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楊志勇:建立現代財稅金融體制 完善國家宏觀經濟治理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10月30日 09:55   21世紀經濟報道

  原標題:建立現代財稅金融體制 完善國家宏觀經濟治理

  要形成合理的宏觀經濟格局,要完善宏觀經濟體制,就必須全面深化改革,轉變政府職能,建立現代財稅金融體制,把財稅和金融問題放在一起統籌考慮。

  楊志勇(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研究員、《財經智庫》副主編)

  一

  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提出,要求激發各類市場主體活力,完善宏觀經濟治理,建立現代財稅金融體制,建設高標準市場體系,加快轉變政府職能。這是構建高水平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一項重要內容。“建立現代財稅金融體制”是一個新提法,與之前所說的“建立現代財政制度”“建立現代財稅制度”和“建立現代金融制度”不同。財稅和金融體制有機融合在一起,這不只是簡單的文字調整,而是有着非同尋常的意義。

  財政與金融本來關係就密切。在宏觀經濟調控中,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的協調配合是否得當,直接影響宏觀經濟穩定目標的實現。近年來,積極的財政政策與穩健的貨幣政策緊密配合,促進了宏觀經濟政策目標的實現。總體上看,積極財政政策更加積極有爲,穩健的貨幣政策釋放出合理的流動性,讓宏觀經濟政策順利運行。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同是現代國家最主要的宏觀經濟政策。如果只肯定其中的任何一種政策的作用,而否定另一種政策的作用,有可能會貽誤宏觀經濟調控的良機。

  二

  中國仍處於重要的戰略機遇期,但機遇和挑戰都有新的變化。這在宏觀經濟治理上有突出的表現。宏觀經濟形勢正在變得更加複雜。國際格局的變化,讓宏觀經濟政策選擇的外部環境發生變化,也讓宏觀經濟政策的國際協調面臨着更多的挑戰。宏觀經濟政策的國際協調本來就不容易,國際協調環境的巨大變化,意味着經濟政策國際協調難度的進一步提高。國際國內市場融合越來越多,本來要求更多更有力的宏觀經濟政策國際協調,但複雜的環境讓經濟政策協調與合作面臨着一定挑戰。

  國內經濟政策選擇的要求也越來越高。同一宏觀經濟政策效率邊際遞減問題必須解決。大規模減稅降費在緩解經濟下行壓力上發揮了積極作用,同時也需要有相應的對衝機制以應對可能的財政可持續性風險。當持續的大規模減稅降費換來經濟總量的擴張,換來更多的稅源,這樣的財政政策才具有可持續性。積極財政政策本質上要求政策的擴張性,因此任何與此相悖的具體政策選擇都必須小心謹慎,防止具體政策作用相互抵消。因此,要處理好短期與中長期問題,保證財政運行的可持續。防止政策邊際效率遞減的方式之一就是變化政策工具,而不是一味地實施單一的具體政策。貨幣政策同樣如此。貨幣供應量保持在什麼樣的水平上,才能適應宏觀經濟調控所需的合理流動性,需要認真研判。對於市場來說,利率水平的高低直接決定着市場運行的成本,直接影響到投資回報的多少。

  時至今日,宏觀經濟政策的選擇已經不是那種簡單的“面多了加水、水多了加面”的操作模式,因此,應該跳出簡單的鬆緊政策單一維度選擇思維。讓宏觀經濟政策持續發揮作用,就必須在促進宏觀經濟穩定的前提下,充分釋放市場主體的活力,實現高質量發展。

  超大規模的國內市場,讓中國經濟充滿了韌性,因此宏觀經濟政策選擇必須讓這樣的市場高效運行。中國人口世界第一,經濟總量世界第二,居民收入水平逐年提高,這只是說明市場規模大,但大規模的市場不一定等於高效率的市場。高效的市場,應該有高效的市場運行機制,讓旺盛的市場需求得到充分的釋放,讓市場供給充分有效。消費升級換代是當下國內市場的一個重要特徵,這要求有高品質的商品提供。眼下,我們需要提防高品質商品斷供的風險,特別是不少高品質商品與先進技術是聯繫在一起的。沒有高新技術,就沒有高品質的商品,沒有高品質的服務。

  三

  宏觀經濟政策的選擇應與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緊密配合,形成更加有效的高品質商品和服務的供給。市場主體需要更多創新,特別是科技創新,因而呼喚更加合理的市場運行成本,呼喚更加高效的市場監管。合理的稅費負擔,合理的成本費用,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所應該致力實現的目標,而這離不開財稅金融政策的協調,也離不開財稅金融體制的完善。財稅金融政策在促進科技創新上還有許多細功夫可做。這些年來,爲促進科技創新,中國已經實施了不少公共政策,包括財政政策和金融政策。而今,更需要強調的是更加精準的創新型財稅金融政策。

  就財稅政策而言,稅收政策在促進科技創新上可圈可點。企業研發支出加計扣除,大大減輕了企業的負擔,這是企業所得稅方面的優惠政策。如何讓加計扣除政策更加精準,讓更有創新力的企業脫穎而出,企業所得稅政策仍有一定的完善空間。研發支出範圍的界定可以再優化,高新技術企業標準可以更偏向自主創新企業,對科技創新企業實行更加優惠的稅率,這意味着企業所得稅制可以進一步改革。創新靠技術,技術發明靠人才。中國需要加快形成一套有利於吸引國際一流科技人才的個人所得稅制,45%的綜合所得最高邊際稅率亟待下調,打造個人所得稅制的國際競爭力。

  增加財政在科研上的投入,是最常見的支持科技創新的舉措。但是,僅僅增加科研投入是不夠的,只有按照科研規律要求使用科研經費,增加的財政支出才能真正促進科技創新。近年來,隨着財政對科技投入的增加,科研條件大爲改善,科技創新實力大大提升,但與此同時,也仍存在一些重複的缺少創新性的成果,這表明科研經費使用的科技創新導向有待增強,還需要進一步適應科技創新規律的要求。因此,要按照最有利於科技創新的思路,創新科研投入的預算管理制度。一方面要按照科研規律增加財政支出,在全社會形成重視和支持原始性創新的氛圍。原創性成果的取得絕不是簡單的論文發表,而應基於紮紮實實的研究,遵循科研基本規律。

  另一方面,在特定領域可以加強競爭性科研經費的投入,以結果爲導向,防止低水平技術重複。例如,芯片是當前科技創新過程中亟待加強的領域,但發展芯片技術不能僅靠人海戰術和財政支持,而是要深入研究如何通過財政支出有效激發科技人員創新的積極性。只有這樣,才不會在短板領域造成低水平的產能過剩,也才能獲得應有的技術進步。科技創新有規律可循,要在社會真正形成尊重科學家的氛圍,讓科學家不被不符合科技創新要求的財務管理所束縛。爲此,政府預算管理創新要有新的突破,讓更多更高水平的科技創新成果涌現出來。

  金融領域的科技創新支持包括金融機構的資金投入導向、資本市場融資支持等等。與此同時,要按照市場的規律做事,區分商業領域的金融支持與財政資金支持,讓財政和金融在各自領域協調配合,形成支持科技創新的合力。

  四

  “十四五”時期中國經濟所面對的發展和變化,意味着宏觀經濟政策的選擇要有更高超的水平。經濟政策走向的選擇,需要建立在對宏觀經濟形勢的充分把握之上。從本質上看,宏觀經濟政策的選擇本來就是因應短期經濟形勢變化需要作出的。宏觀經濟形勢變了,經濟政策就要有相應的變化。當前經濟形勢面臨着複雜性和不確定性,不同於傳統經濟的數字經濟的興起,開放經濟體制所遇到的新挑戰,可能爲宏觀經濟形勢的判斷帶來一定難度。宏觀經濟政策的調整需要高度關注,要樹立宏觀經濟政策運行成本的理念,創造條件,讓政策選擇更加有效。

  宏觀經濟政策基於宏觀經濟體制,也基於宏觀經濟治理格局。好的宏觀經濟體制和好的宏觀經濟治理會給政策選擇減壓,會減少政策誤判的成本,具有“自動穩定器”作用的財政政策,就減少了相機抉擇的壓力。有效的貨幣規則,同樣會減少貨幣供應量選擇的誤判,利率市場化會讓市場在資金供給中更加有效。總之,要形成合理的宏觀經濟格局,要完善宏觀經濟體制,就必須全面深化改革,轉變政府職能,建立現代財稅金融體制,把財稅和金融問題放在一起統籌考慮。

  (作者:楊志勇 編輯:洪曉文)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