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第三輪帶量採購即將啓動:莫讓地方保護主義重演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6月24日 01:47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第三輪帶量採購即將啓動:莫讓地方保護主義重演

  經濟觀察網 樑嘉琳/文 國家醫保藥品帶量採購,預計7月起將啓動第三輪。過去十年醫改,從未有一項國家政策如此深層次塑造醫藥市場。比如:首批帶量採購(簡稱“4+7”試點)已經引起2018-2019年國內A股藥企的銷售費用總額和佔比雙下降,研發費用總額和佔比雙上升,部分企業大幅削減醫藥代表。

  與國家醫保局組織的藥品帶量採購雙軌並行的,還有不少地市級、縣級醫保部門也在躍躍欲試。帶量採購主體正從國家聯採辦一家,轉向全國省、市、縣各級採購方,有星火燎原之勢。

  面對“一市一策”“一縣一策”,一些藥企市場準入經理抱怨:市級、縣級“帶量”採購只能是假“帶量”,市場空間就這麼大,又要像國家一樣砍成“地板價”,藥企怎麼吃得消?另外,如果一個省10多個地市、幾十個市縣之間價格都不統一,很容易造成藥品經銷商之間跨區域串貨,給藥品生產企業的藥品價格體系帶來巨大沖擊。

  同樣是爲了整治藥品回扣等違法促銷手段,上個世紀90年代,原國家醫藥管理局在全國推進藥品定點招標採購制度。儘管這一制度對糾正醫藥流通不正之風起到積極作用,但催生了一些地方衛生局、醫療機構將藥品集中採購作爲牟利手段,一批市級和縣級招採辦主任、公立醫院院長因招標採購腐敗落馬。

  2020年,市、縣兩級“帶量”採購有可能捲土重來,背後仍是行政權力的擴張衝動,也可能帶來巨大的廉政風險。筆者推測可能有兩點:一方面是短期政績驅動。市級、縣級醫保局在很多地方屬於低本地衛健委半級的“小部門”,“有爲才能有位”,大部分官員迫切希望通過政績證明自我能力,跟其他中長期醫保政策相比,只有帶量採購能製造短期內大幅砍價的顯著政績。

  二是變相增設行政審批。市級、縣級醫保局既不具備醫保目錄調整的決策權,也因“放管服”改革而被削弱了很多醫保經辦服務的審批權,帶量採購就成爲能形成本區域准入壁壘的“類審批”權限。

  前後兩輪市級、縣級藥品定點招標採購的實質是地方保護主義,其後果不容低估:一方面是對全國統一市場體系的肢解。衡量藥品價值的是質量、安全、療效、長期健康獲益,而非單純的價格。但大部分市級、縣級醫保局不具備開展科學精密的藥物經濟學測算的能力,最終只能“唯低價中標”,以犧牲患者的健康權爲代價。

  另一方面是對統一政策體系的侵蝕。一個區域的人羣健康水平關係到本區域的合格勞動力供給、因病致貧人口占比,對於經濟安全和社會安全都有根本性影響。既然國家安全是中央事權,那麼關係國家總體安全的國民健康政策(包括藥品招標採購政策)也應該是中央事權,由中央政府及其組成部門、直屬機構決策,而不應該由地方政府擅作主張。

  市級、縣級帶量採購只是中國大健康產業開展區域市場準入工作的一個縮影。無論是各行其是的民營醫療機構審批政策,還是互聯網醫院備案政策,又或者是擅自增補“本地藥”的省級、市級醫保藥品目錄,都凸顯各地仍一定程度上存在地方保護主義現象。相比其他行業,醫藥行業、民營醫療行業的市場開放度、規則成熟度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

  筆者很慶幸地看到,作爲中國的用藥大省,山東省醫保局已經提前意識到市級、縣級帶量採購的問題。該局近日印發文件,各地不得以單個市或以縣區爲單位進行帶量採購,每個採購聯盟範圍不少於3個設區市,擴大帶量優勢,減輕醫藥企業負擔。

  筆者也希望,國家醫保局能夠及時干預一些市級、縣級“各唱各調、各吹各號、各行各道”的開展“帶量”採購,保障全國藥品招標採購政策的統一性、連貫性、可預期性,讓帶量採購真正“帶得起量”,讓中標品種不受阻礙地進入醫院使用,讓已供貨中標企業及時足額獲得醫保回款。只有拆掉不合理的市場壁壘,只有讓資源要素充分涌流,只有讓合規者和創新者得到回報,中國醫藥產業乃至大健康產業才能在狂風暴雨之後,迎來天朗氣清的一天。

  (作者爲中國價值醫療研究中心執行主任)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