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張軍:民間借貸保持市場利率靈活性非常重要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7月30日 00:56   北京新浪網

  來源:復旦大學經濟學院EDP中心

  “只有利率保持靈活性,才能促進市場的出清。”

  7月22日,最高法院等相關部門發佈《關於爲新時代加快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提供司法服務和保障的意見》,擬大幅度降低民間借貸利率司法保護上限。

  當前法院在審理民間借貸和金融借款合同糾紛時,參照的利率標準正是24%和36%的“兩線三區”。法院對年利率24%以下的民間借貸予以保護,而超過36%的民間借貸既被認定無效。

  民間借貸利率司法保護上限大幅下調,意味着高利轉貸、違法放貸等行爲將得到有效遏制。不過,也有業界和學界的人士認爲,在風險成本、資金成本沒有大幅下降的情況下,直接調整民間借貸法定利率上限將破壞市場的健康發展。

  01

  借貸市場會形成自律

  7月29日,復旦大學經濟學院院長張軍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專訪時就提出,應當保持民間借貸利率一定的靈活性。他認爲,利率受到過多管制,市場就會很難有效工作。

  “因爲只有利率保持靈活性,才能促進市場的出清。有需求的人總是可以找到供給方,而利率是其中重要的信號。”張軍說。

  “市場都有個特點,時間久了會自律,也就是形成自我篩選的機制。”張軍指出,民間借貸市場是一個典型的重複博弈的市場,重複博弈最終會形成信譽。雙方都會比較關注自己的信譽,否則交易就難以成立。而有了信譽,雙方經過協商,利率還有可能降下來。雙方關注信譽,不光是因爲貸款建立在信譽至上,並且信譽還會產生信譽的溢價。通過信譽對過高的利率進行調節,慢慢地就會形成更加良性的市場環境。

  02

  “按住氣球一頭,另一頭一定會膨脹”

  張軍認爲,目前民間借貸的利率高是將風險成本納入其中,形成風險溢價。價格本身包含了風險,如果限制了價格,就相當於把高於上限價格的風險都過濾了,看起來整個市場的系統性風險降低了,實際上因爲大量的需求依然存在,風險在其他地方還會起來。

  “法律過多幹預,反而會導致市場的扭曲。這有點像我們所說的市場的逆淘汰。”張軍舉了紐約政府爲改善低收入人羣居住條件而限制房租的例子。紐約市是美國對租金進行立法管制持續最長的城市,而這一舉措直接導致房源市場上劣幣驅逐良幣。

  “因爲房東不願意把好房子拿到市場上出租,在租金上限之下的房子都是市場上較差的房子。”張軍認爲,如果在民間借貸市場形成逆淘汰之後,整個市場甄別風險的有效率就會下降,反過來會讓市場出現扭曲。

  “市場就像一個氣球,如果用力按住一頭,另一頭一定會膨脹。如果在市場上用法律把上限調下來,大量的需求得不到滿足,但中小企業需求還在,那就一定有另一個市場存在,反而會導致金融市場的不穩定。”張軍說,“我個人覺得政府的出發點往往是好的,但是可能會違背市場規律,民間借貸真正的生命力就在於它的民間性,就是供需雙方的市場化連接,慢慢形成自律機制,市場進一步擴大。民間性是不能破壞掉的,如果破壞了是很可惜的一件事情。”

  03

  中小微企業的融資現狀

  張軍在採訪中指出,儘管此前民間借貸在很多官方語境中總是被扣上“高利貸”的帽子,但實際上民間借貸之所以長期存在是基於實實在在的需求,並且生命力旺盛,因爲它客觀上解決了大量的中小微企業的問題。

  張軍認爲,中國的金融主體上是銀行主導的,中小企業在間接融資的系統中處於劣勢,並且在中國的語境下,還面臨着更加嚴重的“金融歧視”。而另一方面,銀行也不完全按照市場的原則放貸。“銀行爲了降低風險,會將利率維持在較低的水平,這樣可以過濾掉那些會拿着銀行的錢去冒風險的企業。如果銀行隨行就市,誰給的利率高,就貸給誰,那麼企業必須要獲得比銀行貸款利率更好的利潤回報才能歸還貸款,就相當於鼓勵客戶從事更冒險的行爲。”

  張軍表示,正是因爲銀行的貸款決策往往基於非價格的信號,將資質、抵押等作爲重要的考量因素,本質上就是在過濾風險。“這些年我們在強調給中小微企業支持的時候,其實銀行會設置門檻,要麼有很好的擔保或者抵押品,但在現實情況中,大量的中小微企業拿不出達到銀行認定的抵押品。”

  談到如何改善中小微企業的融資境遇,張軍認爲,國家也開始朝這個方向努力,強制要求從國有商業銀行的貸款盤子裏劃出一部分給中小微(企業),但在實際執行過程中也有一定的難度。

  不過,張軍也指出,通過金融科技、大數據、人工智能在金融領域的利用,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緩解這個問題。中小微企業貸款難最大的問題就是信息不對稱,而對放貸機構來說,他們的任務就是如何更好地識別出真實可信的客戶。“我們看到市場上有大量的小微企業的貸款需求是非常短期的、平均金額不高的,對銀行來說由於交易成本的原因,無法滿足這樣的需求,而現在的科技手段可以完成相當一部分這樣的識別。”

  在上世紀90年代末期,“溫州模式”興起,張軍也曾多次走訪溫州的各類金融機構展開調研。比起當時方興未艾的民間借貸市場,現在中國的金融市場創新又邁出了一大步,對中小微企業來說,融資渠道大大豐富。

  “一些中小微企業的科技企業可以用風險投資解決初創階段的問題,現在有供應鏈金融,還有專門面向不同層次資金需求的微衆銀行、微商銀行、城商行、農商行等等,現在的融資渠道比90年代多得太多了,選擇也多了。”張軍說。

  張軍還指出,關注中小微企業的健康發展,也關乎中國的就業穩定。因爲就中國的現狀來說,中小微企業佔比高,絕對數量大,在解決中國人口的就業問題上發揮着重要的作用。

  文章來源          21財經                            

  作       者          包雨朦        

  微信編輯          李國徽 史洲麗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