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羅永浩賈躍亭跨界夢難圓 房地產大佬說:我們不一樣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11月07日 16:32   北京新浪網

  羅永浩、賈躍亭跨界夢難圓,房地產大佬說:我們不一樣!

  原創: 苗雪豔 90度地產

  希望是本無所謂有,無所謂無的。這正如地上的路;其實地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迅哥兒”的至理名言,如果形容幾個追夢大男人,恐怕還要再加上一句——有些路,走着走着就可能是一個大大的趔趄,摔得慘而痛。一不小心,還成了 “老賴”。

  這幾個男人的名字分別是:羅永浩、李斌和賈躍亭,在網絡發酵中,他們或被貼上“2019年最慘男人”的標籤,或已是既定事實的“老賴”。

  幾個男人,有相似點但不盡相同的結局,彙總成一句話—一場創新引發的血案。當然,“慘”並不是我們關注的焦點,“老賴”這個極富吸睛的點也不是。畢竟,如小鵬汽車董事長安慰李斌所說的那樣:無論最後是王還是寇,羅馬都不是一日建成的,阿里、騰訊和華爲也都是經歷了多多磨難才到今天。

  我們的眼量聚焦於“創新”、“跨界”。尤其當“全宇宙最重要的行業”房地產行業,都開始跨界時,這些過往或還在行進中的跨界故事,似乎有了更多借鑑意義。

  羅永浩今年有點“水逆”。

  這要從一則限制消費令說起。10月30日,羅永浩被丹陽市人民法院發佈限制消費令,限制其購買不動產、旅遊、度假、乘坐G字頭動車組列車等高消費行爲。

  在新聞不斷被解讀時,羅永浩反應迅速。11月3日,他發佈了一篇長微博《一個“老賴”CEO的自白》。字裏行間,老羅都在“表心意”,還頗爲悲情地表示,即便公司因不可抗力被徹底關掉,其個人也會以“賣藝”方式把債務全部還完,還以馬克吐溫和史玉柱爲例:他們能做到的,自己也能做到。

  對於所欠債務數額,老羅也列得清清楚楚:自2018年下半年出現經營危機以來,錘子科技最多時欠了銀行、合作伙伴和供應商約6個億的債務……在過去的10個月裏,錘子科技已經還掉了3個億左右的公司債務,其個人也以各種方式籌款幫公司還了其中數千萬。

  對於走到這一步的原因,老羅並未在自白書中交代,但在一段附言文字中,他說:過去10個月一直在跟時間賽跑,而且跑得其實挺好,但還是上了法院的限制消費令名單……

  “跨界快跑”似乎成了羅永浩的標籤。而且,縱向梳理老羅的跨界歷程,就會發現,老羅特別信奉“豬風口論”。

  2006年,從新東方辭職,發起創辦了牛博網,彼時,正是博客時代的高光時刻,但僅過了三年,牛博網國內服務器被關閉;2008年,創辦培訓學校,在全國展開大規模高校巡回演講,並出版勵志自傳《我的奮鬥》,成功打造個人IP;2012年,創辦錘子科技,開始做錘子手機,而此時,正是移動互聯網的風口時代,只不過,錘子沒起來,卻起來一個小米;就在2018年底,錘子科技被曝出資金鍊斷裂時,緊接着2019年,羅永浩又開始瞄準社交,推出子彈短信,後更名爲聊天寶,而此時,微信早已成爲社交老大,地位難撼。

  其實,回顧完老羅“創業史”,老羅做對了什麼、做錯了什麼,變得一目瞭然。老羅有一雙敏銳雙眼,總能看到各種“風口”,且有“飛蛾撲火”般的勇氣。

  他錯了什麼呢?資深投資人曹海濤做出的三點評價一語中的。

  第一:專業人做專業事,從教育圈跨到科技界,兩個完全不相同的領域,過去領域的成功並不能被借鑑於新領域;第二,跨界,需要有一個持續的資金生態;第三,踩準風口很重要,風口大門關閉再去硬闖,就只剩陪跑了,跑到最後還欠一屁股債。

  專業、資金和踩風口:李斌以及與地產大佬親密接觸過又分手的賈躍亭遭遇的“坎兒”,似乎都能用這三個詞來驗證。

  與其說他們跌倒在2019年,倒不如說倒在了“錢”這個重要的俗物上。而法院公佈的欠款或僅是表面數字。

  2019年行業資本市場發生了什麼變化呢?

  今年,行業整頓和新風口並行,投資者“小心翼翼”,顯著的一個變化是,2019上半年私募及創投投資額,某些行業在規範化及監管嚴格下,呈現出疲軟狀態。

  根據普華永道發佈的MoneyTreeTM報告顯示,2019年上半年私募及創投(PE/VC)在科技、媒體及通信(TMT)行業投資數量環比2018年下半年下降12%,僅有1649起。

  報告顯示,2019年上半年TMT行業披露投資金額的投資案例共878起,涉及投資金額148.96億美元,環比下降47%,創三年來新低。大額交易的明星項目顯著減少,單筆過億投資數量僅有29起,環比折降一半。通信行業投資持續低迷,是唯一沒有單筆過億投資的子行業。

  此外,娛樂傳媒行業在監管政策精細化、行業規範化的趨勢下,投資活躍度下降。從投資階段分佈來看,2019年上半年,初創期項目投資數量與金額均出現回落,但投資數量仍然佔TMT行業投資總量比例最高,爲47%。資本火力集中投資於擴張期企業,擴張期的投資金額佔比達到63%,達到三年來的最高點。

  在沒有現金流自給自足時,創業者往往需要大量外部資金供給,支撐創新業務的發展,而一旦資金受困,就如掐住了企業命門,動彈不得。從共享單車的戴維,到頻繁跨界的老羅,再到遠在美國的賈躍亭,哪一個不是因資金鍊斷裂而生變?

  如此對比之下,地產頭部企業還算活得好的。尤其是龍頭企業和國企央企。就在11月7日,福布斯發佈2019年度中國富豪榜顯示,許家印、楊惠妍位列前五。恆大集團董事局主席許家印排名仍爲第3位,身家爲1958.6億元。碧桂園楊惠妍家族以1689.9億元財富值位列第五名。此外,龍頭房企融創董事長孫宏斌排在20名,身家707.1億元。

  而且,儘管龍頭房企紛紛表態不在乎規模了,放慢腳步,碧桂園提出要行穩致遠,萬科要穩基本盤,融創說2019要小心謹慎,但在2019年土地市場上,龍頭房企依舊活躍。根據中指院基礎數據顯示,2019年1-10月拿地金額TOP10房企與銷售額TOP10房企有9家重合,這說明龍頭房企拿地積極性仍然很高。

  即便在2019房地產調控依舊密集,融資渠道全面封堵、融資成本持續走高的背景下,房企們也要緊緊抓住主業“現金流”這個命根子。爲充分保證現金流,、“促銷售”、“抓回款”成爲房企今年最重要的KPI。截至目前,TOP20房企回款率均在80%以上,旭輝、中海、碧桂園等房企的回款率更是在90%以上。

  混沌大學創辦人李善友說:作爲一個企業,第一要務是增長,不論大公司還是小公司,真正的焦慮點就在“增長”二字。尤其是作爲上市公司,市值的增加只跟一件事情有關係,就是增長速度,而且是超過分析師預期的增長速度。無論一家企業的絕對值有多大,一旦增長停滯下來,市值、股票也會停下來,甚至下降,從大概率事件來看,只有2%的企業在長期能夠超過平均數。

  企業增長總有停滯的一天,怎麼辦?李善友給出的解決辦法是:在第一曲線極限點到來之前,就開始佈局第二曲線,用第二增長曲線來維持企業的繼續增長。並且第二曲線必須在第一曲線到達巔峯之前,就要開始第二曲線。因爲一旦第一曲線到達巔峯,甚至已經開始降落的時候,就是企業已經開始走向衰落之時。此時,企業家所有的聚集力全部在於如何恢復第一曲線的增長,而沒有餘力顧及第二曲線。

  所以,我們看到,這兩年,在行業增速放緩時,地產行業一個最明顯的變化就是:房企大佬對外呼喊最多的就是第二增長曲線業務。這個很容易理解,畢竟,未來支撐所有新業務的現金流都要來自地產業務,否則拿什麼去培育新業務。也就是說,源源不斷的現金流,才能換回新業務的成長空間,而這個時間期至少5年。

  一個細節是,今年以來,龍頭老大之間的新業務發展也在“暗暗較勁”,新業務發佈會同一天啓動成常態,佈局節奏快而密。

  就在最近,爲了造車夢,許家印充分詮釋了什麼叫做速度與激情,短短5天內,跨越歐亞3國8個城市,先後考察了德國、西班牙、日本等12家世界級汽車零部件龍頭企業,而這僅是他的第8輪考察,此前還有7輪。據說,8輪考察總行程已經達到“10萬+”,約12萬公里,相當於繞地球3圈。

  這段時期,融創孫宏斌也沒閒着。

  一直在文旅和文化輸出強勢聲音的融創,就在10月27日,宣佈聯手清華大學在青島西海岸新區合作建設“清華大學附屬融創青島醫學中心”,投入約45億元。這意味着融創正式進入大健康領域。7月25日,融創還以8.43億元競得青島黃島區兩宗商住地。

  看得出,大佬們對新業務的佈局很急迫。而大佬們做大做強做專業的主要方式也主要是併購或尋求最佳合作伙伴。在造車上,通過併購,恆大快速打造成了一條貫穿技術研發、生產製造、造型設計等在內的強悍產業鏈;碧桂園被曝收購華大農業正在談判中;在與萬達那場“世紀大併購” ,開啓文旅夢後,孫宏斌依舊未停止併購步伐,而在11月5日,他在一場演講中也提到,併購是解決風險最快的方法,所以要支持併購,不管是從額度上,還是併購貸,都要支持。

  上游財經專家顧問江瀚說:房地產本身就是一個很特殊的行業,產業鏈條長,再加上開發商都是買手公司,需要做的是整合管理工作,所以優勢就來了。

  話說回來,房企大佬們的第二增長曲線之路,也不得不急迫起來。時間有限,試錯時間也有限,窗口期一關閉,命運可能就如他們一樣:

  2012年,羅永浩準備做手機。那一年馮唐問他,“你爲什麼要做手機?”羅永浩答,“如今你每天摸哪個事物最多?我要改變那個事物。”毫無疑問,羅永浩看到了功能機向智能機變革中的機會,當然,看到這個機會的還有雷軍。

  2007年,諾基亞市值1500億美元,出貨量4億部,全球市場佔有率40%。這個數字不僅僅是諾基亞自身的極限點,也是全球手機歷史上的頂峯期,迄今爲止沒有任何第二家企業達到這樣的高度。但是,2007年還發生了另外兩件事情:iPhone上市了和安卓出現。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