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唐奇芳:COC和RCEP是解開東盟國際困局的鑰匙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11月05日 10:24   環球時報

  原標題:唐奇芳:東盟抓住了化解困局的鑰匙

  唐奇芳

  (作者是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副研究員)

  第35屆東盟峯會及東亞合作領導人系列會議剛剛落幕,美國派低規格代表團與會、印度暫時不籤《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等議題受到廣泛關注。但很多人沒注意到,與往年相比,今年東盟峯會本身呈現出兩個鮮明特點。一是主題上,高度聚焦《南海行爲準則》(COC)和《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這兩項具體議題;二是態度上,東盟成員對推進這兩項議題高度積極和一致。這兩個特點集中反映了東盟對當前國際形勢的判斷和對未來政策的考量。

  首先,COC和RCEP代表東盟面臨的兩大課題,它們具有很強的象徵意義,背後至少有着三重兩兩相對的議題,一重比一重範圍廣闊。第一重是南海和貿易。這是奧巴馬時期美國“重返東南亞”和“亞太再平衡”的兩大抓手:一方面直接或間接加強在南海的介入,以“航行自由”等藉口和南海仲裁案等手段將南海問題國際化、複雜化;另一方面全力爭奪地區和國際貿易規則制定權,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爲工具對衝東亞地區合作,企圖將中國排除在外。川普政府的亞太戰略雖然改名“印太”,而且遠不如奧巴馬時期那麼清晰,但同樣藉助南海和貿易這兩個抓手,只是形式更加直白粗暴。

  第二重是安全和經濟。這是東亞國際秩序長期存在的二元結構,即俗話所說的“安全上靠美國,經濟上靠中國”。對東盟國家來說,這一結構的存在更爲明顯:美國是多個東盟成員的盟國或準盟國,與大多數東盟國家建立了密切的安全合作關係;中國是東盟整體和絕大多數東盟成員的第一大貿易伙伴,同時也是重要的投資來源和援助國。

  第三重是和平與發展。這是全世界和全人類的時代主題,對東盟這樣的中小國家組織來說體會尤爲深刻。當初東盟成立的意義之一,就是新獨立的東南亞國家要相互扶持以在美蘇冷戰的夾縫中謀取生存空間;也正是冷戰的結束讓東盟獲得發展壯大的機會,並作爲主導者與夥伴國一起締造了東亞合作的光輝成就。因此,COC與RCEP代表着事關東盟興衰的兩大課題。

  其次,東盟到了必須高度團結一致的時候。循序漸進、協商一致、照顧各方舒適度的“東盟方式”,是東盟共同體建設乃至東亞合作發展的標誌性成功經驗,但也有其侷限。在形成決議時,可能因個別成員的異議無法體現大多數成員的意願。在實施政策時,又會因照顧成員之間的差別而導致效率不高、效果不明。更重要的是,東盟的內部凝聚力直接決定其國際影響力。大國博弈的加劇直接壓縮東盟的活動空間和政策選擇,如果在這種情況下成員之間仍各懷心思,東盟未來可能會面臨巨大危機。

  再次,COC和RCEP是解開東盟國際困局的鑰匙。在國際安全陰雲密佈、世界經濟持續下行的雙重壓力下,東盟發現南海問題和東亞合作還充滿希望。一方面,曾經是世界關切熱點的南海問題“逆勢趨穩”。中國與菲律賓等國關係顯著改善,並就南海的共同開發達成重要共識;中國提出在三年內完成COC談判,單一磋商文本草案提前完成第一次審讀。另一方面,美國川普政府的單邊主義和保護主義行爲給外向型經濟的東亞國家帶來重大沖擊,加強了地區經濟體“抱團取暖”的需求。經過歷時7年的談判,RCEP15個成員國已經結束全部文本談判和實質上所有市場準入談判,準備明年簽署協議。只要這兩項議題能夠順利推進,就能穩定地區的安全和經濟秩序,同時保持東盟在東亞合作中的中心地位。

  最後,東盟未來應發揮更大作用。大國博弈加劇固然帶來巨大壓力,但國際格局的深刻變化對東盟來說未嘗不是機遇。無論存在“兩強”還是“一強”,世界多極化趨勢無法逆轉,東盟有望成長爲更具影響的地區甚至全球之一極。對此,中國肯定是樂見其成的。從雙方建立對話夥伴關係開始,中國就是東盟最堅定的支持者,創造了東盟對外關係史上的衆多“第一”,其中包括第一個明確支持東盟在東亞合作中的中心地位。COC和RCEP的順利進展,是中國支持東盟的集中體現,也是雙方共同努力的結果。在中國和其他夥伴的大力支持下,聚焦和平與發展的東盟一定會在國際事務中發揮更大作用。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