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21社論:風險應對走在市場曲線之前方能發揮市場積極作用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6月18日 10:10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風險應對走在市場曲線之前方能發揮市場積極作用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6月18日,第十二屆陸家嘴論壇在上海開幕,中央主管金融的領導們通過各種方式參與這次會議,闡述各自看法,但對“後疫情”時期的風險管理具有共識。其中,國務院副總理劉鶴提出的“風險應對要走在市場曲線之前”,可能成爲下一步工作的重中之重。

  百年不遇的全球突發新冠肺炎疫情給各國經濟造成巨大沖擊,爲了穩定經濟,避免經濟陷入大蕭條,世界上的主要經濟體都採取了史無前例的超預期的刺激政策,這些貨幣與財政政策雖然能在極端疫情衝擊的情況下穩定住金融市場並且避免更多企業倒閉,但是,在“後疫情”時期,用證監會主席易會滿的話說,全球流動性充盈甚至氾濫是大概率事件。

  世界上沒有免費的午餐。無限量發行貨幣必然帶來社會經濟危機,這是歷史已經證明的鐵律。在美國,後遺症已經暴露出來,股市再創新高,但實體經濟還陷在高失業率的泥潭,金融市場與實體經濟背道而馳。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認爲,財政金融刺激措施在初期作用甚大,邊際效用逐步在遞減,這樣的情況不可長久持續下去。

  中國在1990年代到2000年也有過財政金融刺激之後通脹壓力的治理經歷,中國政府採取果斷有效的措施,實現了軟着陸,並且制定了嚴格的財政和貨幣紀律,成爲了中國宏觀經濟治理的重要經驗。就如郭樹清所說,(刺激性政策)進入的時候,四面八方都歡欣鼓舞,退出的時候可能將十分痛苦。2008年的“量化寬鬆”刺激政策到現在爲止還未完全消化。正是基於這種擔憂,中國珍惜常規狀態的貨幣財政政策,不搞大水漫灌,也不會搞赤字貨幣化和負利率。

  但是,爲了應對疫情衝擊造成的經濟下行壓力,我們也不得不從經濟發展實際出發,適度提高逆週期調節,穩健貨幣政策需要更加靈活適度。爲此,上半年已經推出數量型貨幣政策工具擴大總量供給,包括三次降準,增加1.8萬億再貸款再貼現額度,預計將帶動全年人民幣貸款新增近20萬億元,社會融資規模的增量將超過30萬億元。此外,今年赤字率按3.6%以上安排,財政赤字規模比去年增加1萬億元,同時發行1萬億元抗疫特別國債。

  也就是說,我們進行了適度的擴張性政策,儘管其寬鬆有限且具有結構性限制,但是,考慮到“後疫情”時期全球流動性氾濫,市場在流動性與預期的雙重刺激下可能產生風險。因此,央行行長易綱表示,疫情應對期間的金融支持政策具有階段性,要注意政策設計要激勵相容,防範道德風險,要關注政策的後遺症,總量要適度,並提前考慮政策工具的適時退出。

  更關鍵的是“風險應對要走在市場曲線前面”,推動金融市場建設和金融監管能力建設,提高金融監管與金融機構治理機制的有效性。能夠增強預判性,理解市場心態,瞭解市場動態,及早發現風險點,提前進行風險處置,避免後知後覺,積少成多後形成系統性風險。

  我們有這方面的現實經驗,在強化金融市場化的過程中,金融市場建設與金融監管能力沒有跟上,就會有影子銀行快速無序膨脹,形成系統性潛在風險,處置風險則難以避免給金融市場帶來震盪,考慮到金融市場預期與風險的傳染性,這種治理成本過高。

  因此,劉鶴副總理提出在經濟下行壓力和各種不確定條件下,要增強預判性,理解市場心態,把握保增長與防風險的有效平衡,提高金融監管與金融機構治理機制的有效性。把握保增長與防風險的有效平衡,強調宏觀政策穩中有進的原則;提高金融監管與金融機構治理機制的有效性,即是要求風險應對能走在市場曲線變化之前,最大程度上避免金融風險帶來的金融震盪,實現金融體系穩健運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