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狼性擴張和謹慎收縮:誰才是眼下的生存之道?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6月25日 10:18   北京新浪網

  狼性擴張和謹慎收縮:誰才是眼下的生存之道?

  幹羣芳

  慘淡的上半年已經結束,但對於汽車行業來說,並沒有按下重啓鍵的感覺。在疫情不斷反覆,國內外經濟形勢多變的不確定時代,車企已經沒有辦法再按照此前的方式來預測市場。對於市場的變化,一些截然不同的觀點和做法開始出現。年初開始,一些企業就開始進行戰略收縮,多家汽車營銷公司的高層表示,今年的策略是減少不必要的開支,同時在營銷上全面與銷售線索掛鉤。

  這是一個非常現實且功利的做法。在汽車產業中來看,品牌的打造一直被認爲是第一位,這是一個細水長流的長期工程,而將全部火力與銷售線索掛鉤,則有點像殺雞取卵。但對於汽車銷售公司而言,他們並非不瞭解這種轉變背後的傷害,但在現實和市場面前,他們不得不採用這樣的策略來追回損失的銷量。這幾乎是眼下汽車企業的通用做法。在線下渠道受阻的情況下,能夠提供線索的線上渠道成爲今年熱門。

  但也並非所有的車企都是這樣的思路。在收縮之下,一些車企認爲行業的慘淡正是洗牌的關鍵時刻,這個時候進攻往往才是最好的防守。東風有限副總裁、東風日產副總經理陳昊則直言不諱,在這個時候東風日產必須出擊,這很符合“狼性”東風日產的作風。事實上,一汽-大衆也在悄然進行出擊,當然對於體量更大的大衆品牌而言,他們強調的先是“穩”而後才是“進”。這是在市場態度上,一些車企採取的截然不同的做法,這兩種看似相互矛盾的方式,實際上對不同的企業而言,卻都是當下的生存之道。

  這是營銷市場的變化,而從企業發展更爲關鍵的戰略佈局來看,也有類似的變化。今年上半年,雷諾閃退中國,東風雷諾解散,這是今年第一家退出的合資公司。雷諾的退出與雷諾-日產-三菱這個大聯盟的戰略調整有關,在雷諾之後三菱也在縮減中國業務上蠢蠢欲動,其CEO最近表態要削減在歐洲和中國等大型市場的業務。與之相關聯的還有英菲尼迪,其有計劃回歸東風日產旗下,重新成爲後者獨立的事業部。

  臺資合資汽車企業東風裕隆也在堅持多年後開始萌生退意,儘管在6月中旬裕隆的高層向經濟觀察報記者否認了退出的傳言,但其要扭轉市場難度很大。這是一個像段子一樣存在的企業,即便是撤出也並不會太出人意料。但東風裕隆在企業戰略層面收縮的同時,也重新規劃了其新的進攻路徑。

  與此同時,雷諾表示接下來在華將重點聚焦電動車和輕型商用車,DS儘管已經將長安PSA工廠出售但也表示不會退出中國市場,會有新的發展戰略和模式。而裕隆則通過尋求與富士康的合作,重新找到進攻的方向。

  並非沒有企業在擴張。6月,已經擁有多達12個汽車品牌的吉利出手,收購商用車上市企業華菱星馬15.24%股權成爲其第一大股東,藉此佈局重卡和專用車細分市場。僅僅在半個月之後,又有消息傳言吉利要入股力帆或者是衆泰,這也是兩家汽車上市公司。在整體市場遇到挑戰的時候,吉利的頻頻出手,除了讓人擔憂其資金鍊,也反映出部分企業共有的抄底心態。

  德國大衆同樣在中國市場選擇了加快攻勢。今年5月底,大衆汽車斥資10億歐元收購江淮集團50%的股份,成爲江淮集團最大的股東,同時增持江淮大衆股份至75%,實現控股。此外,大衆汽車還投資11億歐元,獲得了國軒高科26%的股份,併成爲其最大股東。大衆汽車集團也由此成爲首家直接投資中國電池生產企業的外資汽車公司和第一家控股中國本土汽車企業的外國車企。

  不同於大衆直接的股權收購,更多車企選擇的是合資與合作來進攻。例如豐田在動力電池領域同時牽手了寧德時代和比亞迪,一汽集團則選擇與多達六家新造車企業達成戰略合作。在多個品牌退出的同時,傳統車企們紛紛推出了新能源汽車新品牌,而特斯拉、蔚來等頭部新造車企業一直在持續擴張,但內部經營管理也迫於資金壓力有所收縮。

  與整車企業一致的是,新能源汽車產業鏈上的擴張也在持續,動力電池等零部件,充電樁和換電站等配套設施都將迎來新一輪的擴張。例如,根據寧德時代4月發佈的公告,在不到半年的時間裏,其公司境外發行債券額度就翻了超兩番。根據高工鋰電研究報告,2020年全球頭部電池企業將進入新的擴展週期,鋰電裝備行業預計未來三年增幅將達5倍以上。與此對應的是,傳統的零部件巨頭紛紛縮減內燃機業務佈局新能源。

  整體來說,無論是企業之間還是企業內部,戰略調整都呈現出擴展與收縮並存的狀態,除了上述案例,這種狀態還存在於經銷商、營銷方式以及具體的產品規劃上,但這些收縮和擴張將會帶來怎樣的效果還很難判斷。對於那些選擇退出的品牌而言,一旦退出則難以捲土重來;對於快速擴張的企業來說,簽署協議只是一個開始,政策和市場的走向,佈局的時間點、方向、力度和節奏以及資源協同能力都將是關鍵的影響因素。

  而在擴張與收縮之間,出於成本和風險的考量,車企結盟的趨勢將愈發明顯。但至今爲止現有的結盟尚未呈現可觀的成果,了無下文乃至分道揚鑣的案例倒是屢現不鮮,例如近日寶馬和奔馳發佈聲明稱,將暫停在自動駕駛技術方面的合作。然而,如論如何,相比探索新安全區面臨的挑戰和不確定性,站在原地不動是更危險的選擇,後者意味着只能等待被時代淘汰。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