司第一大股東、FF創始人、中國法律認定的失信被執行人,活學活用“三十六計”頭部玩家賈躍亭終於重獲“債務自由”。

  洛杉磯時間5月21日,賈躍亭基於美國《破產法》第十一章申請的個人破產重組方案在美國加州中區破產法院舉行了確認聽證會,最終,大法官Zurzolo對該重組方案進行了確認和通過。

  根據重組方案,賈躍亭將把個人所持有的 FF 股權轉入信託,歸債權人持有。同時,在接下來的四年內,債權人不得在任何美國以外的管轄地直接主張追究賈躍亭的個人責任,或衍生性地以賈躍亭債權人的名義提起任何新訴因。

  換言之,賈躍亭又爲自己贏得了追逐“造車夢”的四年寶貴時間。

  以時間換空間,平安爲債權人委員會主席

  如果賈躍亭沒有讀過《論持久戰》,也一定熟讀過“三十六計”。“明修棧道,暗度陳倉”打得一手好牌,連資本市場老司基孫宏斌都曾爲之潸然淚下。

  如今其親力打造的令半個娛樂圈都窒息的夢想樂視網都終止上市了,賈躍亭還能憑藉一紙美國法院的“破產重組”方案鹹魚翻身,可謂“金蟬脫殼”的頭部玩家。

  預計將於今年6月生效的重組方案顯示,賈躍亭把目前個人所持的全部FF股權轉入債權人信託,賈躍亭作爲FF創始人也不再擁有任何一股FF股權。

  信託直接持有的FF股權,除破產清算或信託到期外,債權人信託託管人在FF IPO後才可以開始處置FF股權,方案還規定了IPO後按年出售信託內FF股權的比例。

  而債權人則承諾,方案生效後四年期限內,不得在任何美國以外的管轄地(美國境內自方案生效之日賈躍亭個人債務解除)直接主張追究賈躍亭個人責任,或衍生性地以賈躍亭債權人(包括賈躍亭單獨索賠和共同索賠)的名義提起任何新訴因。

  此外,賈躍亭不再要求解除中國債務擔保,直到獲准債務償付金額達到約定比例;獲准債權人將有權繼續在中國國內持有債權並處置賈躍亭全部已被凍結或已抵押、質押的資產。

  信託資產則包括:1、10%的FF股權;2、20%的Pacific Technology優先股(間接持有6.16% FF的股權),同時包含FF IPO後Pacific的8.157億美元優先分配權等額外權益;3、對Season Smart股權(恆大持股)的回購權;4、走完中國現有司法程序後,賈躍亭在破產生效前被司法凍結資產的剩餘部分(如有);5、對易到資產(東方車雲)的訴訟權。

  債權人委員會成員共有五個,其中平安銀行是委員會主席,剩下成員是民生信託、海瀾投資控股、樂昱投資和奇成投資。最大債主包括賈躍民、甘薇、鑫根資本、平安銀行、民生信託、浙江中泰創展、寧波杭州灣新區樂然投資等。

  也許很多人不能理解一直喊着“下週回國”的賈躍亭爲什麼還能贏取債權人的信任,答案就是這是目前所有方案中債權人權益最大化的一種方案。

  因爲賈躍亭目前唯一還在運營的業務就是FF,而FF能夠繼續運營直至量產的前提是實現融資,可是賈躍亭揹負的巨大債務壓力成了FF融資的最大羈絆。

  按照該方案進行重組,賈躍亭能夠得到 FF 股權激勵(是的,你沒看錯,重組方案允許對賈躍亭採用管理層激勵股權計劃),從而更好地管理公司,讓 FF 獲得更好的發展,讓債權人獲得比索賠金額更高的回報。

  從目前來看,只有採取破產重組,債權人才能獲得 FF 公司的經濟價值;如果採取破產清算,債權人只能瓜分賈躍亭聲明的有限資產,無法收入最大化。

  FF中國總部花落誰家?

  世界上只有一家特斯拉,而中國有衆多渴望上線新能源汽車製造產業的城市。

  在供需極度失衡之際,賈躍亭挺身而出。

  他來了,他來了,他開着FF911走來了。

  賈躍亭豁出一切就是爲了有一天能開着FF911榮歸故里。

  現在歸故里的障礙解除了——破產成功後,債權人需通知並請求中國法院解除賈躍亭及甘薇的失信被執行人及限制出境和限制高消費,並且靜止期內不再重新提起——擺脫“老賴”身份,賈躍亭理論上可以兌現“下週回國”的承諾了。

  剩下的就是“榮”的問題了。

  “榮”的關鍵是FF911能夠量產,而量產的前提是能融到錢,融到錢的核心要素是有足夠的信譽。

  還能有比政府背書更高的信譽嗎?

  賈躍亭洞察一切。

  在重組方案中,賈躍亭透露FF正在與國內三個省會級城市進行溝通,商討在當地建立FF中國總部的相關事宜,其中一家已經在MOU(諒解備忘錄)的溝通階段,另外兩家也已經在方案的實際探討中。

  這才是整個重組方案最爲核心的信息。試想有一天,一座名爲“法拉第大廈”的建築在二環上高聳入雲,在第二天的報紙頭條上是當地領導爲FF工廠剪綵的新聞,還有什麼資金不能到位?

  事實上,FF的融資方向的確在發生變化,而地方政府最有可能成爲下一輪融資對象。

  最新的消息顯示,FF正在與國內的投資集團進行深度溝通,而這家據稱全國排名靠前的投資集團的想法也與地方政府對FF的“招商”有關。方案稱,“對方希望可以參與到我們與某個地方產業落地的投資及合作當中。”

  爲了給潛在投資人以信心,FF還釋放了穩定預期的“大招”:“FF也與幾個地方政府的主要資本平臺進行着關於產業落地資本合作的方案溝通。”

  即使流落異鄉,賈躍亭也不忘造車夢想。他曾公開表示,“我之所以放棄一切,只爲把FF做成,儘快徹底償還餘下的擔保債務,實現變革汽車產業的夢想。”

  如今,破產成功離他的夢想顯然又前進了一大步。

  畢竟,在賈躍亭提交的一份FF規劃書中顯示,FF 91已經完成85%,在公司完成B輪融資後9個月即可投產。

  不過,投資市場見慣了賈氏PPT的風格,“狼來了”的後遺症還未完全淡忘。

  截至2019年7月底,FF累計虧損21.5億美元。

  營運資本短缺、可用資金和流動資金有限等問題,短期內尚難以解決,顯然這將會極大影響其進一步融資的能力。

  好消息是,FF表示FF 91中國落地項目已經跟國內合作伙伴取得了重要的進展,作爲中國落地項目的一部分,FF計劃近期在中國首次舉行FF 91產品發佈會。

  28萬樂視網投資者“圍攻光明頂”

  令人難堪的是,今天又有一起樂視網投資者發起針對樂視網的維權申請。該投資者表示,“2016年50元左右買入,買入後頻繁操作,現成本15.895元,未賣出持有至今55000股,共計虧損78.12萬元。”

  投資者向樂視網索賠的理由正在於樂視網及原實際控制人賈躍亭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

  自從樂視網爆雷,樂視大廈就再也沒有了往日的平靜。

  幾乎每年都有來自全國各地的投資者和供應商聚集在樂視大廈,猶如六大門派圍攻光明頂,索賠或討債,他們的口號都很一致:“樂視還錢”。

  就在賈躍亭破產成功前不久,樂視網也走到了退市末路。

  5月14日,深交所公告稱,樂視網股票終止上市,自2020年6月5日起,樂視網股票交易進入退市整理期。退市整理期屆滿的次一交易日,樂視網股票將被摘牌。

  賈躍亭的夢想,果然令人窒息。

  “怎麼大風越狠,我心越蕩。”

  賈躍亭朝着臺下無數擁躉唱出這首《野子》的時候,如在昨日。

  曾經一度創下千億市值帝國,獲封“創業板一哥”,卻以3年累計虧損290億,負債207億無法償還收場,兵敗如山倒,徒留給股民一地雞毛,而曾經的夢想“鼓吹手”卻說了很多遍“下週回國”。

  真是一出令28萬出逃無門的投資者欲哭無淚的“黑色幽默”。

  賈躍亭的投資者也不都是寂寂無名之輩,反而有幾乎半個娛樂圈的明星被牽扯其中。

  數據顯示,樂視影業的股東中一共有19位明星。

  其中直接持有樂視影業股份的明星股東有:張藝謀、郭敬明、孫紅雷、黃曉明、李小璐、馮威。

  間接持股的明星有:孫儷、鄧超、劉濤、秦嵐、瞿穎、陳赫、賈乃亮、霍思燕等。

  賈躍亭的人脈堪稱“金脈”。

  公開信息顯示,明星投資人們爲賈躍亭的夢想“買單”金額不菲,多的虧損幾千萬,少的虧損幾百萬。如果持有至今,恐怕早已顆粒無收。

  1200年前,唐朝詩人杜牧吐槽楚霸王項羽烏江自刎,失去了挽回局面的可能:

  江東子弟多才俊,捲土重來未可知。

  “夢想收割機”賈躍亭從來不會認輸。因爲,夢想還是要有的,萬一有人信了呢。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