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中國最顯赫家族落幕 榮智健在香港只剩下“馬照跑”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6月19日 16:10   北京新浪網

  一天敗光,中國最顯赫家族落幕,他在香港只剩下“馬照跑”

  Mr海 海那邊 

  1、

  一天敗光,

  中國最顯赫家族落幕

  2020年的香港,“馬照跑,舞照跳”。沙田馬場依舊喧囂,一匹名爲“幸運快車”的賽馬初次在香港登場,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這匹馬身價約900萬港元,剛從澳洲被買入,在澳洲的馬場它已經連贏兩個冠軍,贏下了380萬港元。

  而將它買到香港的主人,正是已經退隱江湖多年的傳奇“資本家”——榮智健。

  這個名字,和這個名字背後的家族,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出現在公衆視野了。

  在中國財富江湖這個舞臺上,榮智健上一次令人印象深刻的登場還是十二年前。他滿頭白髮從車窗裏久久回望香港金鐘中信大廈,這個他奮鬥了20年的地方,令人唏噓不已。十二年前的那一場“澳元投資風波”,榮智健一天虧掉了155億港元,被趕出家族一手創建的中信泰富,另外,他還要接受香港商業犯罪科的調查,一直到2017年,才裁定榮智健沒有從事市場失當行爲,這樣遲來的翻案已無法改變榮智健黯淡退場的事實。

  隨着榮智健的退場,榮氏家族,這個影響着中國民族工商業發展進程,號稱“紅色資本家”、“中國最顯赫家族”就和榮智健一樣黯然落幕。

  榮家三代顯赫,第一代榮德生富甲一方,樂善好施;第二代榮毅仁,更是登車攬轡,身居高位,爲國聚財;傳到榮智健這裏,卻爲何只剩下了一個馬場大亨的“花名”?

  難道,真的是“富不過三代”,難道榮智健真的是“紈絝子弟”嗎?

  榮智健不是沒有證明過自己的能力。

  1978年,36歲的榮智健來到香港,他的父親在這裏某間紗廠還留有約100萬港元的股份,他靠着這筆錢,在香港與人合夥創辦了“愛卡”電子廠。專門生產集成電路與電腦隨機存儲器,正趕上了電子產品的黃金時代,根本不愁沒有訂單,榮智健的產品成了暢銷品。愛卡越做越好,3年後,被一家美國公司以1200萬美元的高價收購,佔有三分之二股份的榮智健獨得750萬美元,與當年投入的100萬港元相比,獲利近64倍。

  用三年時間挖到第一桶金,而從這個起點到邁入億萬富豪行列,榮智健又只用了四年。

  1982年,榮智健來到美國,看準了當時前景巨大的電腦市場。於是,他找來微軟的兩位電腦博士,三人合夥開了一家電腦軟件技術公司,名叫加州自動設計公司。兩年後,榮智健又及時套現,出售了所擁有的全部股份,獲利4800萬美元。等到他重新殺回香港,已經是身價4.3億港元的新晉富豪。

  2002年,他更是登上“中國首富”的寶座,那句“我爺爺是首富,我爸爸是首富,我依然是首富”的調侃之言,一時傳爲商業佳話。榮智健用一次次成功的創業向世人證明,他,不僅僅是榮毅仁的兒子,不僅僅是那個上海灘揮金如土的大少爺。

  2、

  中信,開在香港的一扇窗

  成就了榮智健首富地位,也敗光了榮家家族榮耀的中信泰富,是他的父親,當時身居高位的榮毅仁一手創辦的。

  1979年新年,萬象更新。鄧小平找來商界大佬榮毅仁,詢問他關於改革開放,吸引外資的建議。

  榮毅仁當時63歲,前幾年,他受了許多委屈。他的家被抄了,被打傷,被指派去給鍋爐房運煤,打掃廁所,試圖用這樣的侮辱摧毀他的意志。可他依然倔強,照樣盡心盡力把廁所掃得乾乾淨淨,還自費買來鹽酸除去便桶裏的積垢。身旁的羣衆看在眼裏,等監督的人一走,立即就請榮毅仁休息,不忍他再打掃廁所。

  多年的衝擊和委屈讓他多了許多白髮,但精神依然矍鑠。他向鄧小平提出,在香港開一個信託公司,作爲“實行對外開放的一個窗口”,吸引國外資金,引進先斤技術。鄧小平表示贊同。

  於是,榮毅仁從家裏拿了1000萬人民幣,成立了中信公司,並讓兒子榮智健出任子公司中信泰富的總經理。

  在榮氏家族的操辦下,中信通過香港這扇窗口,多次“敢爲天下先”,爲中國的改革開放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比如建設第一座對外商務辦公樓,將辦公室租給外商。第一次在國外發行私募債券,用融資來的錢支援國家的紡織工程建設。第一次在發達國家投資,佈局高科技產業……

  到了1993年,榮毅仁因爲被選爲高位而退出,此時中信已經由十幾個人發展到3萬多人,擁有中信實業銀行等13個直屬公司、7個直屬地區子公司、6個下屬公司、7個直屬海外子公司,公司總資產已超過800多億元人民幣。

  榮毅仁和他的中信,也成爲當時中國經濟的晴雨表。榮毅仁的朋友、美國前國務卿亨利·基辛格曾感慨道,“榮毅仁是既瞭解東方,又瞭解西方的企業家。蘇聯人面臨的最大困難之一就是他們找不到一個像榮毅仁這樣的企業家。”

  這樣來說,中國比蘇聯幸運得多,擁有榮毅仁這樣的企業家,尤其是他的那顆愛國之心,就算受盡了委屈,也無半句怨言。當初衝擊最爲嚴重的時候,榮毅仁的妻子曾抱怨一句:“當初就不該從香港回來”。使得榮毅仁對妻子發了唯一一次火,“我跟你的根本分歧就在這裏。你要記住,我第一是國家,第二是工作,第三才是家庭!”嚇得妻子再不敢作聲。

  2005年,榮毅仁去世,舉行國葬,備極哀榮。

  就在他去世後的三年,榮智健就遭遇到了“澳元投資風波”,榮智健離開中信,榮家也黯然謝幕。

  3、

  榮智健的香港,

  只剩下“馬照跑”

  2002,2004,2005年,榮智健都當選了“中國首富”,也許是備這樣的成績衝昏了頭腦,讓他變得極度自信。在2008年的“澳元投資風波”中,他毫不猶豫地選擇投資風險更大的累計期權。然而在市場大風大浪的衝擊下,一夜之間,次貸危機讓中信泰富遭遇了投資外匯衍生品迄今爲止全球最大的一宗虧損事件。

  2008年10月20日,中信泰富發佈鉅虧公告,公告日預計的總虧損約爲155億港元,如果母公司中信集團不提供15億美元的備用信貸,中信泰富將陷入破產境地。

  關鍵時刻,榮智健迅即飛往北京,向母公司中信集團求援。在拿到15億美元的注資之後,中信泰富終於緩過來一口氣,但榮智健也必須離開。

  由榮毅仁一手創辦的中信,不再有榮家人的身影。

  與父輩們的低調謹慎相比,榮智健還是犯了大膽冒進的錯誤。這一點與他的性格也有關係。

  榮家的前兩代人,儘管富甲一方,但從不揮霍。一代榮德生,是標準的老一輩中國士紳。在賺錢的同時不忘爲家鄉修橋鋪路,做了許多善事。有人在爲榮德生立傳的時候,光是他做過的善事就統計了厚厚一大本。

  到了第二代榮毅仁,爲了國家,百折不撓,就算曆經了背叛和屈辱,也從不後悔。他平時爲人處事也非常低調節儉,晚年居住的地方,只有簡陋的傢俱,吃飯也只是家常便飯,最愛吃的蹄膀,也要分幾天吃完。

  可是榮智健,卻以“揮金如土紈絝富豪”著名。

  他曾經毫不諱言地說:“我絕不過清教徒地生活”,他認爲富裕之後依舊過苦行僧的生活,是一種僞君子。

  作爲一位含着金湯匙出生的公子,榮智健從小過的就是錦衣玉食的生活。他十歲就擁有一輛紅色皮座的Singer敞蓬英國跑車,經常開着跑車帶着同學在上海灘各大飯店出沒,成爲一道風景。新中國成立後,在大家都吃不飽飯的情況下,他依然可以請同學去吃紅燒排骨,成爲班裏最受歡迎的人。

  後來他因爲受到家族的牽累,也受了許多苦。他被下放到四川涼山去做電信技工,昔日公子哥在深山裏挖土方,砸石頭,暫時告別了昔日的榮華。

  後來他自己創業成功,又成爲了中國首富,對於奢侈生活的追求就更“變本加厲”。他是中國富豪中第一個購買私人飛機的,花3億買下一架“全球特快”。他還擁有私人森林和馬場,馬廄裏養着多匹名馬,耗資千萬,買英國城堡,每到週末全家飛去英國過……

  儘管離開了中信,但是榮家的私人財富還是足以讓榮智健使用不盡。榮氏家族爲中國的民族工商業發展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如今榮家的後人,都不用再揹負這樣承重的擔子,而可以去好好享受生活,從另一方面來看,也是好事。

  歷史學者傅國涌曾說:榮氏家族企業早在1956年公私合營時就已結束。之後榮毅仁父子爲中信集團所做的商業貢獻,只是一種象徵意義。榮毅仁是政治上的旗幟,榮智健則是資本上的操盤手。之所以還把榮家與中信等同在一起,是人們還留戀這種家族傳奇。而對於企業來說,榮智健的離去是一種必然。如今依靠頭面人物來爲大企業牽頭的時代早已結束了。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活法”。

  榮智健的香港,只剩下“馬照跑”,對於家族來說,是往日榮耀的沒落,對於他個人來說,閒雲野鶴,逍遙自在,未嘗不是好事。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